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一)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腐向


2.今天没什么想说的了,自己看文吧




十一·食物攻略


  “咕噜噜噜……”




  “妖狐大人……我好饿啊……”




  “我也是……好饿啊……想吃油豆腐寿司……”




  “唔……油豆腐寿司蘸芥末……”




  “油豆腐寿司怎么能蘸芥末!你这个邪教!”




  “不蘸芥末能吃?你才是邪教!”




  耳边两只狐狸叽叽喳喳的,我直接把手中的文件“啪”的砸在桌上,“再吵今天就吃狐狸肉寿司!”




  听了我的话两只小家伙终于安静了一下,真是的,果然这两只狐狸才是同一物种吧,话唠成这个样子。




  “可是妖狐大人,您也是狐唔——”狐之助话说到一半就被小狐狸一爪子把整个脑袋都按进了文件堆里。




  “这家伙什么都没说,主人您可以安心处理文件。”狐之助好像还想抬头似的挣扎了两下,又被小狐狸按了下去。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被它们这么一打岔我怎么还有心情看文件,再说现在确实到了晚饭的时间,说起来我午饭都没吃呢。“好了别闹了,小生去做饭,不过今天可没有油豆腐寿司吃。”




    “哇,主人亲自下厨吗,不管是什么菜都会吃干净的。”小狐狸跳到我的肩膀上坐下,这时狐之助才晕晕乎乎的把自己的脑袋拔出来。




  我把狐之助拎到怀里朝厨房走去,对了,我想起了那个温柔的蓝发青年。狐之助说过,刀剑付丧神与审神者的契约是由灵力结成的,那么我为一期手入的时候用了这么多灵力,算是结成契约了么?我能确定我对一期无法提起戒备心,而一期的态度也和那些付丧神完全不同……他现在是不是和切国一样是我的刀剑呢?




  “小狐狸,等下叫一期也来吃饭吧。”




  “好的主人。”




  看了一下午的文件我也有些累了,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看了看厨房里的材料还是决定做咖喱猪排饭好了。才把处理的好的猪排下锅炸,少年略带吵闹的声音就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一期哥!不要去了吧?”




  “一期哥,我还不想吃东西,我们回去吧……”




  “不吃饭怎么能行……”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一声咔嚓的轻响,“主殿?”




  果然是一期、乱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我把下锅的猪排翻了个面,招呼一期过来帮忙,“一期你来的正好,帮忙把桌子上的胡萝卜、土豆和洋葱都切了,唔,围裙在你左手边柜子的第二层。”




  “主殿,做饭这种事还是我来吧。”一期的反应和切国出奇的相似,只是做个饭而已需要这么紧张吗?




  我把炸好的猪排放到一旁的盘子上沥油,又夹了一块生猪排放到油锅里,“你会做饭吗?”




  “我会一点……”一期有点尴尬的样子。




  “那就是不会了,现在这里会做饭的只有小生,所以,想吃饭就听得小生的,懂了吗?”我挥了挥手中的筷子,毫不客气的开始指使在场的人包括两只狐狸。“小狐狸你帮我去把切国叫来,狐之助你还记得葱姜蒜和黑胡椒之类的调味料放哪儿了么?帮忙找出来一会儿用。啊一期,你和你弟弟把桌上的蔬菜都洗了吧,切成小块我等会儿来做咖喱汁。”




  说完我就接着炸猪排了,身后隔了许久才传来流水声,嘛看来有一期在可以安分不少呢。




  有他们的帮忙,做菜的速度快了许多,很快猪排就炸完了,蔬菜也处理好了,我将葱姜蒜和洋葱下锅爆炒,一旁的乱扯了扯一期的衣角小声说,“可以不吃洋葱吗?”




  当初下刀的时候这么狠,在吃东西的问题上意外的符合孩子的样貌,我把胡萝卜、土豆和蘑菇下锅,凉凉的说了一句,“好孩子不能挑食哦——”




  乱听了我的话转而一直瞪着我,哎呀被看两眼又不会掉块肉,你不是能得很吗?不服来打我啊略略略~




  “主君,抱歉我睡迟了。”切国赶来的时候身上披着的被单有些乱,几缕发丝还翘了起来,看起来可爱极了。




  我把一碗水倒进锅里搅了搅,把锅盖盖上,“没事没事,咖喱就快做好了,现在你们都去洗手,听到了吗?切国帮忙分发下碗筷吧。”




  把猪排切成细条摆在米饭上,最后浇上咖喱汁,晚饭就大功告成了。




  “那么,小生开动了——”我一天没吃东西早就饿死了,这么虐待自己的胃是及其不符人道主义精神的,我在心里给自己的胃道了个歉然后迅速开动,唔好吃,看来今天做的还不错呢。




  我尽力保持自己的形象,到是切国和一期两个是真的不紧不慢的细嚼慢咽,看看狐之助已经把大半碗都吃掉了,最后只剩乱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两个,拿着筷子不下手,偏偏又一副很想吃的样子。




  我又不会给他们下毒,这么扭扭捏捏的……脑细胞都用来妄想些有的没的的事了么?




  当然最后两个小家伙还是把饭吃完了,只是那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真是让我无力吐槽,大哥,吃个饭而已,有必要吗?




  酒足饭饱……嗯……虽然没有酒,我伸了个懒腰,困意又席卷了上来,啊做狐实在是太颓废了,这个点就睡觉……




  “主君。”我刚想回寝居,切国叫住了我。




  “怎么了切国?”我揉了揉眼睛,尽量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关于出阵,想问一下主君的安排。”有了切国的提醒,只顾着揉肚子的狐之助才接着说道,“妖狐大人,您已经四天没有做日课了……”




  “日课?”




  “是的,是每天要完成的任务,根据任务的完成度可以获得资源以及小判的奖励。”




  资源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担心,我本丸里就那么几振刀,还不见得是能听我的话乖乖出阵的,哪里有什么消耗。而小判就不同了,小判啊!造房子的钱啊!寮里那群大爷说不准就要来串门的,磕到碰到什么他们倒是不会受伤,可这些损耗都是要小判购买的啊!万屋不能用勾玉啊!




  被贫穷支配的我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为了小判我什么都愿意做。于是我迅速的在纸上写下四个名字交给切国,美好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准备出阵吧!刀剑男士!”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