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八)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迷幻至极的第一人称


3.将搞事进行到底




十八·神明


  父亲喜欢夜景。




  因为这一点,我小时候经常和父亲在庭院赏夜景,父亲在樱花树下和大天狗一起聊着我不太懂的问题,两人相对酌酒,而我闲不住,就喜欢爬树,坐在樱花树的树枝上,闻着浅浅的樱花香,整个阴阳寮尽收眼底,还有那混在夜色了点点的烛光都格外的让我安心。




  而此刻,虽然我不在阴阳寮里,好在这儿也有棵樱花树。本丸里的樱花树比阴阳寮里的樱花树还要大上一圈,枝干壮实,我干脆靠在了树枝上,樱花的花瓣随着微风缓缓飘落,花枝间隙,依稀可见天空中那轮清冷的圆月。




  我伸出手,月光被我的指尖揉碎,零落的落在我的脸上。我的心绪却依旧不能宁静,我叹了口气,自从来了这个本丸之后我叹气的次数直线上升,这样下去,我未老先衰了怎么办?




  我望着夜空中那轮圆月,又想起了几天前小狐狸和我说的话。恕在下直言,全是没有用的废话,什么叫三日月找了审神者两次就迫使前任审神者离职,他要是这么能,会让这个本丸变成这个样子吗?




  我默默闭上眼睛,微风拂过携带着几片花瓣落到了我的脸上。这几天来情况好了许多,本丸的日课也能正常完成了,那些搞事的付丧神也安分了许多,想来这里面都有三日月的暗中操作。平时的炊事也有烛台切来帮忙,如果能不要一直叫我鸣狐就更好了。叫乱和鲶尾两个小家伙干活也不用总是拉一期来监工了。总的来说,本丸的整体情况是越来越好了。




  “主君,您不去休息吗?”




  我睁开眼朝树下看去,是江雪左文字和小夜左文字,我就说嘛,一到晚上就睁眼瞎的太刀怎么会发现我在树上。




  “没事,睡不着就出来赏月了。”我翻了个身趴在枝干上,“这几天麻烦你们跑远征了,要不要休息两天?”




  江雪摇摇头,原本冷淡的面容上隐约带了丝笑意,“不用了,我本来就不喜欢战争,远征这种调查为主的任务很适合我。”




  “我也,很喜欢。”小夜紧紧的抓着江雪的手,默默的出声。




  虽说这个孩子一言不合就把复仇挂在嘴边当口头禅,却比粟田口家的那两个乖巧多了,只要江雪好好的他就绝对不会出乱子。




  啊……兄控真是个好属性。




  “天色已经不早了,主君还是注意休息。”我怎么不知道江雪你还有这种说教人的属性啊。




  “好的好的——我知道的,到是你们明天还有远征任务,快点去休息吧。”




  “嗯,晚安。”




  “晚安。”




  我目送着左文字家的两位远去,小夜稍稍走在前面给自家哥哥引路,两人时不时对视一眼,兄弟之间的感情真是好啊……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也开始想念起父亲他们起来。




  果然大半夜的不该想太多东西,我按了按额角,再这样瞎想下去,今天晚上真的不用睡觉了。我扶着树干站起来,粗糙的树皮蹭在手心,我的思绪突然拐了个弯,这棵树不会是个“男孩子”吧?相比之下樱的“皮肤”可好上不少。




  我从树上跃下,一边走边思考,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东西……忘记了什么呢?




  “啊!”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安逸了几天把脑子养傻了吗?!




  大多数的精灵妖怪都是在漫长的年岁中积攒了灵气而成的,而这些对于植物类的妖怪格外的难,当然请不要算上萤草,她的种类是你爹。据说一开始樱和桃来到阴阳寮的时候也很弱,都是晴明大人全力的培养才有现在的强大灵力。




  那本身就具有强大灵力的这棵樱花树呢?为什么我感知不到一点点的灵识……我不禁想起一开始进入这个本丸穿过的一层禁制,也许正是这个导致了它空有灵力而无法成为精怪。




  这么想着,我已经一路走到了寝居门口,我大概懂了晴明大人的用意,一切的突破口就在这樱花树上。




  “主人……嗷呜……您怎么还没睡……”小狐狸一摇一摆的走到门口来,看着下一秒就要摔地上了似的。




  我一把捞起小狐狸,它倒好,直接靠在我怀里就秒睡了。我把小狐狸放在枕头边,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睡。




  樱花树下埋着尸体,我忘了这句话是从哪儿传来的了,虽然扯淡了点,但是有一点是真的,樱花木确实和桃花木一样有镇压鬼魂的作用,同样的,也有祛除邪气的功效,用来祛除那四振刀的浊气还不用我的灵力岂不是美滋滋。




  那要怎么借助樱花树的灵力呢……阵法之类的不是我熟悉的业务范围,再去问晴明大人说不定还会被源博雅拦截。啊……真是让人头疼。我睁着眼睛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这不会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晴明大人已经给我提示樱花树了,他这样细致的人怎么会忽略净化的方法呢?




  我猛地坐起身来,晴明大人唯一给我的只有那四块绘马了。绘马……这种祈愿用的东西和净化能有什么联系……拿过柜子上的绘马,我仔细的看了看,和神社的绘马没有任何区别啊?绘马……神社?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我从窗口望向远处的樱花树。




  神明……大多数是诞生于信仰。像晴明大人的式神一目连,就曾经是被供奉的风神。神明中也有等级之分,像那些入住高天原的神明,是不会消失的,而散落在人间的小神却会随着灵力的衰弱或者信仰之人的消失而死去。




  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灵力……但是,真的要信仰一颗樱花树,信仰依附它而诞生的神明吗?我叹了口气,这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因为我不信仰神明。




  啊……果然还是太烦了,我默默的躺回床上,等明天问问切国他们吧……我这么想着……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过去,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为什么……不直接折断‘它们’呢?”




————————————————————————————


以上都是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信了,说明我编的太认真。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