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四)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役,现在走还来的及


3.您的神队友安倍晴明公正在登陆中


4.二狐:我有一句MMP非常想说


四、晴明其人


  “小生名为,妖狐。”


  


  我想我是讨厌三日月宗近的,他身上的气息非常奇怪,我甚至能感受到他是想杀了我的,却还要装作温驯的模样与我问好。


  我不懂,也不喜欢。


  父亲就曾经说过,我和寮里的其他式神是不同的。寮里的式神们许多都是被人类驱逐而被晴明大人收留,更多的是做过危害人类的事而被晴明大人降服,就连父亲也属于其中之一,而我却是从小在寮里长大。


  “没想到在我们之中,你才是妖性最重的那一个。厌恶着虚伪的人类的我们……居然变得越来越像人了……”络新妇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直来直往不好吗,为什么要顾忌这顾忌那,甚至说着违心的话欺骗自己欺骗别人?那时我是这样问的。


  “太过真实是会受苦的,所以选择保护自己……吧……”


  曾经的我不懂,现在的我也不太明白,我只知道,我喜欢对我好的人,我也会保护好对我好的人。


  


  “放轻松,审神者大人,我可不会对您做什么。”三日月宗近抬起袖子掩住了上扬的嘴角,“更不会对山姥切国广做什么。”


  “呵,有趣。”我展开手中的折扇,看似随意的站着却已经准备好了攻击,“你不会做,不代表你的同伴不会出手不是吗?围攻切国这种事你们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的同伴当然也不会出手。”听了我的话,三日月宗近的嘴角的笑意更深,那气息与敌意不同,不是朝着我,倒像是冲着切国去的。我疑惑的看了眼切国,头上的被单几乎将大半张脸笼在其中,我只能看见他紧抿的嘴角。


  为什么不高兴,他还在生我的气吗?不对,那感觉更像是在埋怨自己……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一直以保护着的姿态站在切国身前。


  作为刀剑付丧神,守护主君并为了主君而战斗好像是洗脑一样印在他们的脑子里,而现在切国却静静站在我的身后,是因为觉得自己失职而自责吗?


  刀的想法真的太难懂了。


  “看来您和您的初始刀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交流,我就先告辞了,如果您想要了解这个本丸可以随时来找我。”说完这些三日月宗近就离开了,他倒是走的潇洒,也不知道跑过来是干嘛的。


  切国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沉默。


  “审神者大人,您要求的居所已经提前建好了,请问您现在要入住还是……”在一旁装死了许久的狐之助突然开口。


  “去寝居吧。”我看了看晴明大人留给我的箱子,希望里面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寝居完全是按照我在阴阳寮里的寝居布置的,还有那利索的速度,我非常怀疑负责建筑的式神是“安倍晴明出品”的。


  “主君您要休息了吗?”切国帮我将刀帐放到书房,才转到我的寝室,只是一直站在门口不想进来的样子。


  “还没呢,切国你快过来。”我朝切国招手,一只妖我还真不敢动,有切国陪着就算倒霉也不错。


  切国大概是被我偷袭过有了些心理阴影,在门口犹豫了下才走进来问我,“怎么了?”


  我将一叠结界符交给切国,嘱咐他将符纸按阴阳阵摆好,还将一个御守交给切国当做阵心。


  “主君您这是要干什么?”切国虽然疑惑,却还是按照我的安排把一切都安置好,拿着御守站在我的身后,“这个……御守?”


  “嗯,这御守是小生的父亲问一目连要来的,风神之佑,听起来很霸气是吧。”我看一切都布置好了,才忐忑的看着箱子上的封印。“对了,切国你知道安倍晴明吗?”


  “安倍……晴明公?平安时代最有名的阴阳师之一,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逸事,实际的情况并不知道太多。”切国非常认真的回答了我的问题,语气带了点疑问。


  “喏,这个就是安倍晴明的箱子。”我拿着扇子敲了敲箱子,没有听到回声,仿佛那是一块木头。“别看晴明大人给人的形象一本正经,还睿智优雅什么的,对待小辈超级恶趣味的,还说什么是锻炼小生,看看隔壁神乐大人,哪有这样整自家式神的,小生要解开封印了,切国你可要抓好御守啊……切国?”


  叫了切国两声都没能得到回应,我转头看了看,他居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呆呆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切国你发什么愣呢?”


  “晴明公?式神?”


  “小生名为妖狐,是晴明大人手下的式神之一,嗯……忘记告诉你了吗?”我细细回想了下,自被晴明大从阴阳寮里“赶”出来到现在,我好像一直在吐槽,忘记跟切国细说了来着。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拍了拍切国的肩膀,“重点是,晴明大人那个死腹黑肯定准备了什么东西,好坏都是说不准的。”


  做好了心里准备,我取出一枚勾玉,将灵力灌注其中,待到它微微发光之时,一把摁在了箱子正中的封印上,“解!”


  随着我的动作,箱子的表面浮起一阵浅蓝色的光点,是晴明大人封印结界的碎片。我紧张的咽了口口水,一把掀开箱子的盖子,以最快的速度转身就抱住了切国。


  毕竟最安全的阵心在切国手里,当然是抱着切国保平安了。


  “主君,您可以放开我了吗?”切国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大概是被被子糊了脸了吧。


  嗯……切国怎么这么淡定……难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怎么可能!这不会是个假盒子吧!我放开切国,小心翼翼的朝盒子里瞄了一眼,盒子里只有一颗棕黑色的珠子,不大不小,正好可以一只手握住。只是一个普通的珠子吗?晴明大人应该不会给我准备无用的东西。


  心理斗争了三十秒,我还是拿起了箱子里的珠子,不是冰冷的,入手带着一点暖意,握久了一些甚至从掌心燃起一阵灼烫的感觉。我总觉得我像是见过这个东西的……他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这样就不怕二狐再跑丢啦。」


  “窝——”槽!我的话还没说完,几乎是在一瞬间,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一大堆纸鹤直接把我活埋了。被纸鹤包围的我欲哭无泪,甚至还想锤自己。你几十年前就被晴明大人用这玩意儿摆过一道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