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九)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现在走还来得及


3.想拐了切国就跑,他有那——————么棒!




九·一期一振


  “这个本丸的命运,是掌握在您的手中的。”




  




  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和一群委托目标牵扯太深。




  “傻狐狸跟你说话呢!”夜叉一巴掌拍在我的背上,“这么无视本大爷是不是想打架啊!”




  “妈的死给你下手不会轻一点吗?!” 我的思绪被背上痛感扯了回来,原本趴在我肩膀上小憩的小狐狸也一下子清醒过来,浑身的毛都炸开了,一副准备攻击的姿态。




  我把小狐狸从肩膀上薅下来顺毛,顺便赏了夜叉一对白眼。




  “哼,”夜叉难得没有接着找我的茬,反而背过身去,“二狐……”




  “嗯?”这么正经的夜叉我倒是没见过,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不觉得你对这些‘外人’是在太好了吗?”听了夜叉的话我一愣,对……他们好?“你一直生活在阴阳寮里,不像我们经历的那么多,妖狐和阿爸也乐意这样护着你,可是你未免也太天真些了。”




  “你是我们寮里最小的孩子,没有同辈的友人所以渴望朋友,这点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你把这种希望托付给这个本丸的付丧神,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我不得不承认,明明看起来和我最不对付的夜叉是最懂我的那一个。阴阳寮的大家都很好,从小就是这样,宠着我什么都让着我,就算是出去镇压妖物我也是被护在最后的那一个,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朋友,战斗,可以成长为保护大家的人,也有这一份原因在我才来到这里。即使这里的刀剑付丧神这样充满敌意,不可否认的是我仍然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他们能放下以前的事和我成为朋友。




  “这一点都不可笑。”小狐狸死死的盯着夜叉的背影,“如果鸣狐……鸣狐还在的话,一定能和主人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呵,朋友?怕是你们内部的意见都不统一吧?”夜叉转过身来,盛气凌人的样子和平常的二货样简直就是两个人。




  “这一点我不能否认,但是至少还有好几位付丧神是希望接纳主人的!”小狐狸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什么底气。




  我不傻,付丧神们的态度我看的出来,有一些希望和我接触,而更多的是三日月那样中立观望,他们不会对我有什么友好的表示,但也不会随意伤害我,甚至不会阻止激进的付丧神来攻击我。




  “呵,如果真出什么事,你们会站在二狐这边吗?”




  “我们当然……”




  “包括刀解?”夜叉打断了小狐狸的话,而小狐狸也陷入了沉默。




  “我相信主人……”我和小狐狸相识的时间不长,它没有完全抛弃伙伴,但至少我是被信任着的。




  这样就很好。




  “小生不会刀解这个本丸的任何一振刀。”我不会让他们有伤害我的机会,自然就不会有刀解这种选择。




  “你这家伙!”夜叉瞪大了眼睛,我不太懂他为什么这么激动,“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群家伙不是你的亲人也不是你的朋友,不会守着你一辈子……”




  “我会永远跟随着主君,守护他直至我碎掉的那一刻。”门被推开,切国逆着光站在门口,本来就被被单遮住了半张脸,这时我更看不清他的表情。




  明明我们才认识三天,明明我们之间还总是别扭来别扭去不能好好交流,明明我并不是个好的主人……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我甚至能感觉到切国那种强烈的守护的感情。




  刀剑付丧神果然是相当难懂的物种是吧?




  “那你最好能说道做到。”




  “不劳阁下操心。”切国你果然是被什么上身了吧,我可爱的切国君怎么会说这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话,不过我喜欢。




  “哼。”夜叉看了切国一眼,便甩甩袖子走了,难得见他这么吃瘪的样子简直大快人心好吗。




  “主人,您的眼角怎么红红的?”小狐狸爬上我的肩膀,凑到我脸颊旁说道。




  我一把把它的脑袋向后摁下去,“这是妖纹,不懂别瞎问。”




  切国看着我和小狐狸玩闹,叹了口气,把一振看起来非常破旧的刀递到我面前。“鸣狐的狐狸……应该认识这振刀吧。”




  “这是————一期一振!”小狐狸在我的肩膀上踩来踩去,焦躁不安的甩着尾巴。“请问山姥切先生是从哪里拿到的?”




  “果然。”切国顿了顿,看向我,“是从一个叫般若的妖怪那里拿来的。”




  般若?!我的天我怎么把这位祖宗给忘了,“切国你没事吧?般若没为难你吧?”




  切国摇摇头,我松了口气,还好切国比较低调,不然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把注意力拉回来,我接过那振名为一期一振的太刀,入手之后我才震惊于这振刀的破损程度。那细细密密的断纹让我怀疑这样的刀剑还会有付丧神存在吗?




  “主人,请您为一期一振手入吧。”小狐狸盯着我手中的刀,却不敢靠近。




  “手入?”我捧着手里的刀朝手入室走去,“早就让狐之助通知你们带付丧神们去手入了,拖到现在干什么。”




  “重伤的刀剑只能依靠审神者的灵力手入恢复。”小狐狸趴在我的肩膀上小声说着,“他们不带重伤的刀去手入大概也是因为前主。前主从来不为重伤刀剑手入,以前也曾欺骗过付丧神说带他们去手入室手入,而实际上……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那些刀怕是被丢入刀解池了吧。




  人类是非常残忍狡诈的生物,他们比妖怪还要可怕的多。




  但不可否认的是,人类也是可爱而美好的生物,尤其是小孩子,他们的心灵干净纯洁,即使是凶恶的妖怪也不会随意伤害孩子。




  我只能说,这个本丸的刀剑们运气不够好。




  “丫丫,到了呢主人。”小狐狸从我的肩头跃下,身形轻巧的从门缝进入到手入室内。




  推开手入室的门,除了一些棉花草药之类的外伤医疗用品,还有不少瓶瓶罐罐的,没怎么见过的东西。




  “请您把一期放在这边。”小狐狸坐在一块白色绒布旁,看我走过去便把一旁架子上的一个小瓶子叼了过来。




  我把刀鞘拆下,将刀身放在白色的绒布之上,在切国的指导下拿起棉纱先清理刀身,灵力随着棉纱与刀身接触缓慢的修复着裂纹,并且将缝隙内的灰尘血污都清理出来,等我将刀身都清理一遍,手中的棉纱已经完全染成的红褐色,这振刀到底是经历了多少战斗啊……




  “接下来请使用这个。”小狐狸把一个小布锤交给我,我看了看切国,这玩意儿我真的不会操作啊?!




  “先用这个粉锤,可以沾一些粉,再用短绒布,最后用刀油……”切国简单的跟我解释了下手边这些工具的使用,步骤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麻烦的不行。




  等我一遍流程走下来,maye,比拆房都累。




  看着那闪着微光的刀尖,我突然有一种成就感,看见没,那样破碎的刀都被我修复好了,可把我牛比坏了,还没等我插会儿腰,一阵樱花吹了我满脸。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评论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