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狗崽】求不得 下

花吐梗,私设如山。

设定是花吐最多一个月,前期并不会吐那么多花,只会在午夜吐一点,越到后面越严重,最后几天会大量吐花,直到耗尽身体最后一点血肉,然后死去。想要病好,只需要暗恋的人一个拥抱就好。

虐,BE还是HE自在人心。

渣文笔,逻辑死,OOC。

Ready?

8.

      这天,晴明大人正在和源博雅大人大人谈话,谈到一半忽然脸色一变,闭眼细细感受了一下,而后满脸苍白。

      源博雅大人在一旁看着,皱着眉,有些紧张。晴明大人刚一睁眼,就问:“晴明,发生了什么?”

      晴明大人的神情飘忽不定,再次感受了一下,才有些犹豫地说:“妖狐和我的联系……断了。”

      似乎是想到了某种可能,晴明大人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直接起身,也不顾什么优雅风度,焦急离开。源博雅大人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也起身跟了上去。

      晴明大人脚步飞快,一会儿的工夫就到了妖狐房前。

      因为晴明大人的命令,妖狐院子周围都空无一人,一派冷冷清清。

      晴明大人喊了声“妖狐”,不过许久都没有答复的声音,然后晴明大人就直接推开了门。

      我想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场景。

      打开房门,入目就是满眼的紫色,整个房间几乎都被紫色的花铺满。紫色的花或张扬或羞怯或萎靡,脉络还泛着一股诡异的似血的红色,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甜香,还有淡淡的血腥气。

      妖狐就在这紫色上。

      他的双眸紧闭,脸色是没有血色的苍白,可那唇仍是艳红的,眼角也是嫣红的,额上的妖纹繁丽而妖艳,整张脸在这片紫色中是诡异的艳丽,极美而诱惑。

      他静静的,侧着身,蜷起身子,瘦弱的身体在紫色的花海中小小的一团,像个孩子一样。

      那么美,他看起来只像是睡着了一样 ,苍白的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的笑,似乎是做了个好梦。

      晴明大人愣愣地看着,似乎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源博雅大人在旁边,有些担心地喊了句“晴明”。

      许久,晴明大人才踩着紫色走到妖狐身边,蹲下,摸了摸他的头。

      入手的感觉仍是柔软的,却已经失去了温度,一片冰凉。

      “怎么会……”晴明大人失神般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不是已经……得到拥抱了吗,怎么……?”

      “晴明……”源博雅大人走到晴明大人身边,担忧地看着他,“冷静下来。”

      似乎是这句话起了作用,晴明大人沉默良久,恢复了平常的沉着冷静。

      他问:“大天狗在哪?”

9.

      大天狗大人远征回来,就听别的式神说晴明大人有急事找他,他皱了皱眉,还是直接赶了过去。

      “晴明大人,找吾何事?”大天狗大人仍是那样冷清,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明月,遥不可及。

      “你……”晴明大人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才说:“你有给妖狐一个拥抱吗?”

      “拥抱?”略一思索,想起前几天的事,“确实妖狐有向吾要求过,可吾并未应允。”

      话音刚落,就见眼前晴明大人的神色难看得不行,皱了皱眉,心有诧异,问:“晴明大人,有何问题吗?”

      沉默许久,晴明大人发出一声苦笑。他揉了揉眉头 一脸纠结:“呵……我该说些什么呢……你的性子是这样,妖狐又是那个性子,这事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怪你,可妖狐又……”

      大天狗大人眉头皱得更深,问:“是发生了什么吗?又与妖狐何干?”

      晴明大人看着他,叹了口气,开口道:“妖狐他……”晴明大人面色挣扎,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死了。”

      大天狗大人面色一顿。

      “他……永远不会再缠着你了,你开心了吗?”晴明大人苦笑。

      “死……了?”大天狗大人神色茫然,“不……为什么……”

      晴明大人定定看着他,半响收回视线,说:“看来你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无情……也不知道妖狐知道会不会高兴……”他长叹一声,“你们两个……都是笨蛋啊……”

      “为什么……”大天狗大人的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表情,惊愕,茫然,“为什么突然就……”

      “妖狐不想让你知道。”晴明大人说,“他虽然没说,但我知道,他不想让你知道。我只能说,这与你无关,妖狐也不想让你自责。”

      “你……暂时休息几日吧,即使知道你没有什么错,在我没有处理好情绪之前也暂时不想看到你。”晴明大人站起身,“你也好好调整一下自己,我……去整理妖狐的房间。”

      听到最后一句话,大天狗大人终于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下意识地说了句:“吾也同去。”

      但晴明大人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你不能去。谁都可以去,唯独你不能去。”

      “大天狗,我才理解‘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爱’是世界上最难解的题啊。”

      “爱不能言,不可说。”

      “求不得啊……”

10.

      妖狐死后,原来残存在身体里的妖力耗尽,妖狐变回了原型,是一只白色毛发中泛着紫色的,小巧精致的狐狸。

      晴明大人把他带回了故乡丘陵,葬在了那里。

      晴明大人没跟寮里的妖说妖狐已经死去,只说他家乡那里有些事,已经跟他解除了式神契约。

      大天狗大人看着,也默契地什么也没说,看着众妖笑斥妖狐。

      “那个小狐狸崽子,养大了就跑。”“以后敢不回来看我不收拾他!”“不会又去撩寮外的美人了吧?”

      众妖们笑着闹着声讨妖狐,大天狗大人在一旁看着,脸上无喜无悲。

      他似乎仍是那个高贵冷清的大天狗,他似乎仍未改变。

      但他发呆的次数变多了。一闲下来,他就不经意地往妖狐房间的方向看去。晴明大人没再把那间屋子给新来的式神住,说是“万一妖狐回来了呢”。

      他望着那里,偶尔失落,偶尔迷茫,偶尔挣扎,但更多的,是面无表情。他手里偶尔会握着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紫色小花,是鸢尾啊。

      有什么东西看似没变,但实际上已经悄然裂开了。

11.

      晴明大人召唤到了一只妖狐。

      小小的狐狸崽子窝在晴明大人怀里,眯眼睡着,耳朵时不时动两下,毛茸茸的,萌化人心。

      寮里的众女妖被激得母性大发,正想上去逗弄两下时,大天狗大人才空中落下,正站在晴明大人身前。

      他点了点晴明大人怀中的小妖狐,说:“这只,吾要养。”

      众妖有些惊愕,晴明大人盯着他片刻,说:“你确定吗?他可不是原来的妖狐。”

      “是。”大天狗大人与晴明大人对视,目光坚定,“吾确定。”

      “唉……”晴明大人叹了口气,把怀里的狐狸崽子递出去,说:“抱好。”想想,又补了句,“好好待他。”

      大天狗大人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小小的,软软的一团,目光逐渐柔和:“吾会的。”

      之后,寮里总会有一只调皮捣蛋的小妖狐,后面跟着个面无表情的大天狗。

      我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

      我会一直看着这个寮,看着这个家,看着他们的故事。

      我还有很多故事。你……想听吗?

END

*
①紫色鸢尾花的花语是“绝望的爱”。

②妖狐得到过很多人的爱,或许只是一瞬间对他的容貌或才华的爱意,但那也是真实的爱。他对爱定义有些极端,妖狐不告诉晴明不告诉大天狗是因为他不想再继续这种卑微的、绝望的爱。他还想保留他最后的尊严。

③大天狗从未经历过情爱,妖狐是第一个对他表达爱意的妖,他很迷茫。妖狐的做法和他的大义不符,但他又确确实实对妖狐心动了,他不知道怎么处理。而且之前妖狐拥抱了全寮,唯独没有拥抱大天狗,大天狗感觉不爽,但又不知道为什么不爽(其实只是嫉妒),所以在妖狐要求拥抱的时候把这几天的情绪都发泄出去了。之后有想过跟妖狐道歉,但不知道怎么做就没做。(情商负数鉴定完毕)

④晴明对妖狐有种对儿子的感觉

以上。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