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六)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请速速撤离


3.二狐突然和博多达成共识,突然和大包平达成共识(?)


4.我,要搞事。我的发言完了




十六·浊气之源


  哈————欠。我揉了揉眼睛,昨天治疗鹤丸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灵力,搞得我不但起晚了,还没精神总是犯困。




  “唔啊————”小狐狸也被我带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的趴在我的肩膀上。




  “哈——哈啾——”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有点冷。”狐之助没精打采的垂着耳朵,眯着眼睛无力的缩在我怀里。




  “哟,主人早上好,看起来有些没精神啊。”鹤丸朝我打招呼,手上还拿着一串三色丸子。




  “啊。”我懒懒的应了一声,一阵凉风吹过,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连肩膀上的小狐狸都措手不及的掉了下来。




  “不爱护身体可是会让人头疼的。”说着我就觉得肩头一沉,抬头看去,鹤丸正叼着三色丸子,将他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唔……我们看起来差不多高啊,怎么外套大了这么多……”




  行了就你能,我才不是瘦弱,那是我骨架小,骨架小懂吗!我拽了拽有些滑落的外套,看在你是好心的份上,我就不说你了。




  “主君。”




  “主殿。”




  切国和一期朝我打招呼,他们的造型可以说是十分豹笑了,两个人的身上都灰扑扑的,头上戴着扫除巾也是黑黑白白,连脸上都蹭了些灰。




  “嚯,你们一大早拆房子去了吗,弄得这么脏?”鹤丸夸张的后退了两步,嗯……看着灰扑扑的切国和一期,我再看一眼几乎白的反光的鹤丸,我揉了揉眼睛。




  太白了,晃眼睛。




  “跟拆房子也差不了多少吧……”一期笑了笑,只是往常温柔的笑容在此时看起来竟然有些危险的感觉。“到是鹤丸先生,拆房拆的不利索,还留了半间和一地的垃圾,多污染环境。”




  “哈……哈……那不是状态不对没控制好力气嘛……”




  听一期这么一提我才想起那间被鹤丸拆了大半,连带着一个仓库都遭了殃的部屋,内心一阵扎痛的捂住了心口。




  “主君您不舒服吗?”切国走近几步,好像是介意自己身上脏并没有很靠近过来。




  “还行。”我看着被我抓的有些皱的外套,“就是心疼小判。”




  “相信主人和一期的弟弟博多藤四郎一定很聊得来。”鹤丸故作深沉的说道。




  我疑惑的看了一期一眼。




  “博多他……在理财上很有兴趣和天赋。”




  理财好啊,本丸现在就缺个能管小判的。我刚想问问一期关于博多藤四郎的事,一个碍眼人进入了我的视线。




  “ほ~大家聚在这里是在干嘛呢。”远远地,一坨靛色的不明物体慢慢的朝我们的方向靠近。




  我默默把总是滑落的外套穿好,捞起小狐狸放在了兜帽里,抱着狐之助,叫上切国和一期抬腿就走。




  “哦呀哦呀,被嫌弃了哦三日月。”




  “审神者大人请留步。”三日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叹了口气,这个付丧神到底想干什么……不管他想干什么我都不打算陪他搞事。




  “有事说。”这种态度可以说是很冷漠了。




  “您找到那四振刀了是吗?”三日月淡淡的说道。




  那散发着污浊气息的四振刀……三日月居然知道这件事,这下我真的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他们不是为了伙伴排斥审神者甚至不管好坏的,一开始就想杀了我吗?他难道不知道留着这种东西在本丸里,他的伙伴都会被浊气侵蚀堕落吗?




  “你说的是……”鹤丸显然也是知情人之一,当然他的反应就不如三日月淡定了。“三日月宗近,你疯了吗?!居然带检非违使到本丸里,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这个时候的三日月终于没有了往常那碍眼的笑容,冰冷的目光让人猜不透这个家伙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知道你还……”




  “检非……违使……”我看了看陷入争吵的两人,带着疑问的眼神看了看一期。




  一期的脸色也在鹤丸和三日月的话语中变得奇怪起来,“检非违使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维护历史的存在,只是他们攻击的对象不只是溯行军,还有我们这些有可能对历史造成影响的付丧神。”




  “也有传言说……刀剑付丧神暗堕后失去理智就会变成时间溯行军或者检非违使……”鹤丸也没了嘻嘻哈哈的样子,神情严肃的说道。




  “暗堕……你一开始刀身上的黑纹?”我看向鹤丸,看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太激动,才转而对三日月说,“那四振刀被我暂时封存起来了,你想要小生做什么?”




  “破坏那四振刀。”三日月不说一些拐弯抹角的话的时候,勉强还算顺眼。




  “如果只有破坏这一个办法的话,我会的。”跟随在晴明大人身边这么多年,遇见这种情况我已经习惯性的往身上揽,简直贯彻了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可惜没有奖金。




  “三日月,好歹要给个解释吧。”鹤丸抓着手臂目光灼灼的看向三日月。




  “哈哈哈……有审神者大人这句话就放心了,啊年纪大了记性有些不好,是该叫——主君。”三日月一副尬聊的样子,还强行无视了鹤丸的话。




  “不用了,小生和你不熟。”面对三日月的主动示好我表示……真的不需要,我也确实不喜欢和三日月这种性格的多交流。




  “以后总会熟悉的。”三日月对我的态度……一如我对他的,完全不在意。




  所以这个付丧神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啊?!你不能仗着你天下五剑,还是最美的那个就觉得我要和你接触啊,就算我们勉强算同事必须要接触,我也没必要和你熟悉吧?!




  天下五剑什么的,最讨厌了!




  “小生累了,要休息。”懒得再和三日月扯淡,我带着两只狐就回了寝居。一方面确实是需要好好休息来,而另一方面……




  “小狐狸,这件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您是说……”




  “三日月宗近把检非违使带回本丸的目的。”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