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番外一

超超超可爱!!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小狐丸X审,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役,现在走还来得及


3.对不起我又没好好更新,点梗拖到现在才写_(:зゝ∠)_


4.本篇是梨墨的点梗双狐梗,请食用愉快




番外一


  天气会影响人的心情。




  我觉得该改一改,它也会影响妖的心情。




  “二狐二狐,我们来看你啦!”门外少女稚嫩的声音让我直接打了个颤。




  推开门,果然是寮里那四个大魔王跑来我的本丸串门了,不过自从晴明大人把本丸和寮里的通道联结,他们不来才让我惊讶呢。




  “各位小姐姐今天怎么有空来找小生了?”我侧过身子让几位少女进屋。




  “隔壁地主家的傻儿子源博雅终于开窍了,约晴明大人出去玩,我们就全都放假啦。”桃摘下了帽子,缠绕在发辫上的花枝舒展,粉色的桃花绽放着显示出主人的心情良好。




  “这几天都在下雨,走到哪里都是湿漉漉的,还出去玩?人类都是脑子不太好使的生物吧?”小松丸撇撇嘴,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和尾巴。




  金鱼姬难得没和辉夜姬待在一起而是一起来了本丸,蹦蹦哒哒拿着小扇子好奇的看这看那,整个房间都逛遍了,才拍拍我的手臂,“二狐啊,有点心嘛,我饿了。”




  别说……点心这东西我这里还真没有,我不是特别爱吃点心,一般光忠做了的话我也就尝一两个,其他的都分给短刀们和那几位喝茶老人了。




  “笃笃笃——”我的身后传来敲门的声音,回过头去,是小狐丸,还端着一盘大福。“打扰了,主殿。”




  “哟,是小狐丸啊。”小松丸急忙凑过来,当然她的目标是那盘点心。“这是……”




  “草莓大福,请用。”




  小狐将手中的点心递了过去,随后我就感觉到一阵大力拍上了我的背,直接拍的我差点摔倒,好在小狐接住了我。




  “点心归我啦!拿二狐跟你换的哟!”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不就是当初练习风刃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她的一颗松子吗!怼我怼到现在至于吗!




  我表示强烈抗议,转头就想理论,没想到她带了双速度御魂,速度比我还快,啪的就把门关上了,我的鼻尖一阵剧痛,人间惨剧不过如此……“唔……”




  “主殿?”小狐握住了我的手腕,“把手放下来我帮您看看。”




  我几乎是颤抖着松开了手,鼻尖被冷风吹过一阵酸痛让我快落下泪来。




  “怎么了,很痛吗?”小狐凑近我的脸,有几缕头发蹭到了我的脸颊,“去药研那里看看吧?”




  药研?!不不不我是拒绝的,我昨天才看见他给陆奥守喂了奇怪的药水,虽然陆奥守表示其实味道不错但是你都吐玉钢了别当我没看见啊喂!




  我抓住小狐的肩膀,忍住痛的快落下来的眼泪,“小狐啊,小生真的没事,就……不用去麻烦药研了吧?”




  小狐没有答话,这是他表达拒绝的方式,我只能垂着耳朵望着他,一幅委屈的快哭出来的样子。




  “唉……我那里有药膏,主殿随我去上药吧。”小狐在我的卖萌攻势下终于放弃了带我去药研那儿的念头,嘿嘿,计划通!




  我跟着小狐来到三条部屋,平常热闹非常的屋子今日却十分冷清,我这才想起来,昨天安排出阵和远征名单的时候,让三日月带着第二部队去远征了,今剑是第三部队队长,和岩融以及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去桶狭间出任务了,石切丸今天有畑当番的工作,这么算下来到是小狐最清闲。




  小狐给我倒了杯茶,便转身去房间内拿药膏了。我好奇的环顾四周,柜子上摆着许多小玩意儿,是我带着今剑去万屋的时候买的,而柜子的两层分别整齐的摆放着茶具和各色的绿茶,一看就知道是三日月的东西,整个房间几乎看不见石切丸,岩融和小狐的物品。




  “主殿,您在看什么呢?”小狐拿着一个小瓷罐走了出来。




  我指了指柜子,“都是今剑和三日月的东西,没有小狐的呢。”




  “因为我的一直戴在身上。”小狐从怀里拿出一把梳子放在我的掌心,我记得这是我特意问桃花要来桃木亲手做的,角落上还特意刻了小狐的刀纹,不过现在看起来已经有些模糊了,看得出来它的主人很喜爱它。




  “主殿,抬头。”




  我下意识抬头,凉凉的膏药抹在鼻尖带来一阵刺痛,但是很快刺痛的消退了,药膏清清凉凉的带着浅浅的薄荷味让我舒适万分。




  “好了。”小狐把药膏收起来。




  “小狐怎么会有药膏?”我舒服的眯起眼睛,好奇的问了一句,毕竟刀剑受伤了都会去手入室,怎么会留着这种药膏呢?




  听了我的话小狐的身形一顿,将药膏放回寝室的身影有些慌忙。




  “有备无患吧……”小狐的回答模模糊糊的让我摸不着头脑。




  既然他不太想说我也不会去勉强,摸着手中的梳子,朝小狐招手,“小狐快来,小生给你顺(shu)毛(tou)。”




  当小狐背对着我坐下我才恍然想起小狐曾说过,小狐只是谦称,算不算大只我不知道,反正比我大一圈,是真的,我只能挪了挪身子换了个跪坐的姿势才方便些。




  把小狐系着的发带拆下,白发一下子铺散了满背。




  “小狐的头发真好看。”我由衷的赞叹着,握住一缕头发开始梳理。小狐的头发非常柔顺,而且非常有韧性,和我的细细软软的头发完全不一样,非要用我匮乏的词汇量去形容的话,大概是上好的绸缎也不过如此吧。




  “能得到主殿的称赞真是荣幸,相信经过主殿的打理毛发会更具光泽。”小狐习惯性的想面对我说话,想要转头想起我正在为他梳理头发又默默转回头去。




  原先被我抓在手里的头发已经滑落,我再次抓起一缕细细梳理,“小生又不是润发乳什么的,没有让头发更光泽的功效啊喂……”




  小狐只是低低的笑着不再说话。




  我细细的打理着手中的头发,和小狐有一句每一句的搭话,听起来挺无聊的,我却觉得这样也算是悠闲惬意了。




  梳理好的头发柔顺的垂铺在小狐的背上,我戳了戳小狐的背,而他完全没有反应。




  睡着了吗?我默默地想。那样的话……我偷偷的……应该不会被发现吧?我试探的又戳了戳小狐的背,没有反应。天赐良机!我把脸埋在小狐的背上,柔顺的头发蹭在脸颊有种毛绒绒的触感,真的!好舒服啊!




  趴在小狐的背上,一阵困意涌了上来,就再蹭一下下……就一下下……小狐不会发现的……呼呼……




  “主殿?”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




  打扰人睡觉很没品的知道吗?!我蹭了蹭毛绒绒,真舒服啊……呼呼……




————————————————


写的时候脑补了两只小狐狸互相顺毛互相蹭蹭啊他们真可爱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转头看了看自家小狐,算了吧上手的话会被三条dalao们打的……大概_(:зゝ∠)_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