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三)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这句话我自己都不信了),腐向


2.第一人称高雷,现在走还来得及


3.你猜我什么时候更新




十三·拆房禁止


  我觉得我要被这个本丸的付丧神感动了呢——




  ——骗你的。




  




  没有必要,他们也不需要我的同情,所有的道路都由他们自己选择,又与我何干?




  所有的美好都是要自己去争取的,自己在泥沼中止步不前,就算是给了他一根救命的绳子,也被当成会咬人的毒蛇,又有什么用呢?




  




  我无意再和小狐狸聊这种没什么意思的话题,转身回了寝居。如果你以为我会乖乖宅在房间里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我换上了套白色的运动衫,在小狐狸的各种唠叨下套上了件黑色的外套。




  “主人这是要出去玩吗?”小狐狸被我装在了外套的兜帽里,传出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粗去?唔系。”我的嘴里叼着一根金黄色的发绳,手中抓着的长发不知怎么的缠绕着我的手指,完全理不顺,很快柔顺的长发就被我弄得乱糟糟的。我索性就将这样乱七八糟的头发用发绳扎紧,四处乱翘我也懒得管了。




  “哈——哈啾——”




  “怎么了小狐狸?”我一扯帽子,把里头的小狐狸捞了出来,就看小狐狸不停地挠着自己的鼻尖。我仔细一看,一根白色的头发绕在它的鼻尖。伸手将头发取下,小狐狸才算缓了过来。“哈哈哈,抱歉抱歉。”




  “说的一点诚意也没有啊……”小狐狸趴在我怀里,刚刚几个喷嚏憋得它泪眼汪汪的,“跟み……さん……”




  “嗯?你说什么?”我带着小狐狸朝后院的耕地走去,总感觉漏听了点什么。




  “不,没有什么。”小狐狸不自觉的晃着尾巴,一颗小脑袋也晃来晃去的一点都不安分,看来不但是个话唠还是个多动症。




  “主人,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停下脚步,把小狐狸放了下来。“散步啊,新本丸建成以后接连着一堆的事,都没有好好看看这儿是个什么构造。”




  “这里的变动不是很大呢,就让我来为您引路吧。”小狐狸熟门熟路的跃上田埂,“这里是刀剑男士耕作的地方,因为化为了人形也会拥有人类一样的生活需求,再来嘛也可以起到一定的锻炼作用,所以会安排各种当番。”




  “这里是畑当番的场地,多用来种植一些当季的蔬菜食用,也会种一些调味料之类的。不过以前本丸付丧神的身体情况太差了,这里太久没有耕作就荒芜了。”小狐狸指了指耕地一旁的木屋,“那里是马棚,是饲养战马的地方,也是马当番的场地。”




  我随着小狐狸指的方向走到马棚。相比之前站在远处看,实际上这马棚比我预估的大了不少,少说也能养十多匹马,现在只剩下两匹马静静的吃着干草饲料。




  “哎呀哎呀,没想到它们俩还活着。”小狐狸的跳跃能力不错,直接跳到了栏杆上看着那两匹马。“它们叫白毛和青毛,并不是最好的几匹马,原来本丸的马还是挺多的,可惜大多数都死在战场上了。”




  我走到那两匹马旁边,拍了拍它们的头,而它们只是甩了甩尾巴好奇的看着我,非常的温顺。




  “砰——”不远处传来一阵巨响,我心里一紧,付丧神们不是都被我派出去了吗?怎么……




  我捞起小狐狸就朝发出巨响的地方赶,绕过几丛竹林就到了地方,我看着眼前塌了一半的房子……这才几天我的资产就要为负了!




  “咳咳咳……”一个黑色的身影被房子倒塌扬起的尘土笼在其中,我眉头一挑,这人,谁?




  我等到尘土散去才走近,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丧心病狂的拆我的房子!




  “哎呀哎呀,烛台切光忠先生?您还好吗?”小狐狸从我的怀里跃下,走到那人的旁边轻声问道。




  “咳咳咳,我没事。”烛台切晃了晃神,才抬头看向我,“是鸣狐吗?”




  烛台切金黄色的眼睛有些浑浊,看向我的时候下意识的眯着眼睛,看得出来他的视力受损了,居然认错了人,可是我明明听小狐狸说鸣狐已经在战场战死,身为同伴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消息呢?我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烛台切先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小狐狸担忧的问了一句,对烛台切的奇怪情况毫不意外的样子。




  “是鹤丸他……”烛台切看向倒塌了一半的房屋,“不过他现在应该冷静下来了,小伽罗和小贞怎么还不回来……”




  “大俱利先生和太鼓钟应该还在出阵中,相信很快就会回来的。”小狐狸熟练的安抚着烛台切。“烛台切先生最好还是收拾一下这里,不然大俱利先生和太鼓钟回来就没地方住啦,当然,我和‘鸣狐’也会帮忙的。”




  我听了小狐狸的话挑挑眉,哈……我可没答应,而且现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还没搞清楚呢。




  “是吧,‘鸣狐’……”小狐狸讨好的看向我。




  “嗯。”我还是答应了,啊当然不是同情心之类的,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好奇以前发生了什么,才让这群付丧神一个个都跟个问题儿童似的。




  “那麻烦你们了。”烛台切领着我们走进房间,右手边一片断木残渣,看着一大片裂口和许多整齐的切口,我只想问一句……现在辞职来得及吗?




  “没想到这次坍塌的这么厉害,看起来隔壁的仓库也倒了。”烛台切叹了口气,按了按自己的眉心苦笑着对我们说道,“能不能麻烦你们把鹤丸找出来,我的视力……”




  挥了挥手把小狐狸叫过来,我把堆叠在一起的木头一根根抬起,从倒塌的墙壁缺口扔到屋外去,而小狐狸身体小,就在缝隙中穿梭寻找鹤丸。




  “我找到了——”




  我将手中的木头扔出去,把剩下堆叠起来的木头稍稍抬起,给小狐狸留了宽敞一些的空间方便它把刀剑带出来。很快小狐狸就叼着一振太刀钻了出来。




  那是一振很漂亮的太刀,至少非常符合我的审美,只是刀鞘上零星有几片褐红色的血迹,还有些许的黑色裂纹。




  那些黑色裂纹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




  正当我准备将刀交给烛台切的时候,小狐狸重新钻进了废墟之中,很快又拖出了一个黑色的布包。




  这是……?!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