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七)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现在走还来得及


3.欠了小祖宗日更,我,继续搞事




十七·往事


  “我不知道。”




  被我放在兜帽里的小狐狸动了动,传出来的声音有些闷,“我并不知道三日月先生将检非违使带到本丸里来。虽然不知道三日月先生想干什么,但是我相信他……肯定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的。”




  是啊,我也相信这种满脑子算计的家伙不会干这种蠢事,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才会把危险的东西放在身边,几乎是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




  盯着?这时我才恍然记起,三日月所住的部屋和那个仓库只相隔了一条小路,如果按照仓库的门窗布局来说,仓库反倒离三日月更近一些。




  掩人耳目将检非违使带回本丸,还这样放在附近就近监视……难道说是有什么必须将它们带回来的理由么……




  “砰——咚——啪——”




  “疼……”我抱着脑袋蹲下,被袭击的地方竟然鼓起了一个包,一碰就痛的我指尖都在打颤。




  “妖狐大人,您还好吗?”狐之助在我身边绕着圈,绕的我眼花。




  “不……没事……”疼痛稍缓,我慢慢放下手,一只纸鹤飞落停在我的掌心。我日观天象掐指一算,晴明大人怕是要坑我。




  “主人,这是什么?”小狐狸叼着一个小布包拖过来,上面的绳结已经松散了,缝隙间可以看见浅浅的木色。




  这个便是刚刚袭击我的凶器了,我将小布包拎起,没想到东西小小的,分量到是挺沉的,也是,不沉的话怎么对得起我头上的包。




  几下把布包拆开,我看着手中的物件……晴明大人大概不是想坑我,这是压根儿不想管我了吧?这特么给我包四个绘马什么意思,叫我自求多福吗?我拆开了手中的纸鹤,好消息是上面有字,坏消息是写了还不如不写,就三个字“桜花树”鬼知道什么意思啊?!




  将绘马放到一旁的柜子上,就算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使用,既然晴明大人送过来,那必定是能用的上的东西。




  “对了,狐之助,你帮我去把鹤丸叫来吧。”我揉揉眉心,一期是沉睡太久不太清楚情况,三日月那个样子心里估计另有打算,不见得会把全部都告诉我,也只能看看鹤丸哪里有什么消息了。




  狐之助虽说贪吃了一点,在跑腿这方面到是很有效率,很快就把鹤丸带来了。




  “哟主人,”鹤丸此时浅笑着,只是眯着的眼睛透出些许沉重的情绪。“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有事才找你来,”我看了看鹤丸,他的身上莫名的多了点违和感,“不想笑就不要笑了,小生又不会勉强你。”




  鹤丸听了我的话也不再绷着笑脸,那种莫名的违和感也就消散了。




  “小生想知道一些事,关于检非违使,关于三日月,还有你是怎么暗堕的。”我静静的看着鹤丸,我并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我,总归比三日月把事情坦白的可能性高一点。




  “其实关于我是怎么暗堕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是鹤丸说话的时候神情严肃,我几乎要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我们当时在厚樫山遇到了检非违使,当时我拼尽全力和检非违使同归于尽,原本以为会这样死在战场上,检非违使消失的时候我却发现有一点不属于我的灵气沾染在伤口里,缓慢的恢复着我的伤势。也是因为这个我保住了命,之后的……你也就知道了。”




  浊气侵蚀本来应该加重伤势才对,可事实却是这些浊气反而保住了鹤丸的命,虽然也让他性情大变就是了。




  难道这就是检非违使源源不绝的原因吗?感染付丧神成为检非违使?




  而相比于检非违使的成因,我更想知道的是……




  “你知道三日月想带检非违使……或者说这一类的危险‘物品’到本丸里?”我眯着眼睛看向鹤丸,就算是并没有确切的知道,鹤丸那个反应也可以说明,他曾经隐约猜到过。




  “啊……主人还真是敏锐啊,”鹤丸苦笑,手一撑就坐在了我的桌子上,双手指尖交错,好像是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开口道,“我一开始确实有感觉到三日月想做什么,当时前任审神者对付丧神们的压迫几乎是到达了顶峰,几天之内,将近十个伙伴离我们而去,三日月那个家伙也应该是觉得不能再等待时机下去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带检非违使回来。”




  前任审神者?这又和检非违使扯上什么关系了?一个接一个的谜团几乎把我搞晕了,我本来就不是喜欢什么弯弯绕绕的,但这件事却无法暴力解决。我感觉我的眼前摆着一个杂乱的大线团,我想把它整理清楚,可那线头却不在我手里。我戳了戳趴在我身边的小狐狸,“关于前任审神者,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听了我的话,鹤丸也看向小狐狸,毕竟他在那之后受了重伤,又被浊气侵蚀,想来也无法保持清醒的状态,更别说知道本丸里发生了什么了。




  “额……您想知道些什么呢……”小狐狸被我们俩盯得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可怜兮兮的感觉。




  “从鹤丸重伤到我接手这个本丸这一段时间,所有的事,懂?”




  “我明白了,那就从……烛台切先生的失常后说起吧……”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