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二)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腐向


2.鬼畜的第一人称


3.每天醒来都觉得自己欠了一章文




十二·如果如果


  “第一部队出阵,太刀一期一振,太刀江雪左文字,短刀小夜左文字,短刀乱藤四郎,胁差鲶尾藤四郎,队长是打刀山姥切国广,出阵地点是博多湾。”




  我强忍住打哈切的欲望,看了看那群不情不愿被我叫到庭院里的付丧神,“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现在说。”




  “主殿,虽然小夜和乱是满练度,但是日战战场对短刀很不利,非常容易受伤,最好还是让打刀、太刀或者大太刀上场。”一期的声音一出几乎就是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和我如此和平的说话难道是一件很奇特的事么?




  “那小夜左文字和乱藤四郎换成三日月宗近和压切长谷部吧。”我想了想,正好把这两位支出去,省的我看着不爽。




  “不,让我去。”一直站在阴暗角落里的蓝发孩子突然开口,他的眼睛是深沉的墨蓝色,盯着我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会攻击过来。




  “小夜!”江雪看着一身阴郁的孩子,摇了摇头。




  “江雪哥,我可以。”




  看看,多么感人的兄弟相互扶持相亲相爱的场面……我这个“幕后boss”都快要声泪俱下了好不好,我不想保持微笑甚至想说脏话。




  “那这样吧,第一部队切国,一期,三日月宗近和鲶尾藤四郎出阵江户时代的大阪城,第二部队江雪左文字,小夜左文字和今剑远征甲相骏三国同盟,第三部队压切长谷部,乱藤四郎和萤丸出阵元寇防垒。”我索性把所有能行动的付丧神都派了出去。“还有什么意见吗?”




  萤丸,长谷部两个还想说什么的样子,而三日月却堵住了他们的话头,“嘛,审神者大人的命令我们自然是不会违背的。”




  说的和真的一样,如果能背后下黑手怕是比谁都狠。




  “主君……”切国看向我,我现在简直是“山姥切国广式语言”十级,他这个开头我就知道他又开始担心有的没的了,我又不是柔弱的女孩子,担心的也太多了啊。




  我拍拍切国的肩膀,“放心,没事。”




  “不是啊妖狐大人……”狐之助扯了扯我的衣服,犹豫了下才开口,“您还没有给各位付丧神大人刀装呢?”




  刀……刀装?气氛突然开始尴尬,maye你们不能早说吗……更大的问题是,“刀装……是什么?”




  “您已经制作过刀装了,您忘了吗?就是在锻刀室和手入室中间的刀装制作室,您做的那些绿的银的金的球。”狐之助小声的与我解释。




  “那些啊……”听了狐之助的提醒我才想起来,我无聊的时候曾经进去玩过一会儿,后来发现只能做那些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球就放弃了。




  “是的那些就是刀装,刀装可以为刀剑男士承担伤害,不同的刀装可以提升不同方面的属性,而且刀装属于消耗品,是会碎裂的,所以要时常补充。”




  听起来和御魂的作用有些相似,只是不是永久可用的而已。




  好在刀装制作室并不远,很快我就把我做着玩的刀装都装在筐里拖回来,“那什么,小生不太懂你们需要什么,你们看着挑吧。”




  我把筐直接放到付丧神们面前,然后收获到了一堆怪异的表情。我跟你们说你们再这种表情我就要拿你们做表情包了!




  “太刀用轻骑就够了,胁差打日战的话,带一个盾兵再带个弓兵就好,打刀带轻骑轻步或者投石,大太刀可以带轻骑或者精锐,短刀可以带投石,弓兵和铳兵。”一期简单的给我解释了一下,就和切国一起把刀装都分发给了付丧神们,果然有个老司机指路会顺很多啊。嗯?我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哎呀哎呀,这么多特上刀装……”小狐狸趴在我的肩膀上小声感叹,直直的盯着框里的刀装逐渐减少。




  “怎么,你喜欢?我可以再做。”我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金色的刀装和金黄色的小狐狸很配呢。




  “身为狐狸的我是不能使用刀装的。”小狐狸摇了摇头,“但是这些对刀剑男士们确实非常有用的东西。”




  既然有用的东西,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给切国和一期多做一点吧。




  很快付丧神们就出阵的出阵,远征的远征,本来就不怎么热闹的本丸更是一下子冷了下来,狐之助被我丢给切国了,协助第一部队工作,只有小狐狸陪在我的旁边。




  听起来听寂寥落寞的,我的心情却是格外的放松,连天都变得更蓝了,远处的樱花树都变得更美了。




  “主人现在的心情很好吗?”




  “嗯,很放松。”我眯起眼睛,风拂过脸颊带着清凉的水汽,其中若有若无的还夹杂着樱花香。




  “我们给主人带来了很大负担吗?”小狐狸恹恹的垂着耳朵,尾巴也无力的垂着。




  我摇摇头,负担吗……相对于这个描述,我觉得更客观一点的话应该是,“是责任啊。”




  “责任?”




  我突然想起,我只是来完成委托的,委托完成之后呢?我会回到阴阳寮,那切国、一期、小狐狸和狐之助呢?切国大概会跟着我,一期和小狐狸……他们都还有放不下的同伴,狐之助是政府派发的式神……




  “主人?主人——”




  小狐狸的真的,有点吵,那声音喊得我耳朵疼。“停停停。”




  “哎呀哎呀,失礼失礼。”小狐狸放轻了声音,“只是刚才主人有一种……要突然消失了的感觉……”




  我有点惊讶,我只是想到了关于离开的事,小狐狸的感觉这么敏锐吗?“小狐狸,如果我不做审神者了……你们会怎么样?”




  “如果您不做审神者了……这个本丸大概会被取缔,付丧神们如果没有暗堕情况,也愿意接受新的主人的话,会被分配到其他本丸,如果暗堕或者不愿意再侍主……大概只有强制刀解了吧……”




  刀解吗……三日月那种精明的付丧神大概会选择前者,压切长谷部那几振激进的刀大概是逃不过刀解,一期呢?会说服弟弟和他一起认新主么?而且……“小狐狸你会怎么样呢?”




  “诶?我吗?”小狐狸晃了晃尾巴,“我原本就是鸣狐的随从狐狸,现在只剩我一个……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呢……”




  “虽然我也很想像山姥切先生一样跟随主人,但是……看着过去的伙伴一个个刀解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再承受了,一起跳刀解池也是可能的吖。”小狐狸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平静,我想起初见它时的样子,瘦小的灰扑扑的像只大老鼠,浑身是伤……为了同伴才这样艰难的活下去吗……




  那种深刻的感情……




  那种垂死的挣扎……




  我……




——————————


切国头一次出阵,二狐十分紧张但强装镇定的对他说————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帮我处理文件。”


“……是。”


论两个别扭的正确相处模式,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