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八)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时上时下,失去笑点,现在走还来得及


3.您的好友妖狐【暂时离线中】您的搞事寮友【暂时搞给中】


4.原本想祸害江雪的我急转直下准备祸害一期,我已经准备好面对疾风了


5.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就问你怕不怕


八·名为希望


  “既然你坚持,作为父亲尊重你的选择。”父亲又恢复了原来云淡风轻的样子,收起了手中的折扇走到大天狗的身边,“走吧。”


  百鬼夜行,开始。


  妖怪之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地盘纠纷,尤其是妖物祸乱的平安,而强大的妖怪往往会带着领地里排的上名号的妖游行来展示自己统治下的强大,也有震慑其他妖怪的作用,渐渐的演变成了百鬼夜行①。


  也就是说……父亲正带着寮里的妖怪们向本丸的付丧神示威。


  这个结论稍微让我有点出戏,还有酒吞茨木那两个死给走个游行都黏在一起,我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审神者大人……您……没事吗……”


  “没事没事,被辣到眼睛了而已。”我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出声的青年,正是昨天和切国一起布置阴阳阵的江雪左文字。我对他的印象异常深刻,毕竟那个发型实在是太难为强迫症了,好想给他一刀削平啊。“对了,昨天给你们的防御符带着吗?”


  我只是随口一问,江雪左文字便迟疑了,好吧,我给的东西你们爱要不要,被拒绝这么多次也该习惯了。


  “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他们不会再对你们动手了。 ”说完了我就转身离开了,不走还能怎么的,和这群不怀好意的付丧神大眼对小眼谈谈诗词歌赋聊聊人生哲学吗?扯淡。


  既然父亲他们来了,至少要呆一天才会回去,我看了看时间也将近中午,认命的走向厨房。


  “伞剑!”


  “嗷叽————”狐之助不是在父亲那边吗?我疑惑的走进厨房,一只小狐狸直接撞进我的怀里,我倒是没事,就是那个小家伙撞得晕晕乎乎的。


  “姑姑,这是怎么了?”我将小狐狸抱在怀里,就看见围着围裙的姑姑正拿着伞剑,而切国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


  “小老鼠跑进来偷东西吃。”姑姑放下了伞剑,拍了拍手。


  我看了看怀里的小狐狸,确实瘦小的不成样子,毛还灰扑扑的,隐约可以看出它原本黄色的皮毛,左前肢软软的搭在我的小臂上,大概有骨折的旧伤没有好好治疗,完全使不上力的样子。但是怎么样都不像只老鼠吧?!


  “姑姑,这是只狐狸。”


  姑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怀里的小狐狸,“做狐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唔……”小狐狸悠悠转醒,被我抱在怀里后便奋力挣扎,只可惜它的脚上有伤,那点挣扎看起来与挠痒痒没有区别。


  我拍了拍它的脑袋,“别动,再弄伤小生可不会管你。”


  “二崽啊,你想养它?”姑姑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点了点头,虽然脏了点,看在也是狐狸的份上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嘛。“对了姑姑,你有带樱和桃的花枝么?”


  “我看看,带了一枝。”姑姑从身上带的小包裹里取出花枝交给我,“我记得樱桃还特意给你带了花枝的啊?”


  “啊……哈哈哈哈……被小生不小心弄丢了……”我尴尬的笑笑,确实是被我丢了,因为丢之前就已经坏了。


  “你啊。”


  我接过桃花枝,把小狐狸拎到桌子上,“切国你过来一下,帮忙按住它。”


  听了我的话,那小狐狸挣扎的更加厉害,可惜还是无法从切国和我的手中逃脱。


  “小家伙,有点痛你就忍着点吧。”我摸到小狐狸的断骨,指尖一个使劲,疼的它直接咬在了我的手腕上。


  实话说那一口并不疼,我可能连皮都没破,也可以看出它的身体差到了什么程度。我将它的断骨接好,手中的桃花枝也开始散发出莹绿色的光,很快挣扎的小狐狸也平静下来。


  “姑姑有没有什么好消化的食物啊,这只小狐狸看着就饿惨了。”我示意切国松开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小狐狸的脊背,梳理着已经有些纠结的毛发。


  “啊我记得柜子里还有一箱牛奶,我去倒些来吧。”说着姑姑转身走向储藏室,而原本还一副任君摆布样子的小狐狸眯着眼睛看向储藏室的方向。


  我拍了拍它的脑袋,“放心吧,储藏室不会锁。”


  小狐狸听了我的话抬头看了我一眼,我才发现它的眼角还有一条细长的疤痕。


  很快姑姑就端着一碗牛奶出来,放在了小狐狸的面前,它愣了一下才慢慢的喝掉了牛奶,原本呆滞的眼神多了些许灵动。我等它喝完了才重新把它抱起,“姑姑,小生带小家伙去洗个澡。”


  本丸只有两个浴室,一个是属于审神者也就是我的私人浴室,另一个则是公共浴室,连着一个可供十多人同时使用的温泉。我带着小狐狸去了公共浴室,毕竟那里也算是在众人的监视之下,可以少一点麻烦。


  “你喜欢薄荷味的还是柠檬味的,小生知道你听得懂。”我拿着两瓶沐浴露问小狐狸,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它身上有类似付丧神的气息,再加上那人性化的反应举动,即便不是付丧神,也该是关系非常紧密的伴生。


  “柠檬味的吧。”小狐狸的声音干涩嘶哑,像是被什么扼住了咽喉。


  “你会说话啊。”我把沐浴露放到一边,把小狐狸放到盛满温水的水盆里,很快水就被染成了灰色,而小狐狸身上的毛还没完全浸湿,有的地方毛茸茸的,有的地方一揪一揪的黏在一起。


  “如您所见,是的。”小狐狸非常乖巧的坐在水里,静静的任由我打湿毛发,抹上沐浴露,很快就起了一片浅灰色的泡沫。


  我不再多言,反而是小狐狸仿佛打开了话唠的机关。


  “其实我本来已经不能说话了,感谢您的治疗,帮我治好了腿和嗓子。”小狐狸竖着的耳朵缓缓垂了下来,“如您所见,我是一只能说话的狐狸,我本来是粟田口国吉所作打刀——鸣狐的随从狐狸,后来鸣狐在战场上……我却存活了下来并且断了一条腿失去了声音。我见证了这个本丸所有的黑暗面,如果您有什么想知道的话,可以问我。”


  我挑挑眉,这个小狐狸倒和本丸的付丧神的态度完全相反,不过我已经无法再去轻易相信了。


  “我突然说这些想必您也会觉得突兀吧,三日月殿下与长谷部先生的作为我也稍微知道一些,我只是觉得,您并不是我们所担忧的,前任审神者那样的家伙。”小狐狸湿漉漉的脑袋蹭了蹭我的掌心,“您的温柔我能感觉的到,如果是您的话,这个本丸会好起来的,大家都会变成最初的样子,请求您更宽容一些吧,拜托您了,您是唯一的希望了。”


  唯一的希望吗……不要说出这种话把我搞得像垃圾神剧里的中二救世主一样啊喂,我可没有圣母病去讨好一群敌人。我用干净的水把小狐狸身上的泡沫全部冲洗掉,终于露出了小狐狸原本的样子,全身是浅黄色的,尾巴尖上是一撮白毛,鼻尖耳尖和四只小爪子上是稍深的棕黄色。


  “请您,救救我们。”


————————————————


①注,我瞎扯的,别信。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