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尴尬癌现在走还来得及


3.我要对一期下手了,你们是无法阻止我的!


4.这个人要勤奋的日更了(假的)




十·三只狐狸


  “唔……”头疼……头好疼……像是针扎一般细密的刺痛让我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头发。




  “主君?主君您还好吗?”我迷迷糊糊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能模糊的看见一些温暖的金黄色。




  “嗯……头疼……”我的手中抓住了柔软的布料,一个翻身就顺着布料滚了过去,直接撞到了什么,从布料里透出浅浅的体温。




  暖的……我撞到什么了……暖炉吗?不对啊,这个分明是软的……




  “主君,快放手……”我手中的布料要被扯走了吗?不给,就不给。我握紧了手中的布料,那个声音的主人好像放弃了,转而喊道,“一期,快来帮忙啊。”




  一期?有点耳熟的名字,是谁?想不起来了。我只感受到一阵温柔却强势的力量把裹在我身上的布料都扯走了,一阵凉意让我忍不住抖了抖耳朵,本能的想要寻找热源的我眯着眼睛,眼前却被黑色的布料遮住了。一阵失重感让我有些不安,下意识的就抱住了离我最近的……等等这个触感?!




  “丫丫丫,主人赖床的样子和退有些像呢。”小狐狸的声音传来让我清醒了些。




  所以现在是什么诡异的情况?切国和小狐狸坐在我房间的毛毯上,而我现在……我转过头去,蓝发金眸的青年朝我温和的笑了笑,他的眼睛里映出我现在的姿态,何止是一个狼狈可以说的,身上的衣服松散的敞开,头发还乱糟糟的四处乱翘,更糟糕的是!我堂堂妖狐!居然!被!公主抱了!我的手!还抱住了人家的脖子!




  我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族人,我给妖狐一族丢脸了。




  青年几步就把我放回了床上,我忍住了想把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的欲望,在两人一狐的目光下强装镇定的整理好了衣服,抬头问他们,“你们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您昨天给一期手入完就晕倒了,”切国本来就不是很多话,小狐狸一来几乎就把解释这一任务包圆了。“姑获鸟大人吩咐我们照顾您,说您晕倒是大量使用灵力的副作用,希望您在成年之前不要大量使用灵力。”




  阿西吧,我这才想起来,还差大概一个月我就该成年了,这可真是要命了。醒醒吧作者是个不会写小黄文的,自然没有成年伴随着发情期这种糟糕的设定,只是我在这一个月内可能掌握不好灵力,说不定哪天起来就发现自己变回了狐狸的样子,这就很尴尬了!




  “好吧好吧,”我思索着想岔开话题,看着穿着运动服的蓝发青年问道,“唔……一期……是吧?”




  “是的,一期一振,是一振太刀。”一期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绀色浅千鸟纹的羽织给我披上,一举一动顺手的很,我恍然记起他昨天的自我介绍,是个有很多弟弟的家伙。




  一期的弟弟叫什么来着?藤四郎?“乱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都是你的弟弟吗?”




  “是的。”一期听了我的话微微垂头,想来他现在也是了解了这个本丸的近况了。“当时他们的性格并不是这样的,之后我因为重伤陷入了沉睡,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一期的表情带着悲伤,虽然我挺想安慰他的,但是做狐比较嘴欠,只能致力于岔开话题了,“过去的就过去吧,相信有哥哥在的话,那两个家伙能消停点。”




  “藤四郎们一定会很乖的。”小狐狸跳到我的脚边说道。




  啊,其实我不是很在意他们乖不乖,只要他们不会对切国动手就好了。




  “我一定会照管好弟弟们的。”一期恢复了温和的神态,相比于刚才悲伤的样子,果然这样顺眼很多。




  “对了,你们不会守了我一晚上吧?”我看了看,切国和一期都稍稍带着些疲惫的神色,不禁内心叹了口气,他们也太老实了吧,我只是睡一觉而已,没有必要这么紧张的。“好了好了,你们快去休息吧。”




  “我没……”切国扯了扯被单,得了吧,你连撒谎都要扯被子掩饰,我看不出来算我瞎啊!




  我拢了拢身上的羽织站起来,拍拍切国的肩膀,“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听话去休息,至少你现在还可以选择自己走回部屋还是被小生绑起来送回去。”




  切国突然瞪大了眼睛,好像惊讶于我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个表情还真是愉悦到我了。




  “对了,小生没记错的话,一期的房间该是太刀部屋吧?”我看一期点了点头才接着说道,“嗯,不如以后按刀派住把,一期你和你的弟弟住一间,去把粟田口的牌子挂上吧。”




  “是,感激不尽。”一期朝我行礼,我最应付不来这种特别讲规矩的人,一期的态度让我分明的感受到主人与刀剑的上下级区别,感觉和切国完全不一样,非常的……疏离。




  很快一期和切国都离开了,只剩下小狐狸还蹲在我的身边,试图扒着我的羽织跳到我的肩膀上来。




  “你这么小短腿,跳来跳去不累吗?”我把小狐狸抱起来放到肩膀上,它也十分顺从的在我的肩上盘坐下来,就像是一条狐狸围脖一样。




  我带着小狐狸从寝居走到书房,书桌上一摞摞文件吸引了我的视线,我上任总共也就四天吧?哪来的这么多的文件?




  “妖狐大人您醒了?”一个黄色的团子从文件堆里奋力的爬了出来,“您的身体好些了吗?啊这些文件的话不用担心,交给我就行!”




  我看了看那不知超过狐之助身体的文件,把狐之助拎了起来,“得了吧你这短胳膊短腿的,等你处理完怕是樱花都落完了。”




  我把狐之助抱到怀里,随手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大多都是以前的文件,“把这些文件整理出来干什么?”




  “这些是前任审神者的文件记录,按照规定处理的只有前期的一小部分,而中后期的文件大多都非常杂乱而且没有狐之助的信息记录,前任的狐之助应该也……没什么好下场。”狐之助说到这里讨好的蹭了蹭我的手臂,“因为太多的信息缺失造成了整个本丸出于不明状态,一方面是审神者需要定时向政府递交本丸现状的报告,另一方面把这些整理出来的话也会有助与妖狐大人您今后了解管理这个本丸。”




  看来狐之助还真是没有狐权啊,我揉了揉狐之助的脑袋,“好吧好吧,该干活了!”




  “对了妖狐大人。”




  “嗯?”




  “本丸的樱花是由您的灵力维持的,也就是说……它们永不凋谢。”




  真是够了不要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纠正我啊喂!



评论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