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狗崽】求不得 上

花吐梗,私设如山。

设定是花吐最多一个月,前期并不会吐那么多花,只会在午夜吐一点,越到后面越严重,最后几天会大量吐花,直到耗尽身体最后一点血肉,然后死去。想要病好,只需要暗恋的人一个拥抱就好。

虐,BE还是HE自在人心。

渣文笔,逻辑死,OOC。

Ready?

楔子

        我是灯笼鬼,寮里唯一一只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呆在寮里没被当作升星狗粮的四星灯笼鬼。

        我被挂在寮里最高的地方,看遍全寮。

        哦,当然别人是不知道的。

        他们一直以为我是不断被替换的,天天对着我各种高贵冷艳。

        呵,小崽子们,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小时候流鼻涕泡的样子都被我看过了?

        啊,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想讲的,是寮里两个式神的故事。

        我不知道该把这个故事定义成什么,但姑且,把它算作爱情故事吧————

1.

        妖狐最近在追大天狗大人。

        这是寮里的妖有目共睹的。

        妖狐向来是爱美的,他爱美物,美景,当然,更爱美人。

        在大天狗大人来之前,妖狐整天除了睡觉,时刻都在撩。寮里的女性式神都被他调戏了个遍,连莹草和妖刀姬大人他都有胆去说情话,他甚至连敌对的美人们也不放过。

        刚开始晴明大人也为此操碎了心,但见到妖狐也只是撩,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时,也索性破罐子破摔,撒手不理了。

        但自从晴明大人抽出大天狗大人后,妖狐就跟换了个人……哦不,换了个妖似的,连美人们也不撩了,连妖刀姬大人的美腿他都跟没看见一样,满心都是怎样讨大天狗大人欢心。

        大人出战他一个五星满级妖狐就死皮赖脸地到观战席,大人回来他迎面一个大大的笑脸软声问大人您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云云,平时也总会送一些小礼物小糕点,完全把大天狗大人当成小女生来撩。

        绕是向来以冷(面)静(瘫)著称的大天狗大人都不胜其烦。要不是一个身为SSR的尊严还在,我觉得大天狗大人会见到妖狐就躲,或者是忍不住一翅膀呼上去。

        也有妖问妖狐为什么这么做,妖狐眯起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笑得极为好看,说:“当然是因为小生喜欢大天狗大人啊。”他顿了顿,接着说,“大天狗大人的美貌如同天上的明月,小生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呢。”妖狐的声音甜如蜜糖,“小生想让大天狗大人成为小生的,小生想要那完美的容颜永存,这样————不好吗?”话到最后,那甜蜜妖娆的声音竟是染上了点点委屈,配上那水波潋滟的双眼,诱人至极,那个问话的N卡小妖被迷得晕晕乎乎的,恍惚了好久才惊觉妖狐的话是什么意思。

2.

        那个小妖第二天就被用作了升星的狗粮,妖狐也一如既往地撩着大天狗大人————特别是大人穿起觉醒套装后,妖狐的撩人行动里又多了一项——让大天狗大人摘下面具。

        一天夜里,庭院里传来些许声音。

        大半夜的吵什么吵,不知道妖也是需要睡觉的吗?边诽腹着,我边往那边看去。

        在庭院的樱花树下,站着的是妖狐和大天狗大人。

        现在正是深秋,樱花早已在晚春凋落,现在更是连叶子都快掉光了。

       妖狐满脸都是的笑意,朝一脸冰冷的大天狗大人递去几朵紫色的、小巧的花,他说:“大天狗大人,好看吗?送给您。”

        许是周围没了人,大天狗大人难得的情绪外露。他隐隐有些不耐烦,或是恼怒,脸上的神色愈加冰冷,他拍掉妖狐伸过来的手,那几朵小小的花打着转落在了地上。

        妖狐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片刻,他收回手,垂下头,盯着地上小小的紫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默许久,倒是大天狗大人先开了口。他的声音似是掺了冰,冷漠得刺人:“妖狐,收起汝的把戏。”

        妖狐仍是垂着头,不说话,昏暗的月下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见妖狐不说话,大天狗大人也没再说什么,径自回了房,独留妖狐在树下,站了许久。寒风起,那单薄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凄凉。

        我有些不忍,飘下去,说:“夜里风凉,您还是先回房吧。”

        妖狐却像是没听到一样,蹲了下来,用纤长的、有些苍白是手点了点那紫色的小花,像是在问我又好像自言自语般喃喃低语道:“大天狗大人不喜欢,是因为它不够多,不好看吗?”妖狐的表情空洞,“啊……没关系,没关系的,我会给您更多更多……更美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我忍不住问。

        妖狐小心翼翼地拾起那几朵小花,把它们放在手掌上,他轻轻拭去上面的灰尘,忽而勾起了一个夺人心魄的笑容,他近乎痴迷地看着那几朵小花,金色的眸在月下熠熠生辉。他说:“因为小生喜欢大天狗大人啊。”

        他说了和回答那个N卡小妖一样的话,可是语气却是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和那时甜蜜的语调完全不同,难得一见的脆弱。

        我也不懂为什么他会愿意在我眼前展露这份脆弱不管是SSR还是SR,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尊严。

        或许只是气氛使然,又或许是他认为我一个四星的N级明天就会被当作狗粮,然后无人知晓他的脆弱。

        忽然,他站起身,用妖力将那几朵小花搅成粉碎,随手一扬,粉末伴随着清香随风飘散。他悠悠地走回房间,再无声息。

3.

        那一晚之后,妖狐就再也没有从房间里出来。几天还好,式神也不是一定需要吃食,但这一待就是半个月,寮里的妖都挺担心,但晴明大人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下令让式神们不要打扰妖狐。

        晴明大人这几天一直眉头紧皱,常在妖狐房前站立许久,却不进去,只是叹了口气又离去。

        大天狗大人似乎是松了口气,但偶尔也会看向妖狐房间的方向,面具下的表情我不知道,或许是茫然吧。

        在半个多月之后,晴明大人终于做不住了,他大步走到妖狐门前,看了半响,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两个字:“妖狐。”

        片刻,房内传出妖狐的声音:“啊,是晴明大人吗?”妖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是明显的很开心,“有什么事吗?”

        晴明大人皱着眉,神情严肃:“妖狐,已经快足月了。”

        房内沉默半响,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妖狐说:“是,小生知道了。晴明大人,可否帮小生把大天狗大人叫来?小生有些东西想给大天狗大人看呢。”说话间还伴随几声咳嗽,但语气里啊不加掩饰的欣喜。

        晴明大人的眉头仍是紧皱的,但还是把大天狗大人一道符召了过来。

        大天狗大人翅膀轻扇落了地,这次他没有戴面具,精致的脸庞波澜不惊,说:“晴明大人,找吾何事?”

        晴明大人没有回答大天狗大人的话,却是向着妖狐房间的方向开了口:“大天狗来了,你……可以出来了吧?”

        “啊…大天狗大人已经来了吗?”话音刚落,房门骤然打开,刺鼻的香味扑面而来。妖狐的身边是一束几乎与他等高的紫色花束,被精心地装饰过,紫色的花原来小小的,不知道要多少才能堆成这么大一束。

        我是记得那个小小的紫花的,原本只是清雅的淡香,聚在一起多了就变成了刺鼻的甜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隐约觉得这股甜腻中隐约透着一股血腥味。

        妖狐坐在榻上,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仍旧是笑得妖娆,他说:“呐,大天狗大人,好看吗?送给您。”

        大天狗大人波澜不惊的面庞上出现了薄怒 他开口,声音比那晚更冰冷刺骨:“妖狐,吾应当同汝说过,不要再玩这种把戏!”

        大天狗大人没再看妖狐一眼,转身,走了。

        妖狐仍坐在房内,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他站起身,走向那捧花束,呆呆地望着,许久才轻声说:“大天狗大人还是不喜欢呢……”

评论(1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