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役,不能接受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3.二狐:你们这群垃圾就该草爸爸教你们做刃
4.二狐:如果你们欺负我,我就打你们【微笑】
5.二狐:没有打一架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有,那我就打死你【微笑】



“审神者大人您好,现在请您选择一位刀剑男士作为您的初始刀。”一只自称为狐之助的狐狸式神把一个奇怪的宣传图交给我,上头印着五个奇怪的被称为刀剑男士的男人,还要让我选一个……我果然是被晴明大人倒卖进了什么奇怪的组织了吧?


  最后我还是选了一个披着白色……被单(?)的男人,虽然看起来挺奇怪的,但算是这五个里最正常低调的人了吧,大概……


  “那好,现在请您伸出手来,把灵力输送到这把刀上。”狐之助大概和萤草有点远亲关系,我依旧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出来一把比它长得多的刀,“刀剑男子会随着您的灵力显现。”


  听狐之助说灵力的时候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从妖怪变成晴明大人的式神后,出战的时候都会受到“鬼火”的限制,不过现在能使用灵力了……大概就是这种限制消除了吧。我将手放在刀上,一阵灵力结成的樱花吹了我满脸。


  “我是山姥切国广。……怎么了,你那种眼神……对于我是仿品这件事很在意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人的自我介绍完全不让人好好交流好吗?我的眼神明明很正常,我要举报这个人刚见面就怼我。


  那个被单少年就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就看着他,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审神者大人您就没什么想说的吗?”狐之助跑出来打圆场。


  “小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什么眼神,什么仿造,小生只认(识)这一振山姥切而已。”我低头对狐之助说道,却在说完的时候看见了飘落的樱花花瓣。等等这哪里又飘来的樱花?


  我抬头一看,已经没了樱花的踪影,只有扯着被单遮住脸的山姥切国广,总感觉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咳咳,鉴于审神者大人您将接手的暗黑本丸十分危险,政府将会定期发放大量资源和小判作为补偿,这一段时间的补偿已经和您的行李一起先行送到您即将接手的本丸了,如果您准备好了,我将为您带路。”听了狐之助的话,看来我还是能拿到一部分补偿的。


  “什么?暗黑本丸太危险了,主君您……”山姥切看起来有些焦急。


  暗黑本丸真的很危险吗?我想了想,得了吧,还有哪里能比我们那个妹子全都是暴力狂魔,汉子个个弯的弯腐的腐的阴阳寮还危险。酒吞童子,大江山之主知道么,还不是被花鸟卷放一堆鸟啄个半死,茨木童子多厉害啊,还不是得跪下管萤草爸爸叫爹。


  “安心,敢接这个委托小生自然是有应对的实力的。”看山姥切那么紧张,我摘下了晴明大人给我压制妖气的面具,耳朵和尾巴露了出来。毕竟这里的审神者大多是人类,总不好吓到他们,不过我好像把山姥切吓到了。


  “山……”我突然想到山姥切好像不太喜欢山姥切这个称呼来着,于是改口,“切国……你还好吗?”


  “主君……您是狐妖?”切国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紧张,我依旧不清楚他紧张的点在哪里。


  “可以称小生为妖狐。”


  “大大大大人!原来您也是狐狸啊。”狐之助蹭到我脚边,看起来好感度飙升不少,唔……我勉强和它都算狐狸吧。


  我低低的应了一声,抖了抖耳朵。压制妖气的状态对我来说并不舒服,可是没办法,委托需要,拿了人家的报酬自然要尽力办事。再次戴上面具,收回耳朵和尾巴,天色已经不早了,还是快点去那什么本丸吧,在寮里养成了和人类一般的作息习惯,导致我现在已经有些困了。


  “好的,请您随我来。”狐之助迈着小短腿走在前面带路,我不紧不慢的跟着,而切国一直落后我半步。这时我才恍然反应过来,他刚刚叫我……“主君”来着?他是付丧神来着吧……认我为主真的没问题吗?想到刚刚切国那个看起来就不太好交流的样子……算了吧我还是别问他了。


  “妖狐大人,您即将接手的本丸是我们这一片最严重的,整座本丸仅有十三位付丧神,不过他们都实力强大,请您务必小心。”狐之助一路走来都跟我说这要小心那要小心的,啰嗦的要死。


  “好了,妖狐大人,我们到了。”狐之助终于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谢天谢地它的唠叨终于可以歇停一会儿了。


  站在门口,隐约能感觉到这座本丸透出来的黑暗气息,我扯了扯嘴角,得了吧就这种程度还小心,真应该让你萤草爸爸来教你们做人。


  无视了狐之助,我推开了本丸的大门,顺手拉着切国退后了一步,不出所料,下一秒我们站着的地方就多了两道刀痕,开门杀这么老套的套路小生会躲不过么,恐解游戏这套路都玩腻了好吗!


  见偷袭不成,造成两道刀痕的身影也迅速逃离了,看上去是小孩子的体型,一个是橘发一个是蓝发。嘛,不着急,反正我视力和记忆力都好得很,这笔账就先记下。


  好在进入了本丸之后并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在狐之助领着我们,把本丸简单的逛了一圈,好歹不会迷路了狐之助才带着我们去了审神者的工作室。


  在我印象中,工作室应该都像是晴明大人的书房一样干净整洁的,没想到我打开门之后,迎接我的是满满的灰尘。


  “这里是荒废了几十年吗?”我站在门口,完全不想进去。


  “这……这大概只是审神者不在疏于打扫了吧……”狐之助支支吾吾的想要糊弄过去,算了,我今天也累了,就不和它计较这些。


  走进工作室我才发现,这个房间不仅仅是灰尘多而已,还非常的杂乱,最奇怪的是我还在墙角看见了可疑的血迹。


  “咳咳咳,妖狐大人请您来这边。”原本勉强算的上可爱的狐之助现在已经变得灰扑扑的,我猜它是直接在灰尘堆里直接打了个滚。


  而事实情况也差不了多少,我跟着狐之助走到一个柜子前,看它费力的拖拽出一本账册似的厚重书册,原本就灰扑扑的毛又黑了一层。


  “妖狐大人,这本刀帐就是这个本丸的灵力枢纽,请您将灵力注入其中。”


  说实在我真的不想碰那本看着就脏的要死的本子,但是为了早点结束今天的工作,小生忍了。把手放在刀帐上,灵力注入的那一刻我才真切感受到,我确实和这座本丸建立了联系,虽然在房间里,但是我仍然能感受到外面原本荒草丛生的景象已经完全改变,虽然没寮里那么好,好歹是能看了些。


  “好了,现在的大致情况已经对您做了解说,天色不早了,请您好好休息。”说着狐之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大概是去洗毛了吧,我这么想着。


  “好困……”我打了个哈切,看向一直默默跟着我没说话的切国,“切国你要住到刀剑的居室里去吗?”


  “嗯?”切国愣了一下,好像不是很理解我为什么问这个,“是的,应该住在打刀部屋。”


  我把晴明大人交给我的包裹从怀里掏出来,虽说是练手的符咒,好歹画符的人是安倍晴明,那效果自然是差不到那里去。我挑了几张防御用的结界符,就那个开门杀的凶残程度,说他们不会攻击切国我都不信。


  “小生实在是困得不行了,这个你拿着,小生就先去休息了,明天再去打刀部屋找你。”把符咒塞给切国我就去找我的房间了。


  我的房间并不难找,本丸唯一一栋小楼的顶层就是。推开门的时候并没有和工作室一般脏乱差,看起来还挺整洁的,只是房间正中那个巨大的包裹真的是太挡道了。


  包裹挡住了通往床的道路,没办法,我只能先把这东西整理了。一打开包裹,一堆破碎的衣物杂乱的堆在最上层,那是三尾狐姐姐给我做的衣服。衣服下面是两两个大盒子,其中一个装了好几瓶酒,想也不用想,肯定是酒吞送的,虽然它们已经碎成渣渣了。另一个里面是勉强还看得出形状的花朵,荷花应该是鲤鱼精小姐送的,桃花和樱花原本有治疗的作用,不过坏成这样大概也是没用了,最底下的是花鸟卷姐姐送的花枝,并没有被破坏。两个盒子下面是一个大箱子,上面还贴着晴明大人的结界封印,完好无损。


  我眯了眯眼睛,才来的第一天这大礼真是一份接着一份的来。正当我想着怎么回礼,楼下传来了巨响。我很熟悉这动静,那是结界破碎的声音,那群家伙果然攻击切国了!


  我从窗户直接跃下,切国看起来没受什么伤,只是身上本来就不干净的被单划破了几道巨大的口子。


  很好,我笑了起来,摘下了压制妖力的面具。


  “切国,看来今天不能好好休息了,明天给你放假怎么样?”我看向切国,他的眼睛里清晰的映出我现在的样貌,金色的竖瞳合着眼角的红色妖纹看起来分外妖异,风在我的四周环绕,吹拂着我银白的长发。


  很好,很有气势。


  “那么,小生现在可是要回礼了。”

评论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