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七)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下线,突然严肃,现在走还来得及


3.您的好友妖狐已上线,强制触发【护崽状态】


4.其实付丧神们有一些已经开始想试着去相信二狐了,我写的太不明显了_(:зゝ∠)_


5.估计还要写一章的式神大闹本丸【不是】






七·百鬼夜行


  “阿爸,为什么送二崽去当审神者?”




  “别着急,我们总不能护着他一辈子,二狐他是时候学会成长了。”




  “可是……”




  “不要担心,一个月时间,无论二狐能不能完成那个委托我都会把他接回来,而且……我可是把那个给二狐带上了的。”




  “阿爸,那我们……”




  “呵呵,虽然镇压封印妖物祸乱是我作为阴阳师的工作,可是百鬼夜行可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啊……”




  




  “主君?您的伤口还痛吗?”切国从看见我受伤开始就一直皱着眉头,明明是个少年的样子,愁苦的表情跟老了十多岁的一样。




  “小生没事。”我伸出手指抹平了切国皱起的眉头,“这样才漂亮嘛。”




  “请不要说我漂亮。”切国扯了扯罩在头上的被单,他对自己的外表总是格外的在意。




  突然切国抓住了我的手,动作大的几乎把被单都差点掀了。“这个,请您收回,如果没有把御守给我,主君也不会受伤吧。”




  我的掌心被切国塞进什么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风神之佑。我把御守上的金线换下来,用另一根更长的红绳系上,挂到了切国的脖颈上。“送出去的东西,哪有随随便便收回的道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次只是个意外好不好,小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小心才被划伤了,再说伤口那么浅根本没事的,切国不要担心了。”我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个问题我并不想再去纠结。




  那时在压切长谷部攻过来的时候我就做出了反应,只是我的身后就是作为阵眼的樱花树,这才没能完全躲过去而被划伤了皮肤。




  切国沉默了下来,这是我头一次这么强硬的与他说话,想到他那种别扭的性格,我突然有种想收回自己的话的念头,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




  “小生想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看着切国离去的身影,我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给自己挖坑真是欲哭无泪。想到明天父亲和寮里的那堆死给都要来……天啊还是去睡吧,黑恶势力在等着我,就是这样嗷。




  




  一夜无梦。




  我觉得我的醒来方式一定不对,或许我该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穿越了的问题,我觉的我的手办小姐姐是不会穿越的,但是已经三天没见的手办小姐姐连带着装她们的橱柜都放在我的房间里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真的穿越了?




  “笃笃笃——”敲门声打断了我凌乱的思绪。




  我连忙将外袍穿好,以最快的手速保证我的帅气不减分毫,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请进。”




  是切国,我松了口气,还好没穿越没穿越,我以后会少看点小说的。




  “二崽儿。”




  熟悉的声音传来,我的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姑姑——”




  “欸,快让姑姑看看,在这里过得好不好啊?”看着姑姑担心的样子,我心里的委屈全部涌了出来,我自问对这个本丸的刀剑不算坏,除了一开始给他们下马威的拆房子,也没苛待他们,甚至连防御结界都优先考虑到了他们的部屋和手入室,可是他们却始终想要杀了我。




  他们,不是我的刀剑,是我的敌人。




  “怎么会不好,小生可是这里的老大。”我如同以前一样笑着和姑姑说道,我不想让她担心,是我给了他们伤害我的机会,现在我将这份权利收回,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你呀。”姑姑点了点我的额头,“小的时候就喜欢赖在姑姑肩上跟着去镇压祸乱,这么爱闹,可不要太欺负这里的付丧神了。”




  明明是他们想欺负我,我撇撇嘴,“小生才没有呢。”




  “对了姑姑,父亲也来了吗?”我赶紧岔开话题,直觉这种东西不止是女人很强烈,女妖也是,再说下去我怕就要被姑姑看出点什么了。




  “妖狐和大天狗都来了,还有酒吞茨木他们,现在应该跟着那个什么狐之助在参观吧。”听了姑姑的话我暗道不好,果然这群死给也来了。




  “我先去找父亲了,姑姑你随便逛啊,有什么事问切国就好啦!”说着我就窜了出去,希望那群蛇精刀不会瞎瘠薄搞事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事与愿违?天不遂人愿?墨菲定律?反正我找到他们的时候情况已经让我……绝望了。




  “哟,傻狐狸你终于来啦。”不出我所料,夜叉那个死给也跟着来凑热闹了,这家伙从我到寮里开始就特别喜欢找我的茬,一言不合打一架更是日常。




  “死基佬不要跑到小生的地盘来卖骚,你这个暴露狂怎么还没有被强行马赛克啊,污染视线不知道吗?”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而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到了我的身上。




  “审神者大人。”这个本丸我最不想看到的刀剑之一的三日月站在远处带着其他几位付丧神朝我行礼,他的动作之间稍微有点阻滞,看来是吃了点苦头。




  “二崽。”父亲站在了众妖之首,手中的折扇展开,唇角带着凉薄疏离的浅笑,这幅模样不知迷倒了多少平安京的少女,只是她们不知道,这是父亲生气的时候才会有的神情。




  “父亲。”我忍不住抖了抖耳朵,许久以来我鲜少见父亲生气,很早之前三尾狐姐姐就说过,其实生气的父亲才是这个寮里最可怕的式神,连酒吞茨木这些SSR都不敢去招惹的。我原来不信,这么温柔优雅的父亲怎么会那么凶残,直到一次大天狗受伤,我才直观的感受到什么叫做害怕。




  一句话,御魂十层的八岐大蛇,满血突死不带喘的。




  “现在知道怕了?”父亲挑眉,看起来又没那么生气了,让我摸不准该怎么接话。




  “你啊……”父亲的语气软了下来,不过下一刻又再次凌厉,“你的风神之佑呢?”




  “那个啊……反正也用不到,就给近侍刀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看夜叉那憋笑的样子我就知道这次丢脸丢大发了!我的一世英名!




  “用不到?那你身上的伤还是你自己捅的?”明明伤口已经结痂了,还是没有逃过父亲敏锐的嗅觉。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狭长的金眸泛着冷光,浑身的妖气暴涨,当然不是朝着我来的,而是几个付丧神。


  “等等!父亲!”我以最快的速度拦在了以三日月为首的几位付丧神身前,如果不这样的话,他们的下场除了死也没有别的选项了。




  “怎么,这么几天还学会忤逆了吗?”




  “不是的,父亲。”我努力的镇定下来,认真的看向父亲。“这是晴明大人给小生的委托,也是小生接到的第一个委托,小生既然接了这个委托,就一定会做到最好,晴明大人也一定是想磨炼小生才做这样的决定,所以……”




  “所以你就要保下他们吗?”父亲摇了摇头,“二崽,你确实成长了,但是就算你保下了他们,除了那个蓝色长发的家伙,没有一个会感谢你。”




  “小生知道。”他们想杀了我这一点我已经很明白了,但是他们不能死,至少在委托结束前不可以,“他们是委托对象,仅此而已。”




——————————————


写二狐和被被的互动的时候突然想到一句话


因为在意,率直的我也变成了别扭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扭X2要是被被和二狐哪个不别扭这个文就该迅速完结了


其实二狐现在对被被只是雏鸟情节而已,真的。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