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阴阳师(三)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役,现在走还来得及


3.二狐:怎么和刀正常交流,在线等,挺急的


4.关于点梗结果以及中奖名单放在本章结尾,懒得单开一条说这个【喂你这个人!】




三·妖狐护短


  “呜哈——”我打了个哈切,躺在樱花树下的草地上,侧着头看向远处忙碌的景象,“他们什么时候能修好?”




  “大概还需要半天。”狐之助坐在我的身旁,原本毛绒绒的尾巴都快被它揪秃了,“虽然时之政府会提供一次免费装修本丸的福利,妖狐大人您也不用把所有的建筑物都毁了吧?”




  才毁了这些东西都算便宜他们的,我展开手中的折扇朝狐之助一挥,直把那个碍眼的黄团子吹远了,才收拢折扇握在手中把玩。




  这个本丸虽然没有让我觉得特别难搞,却有一点让我格外震惊。




  肮脏。






  我们妖狐一族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护短,既然动了我的刀,我就没打算善了。




  风刃以我为中心朝四周扩散,自然也直接绞碎了位于我身后,属于审神者居住的小楼。小楼坍塌的瞬间,恶心的血腥味钻进了我的鼻腔。不同于温热的鲜血的铁锈味,那种一层一层沉积的血迹带着些许恶心的腐臭,令人作呕。我的视力一向非常好,这是我头一次对自己视力有些后悔的情绪,我能清晰的看到那堆废墟里夹杂这许多奇怪的“刑具”,上面还沾染着深深浅浅的褐色。不久之前我还想在这种地方休息,真是浑身都不舒服。




  这种肮脏的东西,还是不存在的好,这时候一把狐火就能解决很多事情。




  也许这个本丸的刀经历过许多惨无人道的事,说实话我也不介意这些家伙因为厌恶“审神者”而攻击我,但是仅仅是因为是我带来的刀就迁怒攻击切国,那样不让他们吃点苦头我怎么能安心呢。






  “既然不想让小生好好休息,那大家都别休息了。”




  “真是任性的发言啊,妖狐大人。”狐之助摇头晃脑的把身上的草屑抖落,乖乖的没有再靠近,“您这样怎么与付丧神大人们搞好关系……”




  “呵,有趣,谁说的小生要和他们搞好关系了?”我翻了个身仰躺着,蓝色的天空被桜树的树影分割的支离破碎,“敢动小生的人还想让小生去讨好他们吗?脑子是个好东西……”




  说到一半,我的眼前被一片阴影遮住,我伸手拽住遮挡视线的被单,“切国,你做什么去了?”




  “去取您的行李以及刀帐。”切国将晴明大人给我的箱子放在一旁,那本厚厚的刀帐叠在上方。晴明大人的结界我是无法破坏的,这个破本子居然没被狐火烧坏到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坐起身来,拿过那本刀帐开始翻看,第一页就是一位美人。三日月宗近吗?可惜可惜,不是我喜欢的款。第二页是一个长发的小孩子,名为今剑,看起来很活泼的样子,嘛我一向和小孩子不对付。第三页是一位水蓝发色的青年一期一振,表情看起来很温和,就是这个着装品味……嗯再说再说。接着往下翻,我忍不住指着刀帐上的鲶尾藤四郎问切国,“这里还有女孩子?”




  “主君,鲶尾藤四郎是男的。”切国的神色尴尬,欲言又止的样子,别以为我没看见你那个怀疑智障的眼神,要不是你是我的刀我就要打刃了!




  直接把这页翻过去,嚯,我可看见了熟人,这个橘色长发的小姑娘不就是昨天袭击我们的两人之一么。等等……是小姑娘……还是小伙子啊?我拿起刀帐,指了指上头的乱藤四郎。“男孩子?”




  切国和狐之助同步的点了点头。




  “男孩子?!”这特么是男孩子?!男孩子穿裙子?!还是粉色蕾丝花边的裙子?!我果然是被晴明大人坑来不得了的地方了吧?!性别什么的全都是不能相信的!我不由的看向切国……




  “妖狐大人,刀剑男士自然都是男子,请不要被外表所迷惑。”狐之助默默开口。




  这回轮到我欲言又止了,好吧好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我随意的接着翻看刀帐,却从其中飘落一张纸。




  “这是什么……?”我将那张纸拾起上面有着大片焦灼的痕迹,只有右上角的名字非常清晰。“小狐丸?”




  听了我的话切国也凑过来看,他头上的被单蹭的我的耳朵痒痒的。“切国啊,你的被单不能摘了吗?”




  切国显然对我的提议非常震惊,扯着自己的被单后退了几步。我有些无语,一个被单需要这么宝贝吗,难道被单下面有什么……




  “切国切国,”我对切国招招手,趁着他看向我的瞬间直接扑过去把他的被单拽了下来。




  “主、主君!您这是干什么!”切国在被单被拽掉的一瞬间就抬起手想要挡住自己的脸,但是怎么可能遮得住啊。




  切国的头发是非常漂亮的浅金色,在阳光下像是在闪耀着光辉,眼睛是透亮的碧色,一点都不像几百岁的刀剑,反而清澈的很,嘛,也是,其实他作为一个“人”生活的时间才短短几天呢。




  “明明很漂亮嘛,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我揉了揉切国的头,嗯,手感挺不错的。




  “漂亮什么的,请不要这样形容我。”说着切国就头一次以非常强硬的姿态从我的手中把被单抢了回去,把自己整个人都笼在阴影里,按照神乐大人的话,这活脱脱就是一个自闭症儿童。




  我觉得作为狐,我大概和刀的脑回路是搭不上的,我刚刚不是夸他吗,为什么又突然一副自卑自闭的样子?我说错了什么吗?要不要去道歉呢……




  “这位就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大人吗……迎接的迟了一些还希望不要介意。”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看了看来人,真人确实比刀帐上的图片美丽的多,也确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甚至在那一瞬间我就能确定,我不喜欢这种一看就心思重的家伙。




  “在下,三日月宗近。”




————————————


关于点梗公布


幼化梗:弈影星辰番外·与幼年恋人的相处日常


狐狸梗:本篇番外·狐语


女装梗:二狐的刀男性别探索


以及最后一篇是K的点文,因为没写过K的同人,大概会走正剧剧情偏尊多向(不知道能不能写出那种感觉)糖与玻璃渣齐飞请谨慎食用




好利来半熟芝士:恭喜腐@女中奖,嗯……不会艾特如果看见的话请私信我嗷




以上,我应该没有什么忘了的吧……忘了我就明天再补充好了,米娜晚安!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