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狗崽】求不得 中

花吐梗,私设如山。

设定是花吐最多一个月,前期并不会吐那么多花,只会在午夜吐一点,越到后面越严重,最后几天会大量吐花,直到耗尽身体最后一点血肉,然后死去。想要病好,只需要暗恋的人一个拥抱就好。

虐,BE还是HE自在人心。

渣文笔,逻辑死,OOC。

Ready?

4.

      那次之后,妖狐就被晴明大人叫了过去。

      他们面对面坐着,一个笑得妖娆,一个神情肃穆。

      晴明大人先开了口:“妖狐,你不会不懂,这是花吐,是因为……”

      “嘘———”妖狐打断了晴明大人的话,“不要说————”

      妖狐细白的手指竖在唇间,脸是苍白的,指尖是苍白的,唯有那抹唇是艳红的,配上那诱人的笑,蛊惑人心。

      “唉……”晴明大人叹了口气,“妖狐,这样值得吗?死去的话,就再也看不到美好的东西了吧?只是需要一个拥抱,一个大天狗的……”

      “您怎么知道一定是大天狗大人的?”妖狐难得冷下了脸,又笑了起来 “寮里的美人儿那么多,您又怎么知道,一定是大天狗大人?”

      晴明大人定定看着他半响,又叹了口气:“妖狐,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好好想想。”晴明大人起身,走了出去。声音从远处传来,飘渺不清,“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妖狐仍是笑着,我却觉得他像是在哭泣。

      “可是,他连一个拥抱,都不愿意给我啊……”

5.

      妖狐又不追大天狗大人了。

      寮里的妖有些诧异但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是只狐狸,自古狐狸总是多情。

      妖狐不追大天狗大人了,他又开始缠着各位美人式神们给他一个拥抱,全寮上上下下,只要是长得不丑的,不论男女,全都被他撩着,哄着,央求着,给了一个拥抱。

      两天下来,寮里的人和妖几乎都被妖狐抱了个遍。

      除了大天狗大人。

      那两天后,妖狐又窝在房间里不出门了。

      晴明大人黑着脸来了,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打开房门,一股甜香扑来,然后门就立刻被关上了。

      我看不到房间里的景象,只能听到晴明大人的声音严肃,说:“你明白了吗?妖狐。”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晴明大人叹了口气,声音软了下来,说:“去吧,妖狐,只是一个拥抱,天下美人如此之多,你不必这样。我……终究是不希望你……”

      又是一阵沉默后,才听到妖狐一声轻不可闻的“嗯”。

6.

      仍是一个夜里,仍是在那樱花树下,仍是那两个人。

      大天狗大人依旧是冷冷的,看了妖狐一眼,问:“妖狐,汝究竟想干什么?”

      妖狐的脸比前几天更加苍白了,在朦胧的月下近乎透明,他轻声说:“大人,给小生一个拥抱可好?”

      大天狗大人怔了怔,接着皱起眉头,说:“为何?”

      妖狐低低地笑了起来,抬眼看着大天狗大人,金色的眼眸波光流转,他用甜腻温软的语调说:“因为小生爱着大天狗大人啊。如此的爱,那么的爱,可是您却连看都不屑看小生一眼。”

      爱惨了您,却无法得到您的爱,

      那是绝望的爱啊。

      所以啊,小生得了花吐症。

      大天狗大人眸底的冷色更甚,他低声说:“妖狐,莫要在此骗吾,吾可是知道,汝之前的事。”

      “汝用汝之外表和甜言蜜语诱骗女子,将其杀掉,制成人偶。”

      “汝说希望美好的事物永存,可这种做法违背了吾之大义,为吾所厌恶。”

      “妖狐,汝口口声声说爱,可汝爱上的,不过是那精致的皮囊。”

      “吾原以为汝已经改过自新,原来是吾想错了。汝如此,是想把吾也制成人偶吗?”

      “妖狐,吾不信汝的爱。汝最不配说的,便是爱。”

      “莫要再纠缠吾。”

      妖狐在原地呆愣着,大天狗每说一句,妖狐的脸就更苍白一分,话到最后,妖狐的脸色惨白如纸,看不出一丝血色。可他在呆愣过后却是笑了起来。

      原本只是轻笑,可是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疯狂,连眼角都渗出了泪水。

      这泪是笑出来的,还是哭出来的呢?

      笑了许久,妖狐才停下来,可苍白的面庞仍是带着笑的,他说得极轻,轻到我几乎听不清,他说:“原来您从一开始,就从未信过我。”

      我不知道大天狗大人有没有听清 但我看到在妖狐说完那句话后,他怔了一瞬。

      妖狐又换回了原来甜腻的语调:“是啊,大天狗大人,小生只是爱您无上的容颜,小生想把您制成人偶,永远保留您完美的容颜。”妖狐看着大天狗大人,目光痴迷,苍白的脸微微透出点红润。

      大天狗大人眸间厌恶更甚:“汝知道,这不可能。”

      “是啊……小生一直知道的……”妖狐喃喃道,旋即又扬起一个惑人的笑。他看着大天狗大人,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说:“所以,给小生一个拥抱吧。之后,小生保证绝不再纠缠大人。”

      “休要僭越!”大天狗大人目光冰冷,“吾没有杀掉汝已是极大的仁慈。汝好自为之,休要再出现在吾的面前。”说完,就翅膀轻扇,走了。

      妖狐呆立在原地,望着大天狗大人离开的方向,忽然咳嗽了起来,撕心裂肺,似乎要把心都给咳出来,伴随着咳嗽,嘴里还不断地冒出紫色的小花。许久,才缓过来,凄惨一笑。

      “您看,您连一个拥抱,都不愿意给。”妖狐的声音此刻委屈得像是丢了糖的孩子。

7.

      第二天一早,晴明大人就急匆匆地去了妖狐那里,他有些焦急,问:“妖狐,怎样,有……”

      “拥抱过了啊,小生已经拥抱过了。”妖狐轻笑着,打断了晴明大人的话。

      可是你拥抱了全部人,却没有得到最需要也最想要的拥抱。

      晴明大人看起来似乎是松了口气,语气也轻快了不少:“那就好。”

      “嗯。”妖狐轻声应了句,又笑了笑,说,“不过小生可又要在房中待几日了呢。”

      晴明大人愣了愣,看向妖狐仍是苍白着的脸,沉吟道:“也是,也需要些时间恢复一下。那给你三天。”晴明大人笑了下,“三天后,你可要陪着我去打麒麟,不准再二突啊。”

      妖狐也笑了下,细长的眉眼弯弯:“这可不一定。”

      “你呀……”晴明大人失笑,抬手揉了揉妖狐两只扑棱起来的耳朵,有些享受,“唔……自从你长大后,我就没有这么摸过了呢,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妖狐仍是笑着,没说什么。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好好调理一下,待会儿我让樱花桃花给你送些药过来。”晴明大人又狠狠揉了一下妖狐的头,意犹未尽地收回了手。

      “药……就不用了。”妖狐垂眸,密而长的睫毛轻颤,“小生只要一个人待几天就好。”

      “唔……好吧,那我让他们这几天别去打扰你。”晴明大人边说着,边走了出去。

      走出不远,不知为何又回头看了一眼。

      妖狐仍坐在那里,苍白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是……我想多了吧……”晴明大人摇了摇头,迈出庭院。

TBC

①关于文中那两处妖狐自称“我”,是因为我个人觉得妖狐在极度悲伤的心情下会放下“小生”这个称呼,请见谅。

②大天狗对妖狐有感觉,只是他不懂,擅自把那种心动的感觉认为是厌恶。

以上。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