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九)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现场——请不适者撤离——


3.沉迷联队战却还没接回大包平的咸鱼今天也在拖更呢,甚好甚好




十九·坑人者恒坑之


  这一觉睡的我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间总觉得有什么人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了什么,烦人的很。醒来之后更是浑身酸疼,要不是我确定自己没有梦游症之类的,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大晚上跑去拆本丸了。




  我几乎是闭着眼睛洗漱完,换好衣服出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愣了许久才想起来,小狐狸和狐之助都不在。狐之助跟着江雪他们去远征了,而小狐狸跟随粟田口家的几位出阵去了。




  “哈啊————唔……”我打了个大大的哈切,想起昨晚的事儿才勉强打起精神,我现在急需和切国商量一下。




  切国所住的部屋在重建后,就安排的离我比较近,没多久就走到了。




  “笃笃——”我敲了敲门,“切国你在吗?”




  “主君?”屋内传来了切国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串东西撞到的声音,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几声脆响,不知道是不是摔碎了杯子之类的。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小生进来了哦。”我推开门就看见切国只穿着衬衫长裤,惊慌的看向我。




  别吧老哥,我又不是来捉奸的,你这幅表情就很奇怪好吗?虽说我们都是男的但是你实在很介意的话让我等一下也是可以的啊……一句话的事嘛……




  看着切国几乎将他的被单给扯破,我才干巴巴的问了一句,“需要小生出去一下吗?”




  尴尬的气氛溢满了整个房间,切国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奇怪了,放开了手中的被子,转而端正的坐在我的面前。“没事,主君找我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事,那四振检非违使我已经找到方法处理了,以不破坏他们为前提。”这个方法虽然不确定,却是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一个了,我叹了口气,目光扫过一处便无法移开视线。




  切国的衬衫……扣错了一颗扣子,看着就很难受,甚至想上手把扣子全部扣对。




  “有办法了?会对您有影响吗?”切国微微皱着眉头,露出些许不赞同的神色。“为什么不直接破坏他们呢,检非违使与我们本身就是敌人,实在难以解决也可以报告给时之政府……”




  对于现在处于被封印状态的检非违使,只是破坏的话是非常容易的,即便是切国这样战场经验很少的付丧神也能做到,更别说那个精明的不行的三日月宗近,但是为什么这么久他都没有动作,甚至要求我来破坏它们。虽然这一点我到现在都想不通,但是我相信,“直觉,这四振刀不能破坏。”




  “不过小生也想到了解决的方法,理论上是可行的,就差实践试试了。”我抑制住蠢蠢欲动的手指,勉强自己移开视线看向庭院远处的樱花树,切国也注意到我的视线,跟着看过去。




  “樱花?”切国显然是不太明白我的意思,当然了要不是晴明大人我也不知道还能有这种操作。




  我点点头,拍拍切国的肩膀,就感觉手下的肌肉一紧,他看向我,盯的我快浑身炸毛了,“我有不祥的预感。”




  “不不不,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啊山姥切国广同志,你这样的思想很危险的。”我板着脸,一只手捂着心口作痛心疾首状,“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切国的嘴角抽了抽,最后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主君您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少年人这就遭不住了还有点嫩哦。“那就拜托切国啦,把樱花树附近弄个小神社出来就行,不用太复杂。”




  “神社?”切国一副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在得到我肯定的眼神之后才说道。“好吧。”




        “对了,切国你的扣子扣错了哦。”“好心”的提醒了切国一句,困意又涌了上来。我揉了揉眼睛打起没细看他的神色就匆忙告别,再次回到寝居。难道是要成年来的副作用吗?毕竟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反常了。我折出一个纸鹤放飞,问问父亲具体的情况。




  不过也仅仅坚持到看着纸鹤消失在视线之中,我又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你这种家伙,靠着长辈的溺爱长大,愚蠢,懦弱,懒惰,一无是处,简直就是个废物。】




  神经病啊,在别人睡觉的时候说这种话,中二症放弃治疗了吗?当自己是谁啊?!我烦躁的想挥手赶走耳边扰人的噪音,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甚至连喉头都有种被人扼住的窒息感,越缠越紧。




  愤怒的情绪将最后一点困意驱散,我睁开了眯起的眼睛,身旁的场景并不是我自己布置的寝居,而是一片灰白色的空间。




  这是哪儿?我紧抿着唇,现在我根本没有办法出声,整个身体都被黑色的雾气环绕,随着雾气的收拢,那种被压迫的窒息感也逐渐加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尝试着调动妖力,可是身体里的力量像是被什么东西封住了一样,完全无法调动。




      【放弃何种无谓的挣扎吧,你是无法反抗我的。】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却看不到说话的人在哪儿,神特么这个时候搞个全方位环绕立体声来故弄玄虚,不是脑子有病就是丑的没脸见人。像是反驳我的腹诽,不远处渐渐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显现。我眯起了眼睛,这个身影,让我觉得有几分熟悉。




       “你是谁……”我几乎是从齿缝之间挤出这句话。




        【我?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那个身影低低的笑了起来,是的,我应该知道他是谁,连笑声都该死的熟悉,可我偏偏就是想不起这个人是谁,这种感觉让我几乎抓狂,但是我不能,我的身体还被限制着。讨厌,太讨厌了。极度的厌恶让我迅速从烦躁的情绪中冷静下来。




        【连自己即将面对的对手都不知道,哈,我该说你可悲吗?】




        “小生可悲,就你能,技能点全点嘴炮上了吗中二病。”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人说话的腔调实在是太恶心了。




        【你……你……】




        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气结,不是吧,这就不行了,哥们儿你是来卖萌的吗?我是不会夸你可爱的哦!




        【哼。】那个黑色的身影终于不在远处站着了,慢悠悠的朝我走进,他白色的长发披散着,穿着黑灰色的和服和靛色的羽织,浑身都萦绕着一股黑气。




         妈耶这么刺激的吗?这老铁长得和我一毛一样?!我居然和一个智障中二病撞脸了!此刻我内心平静甚至想上论坛发帖,遇见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中二病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严肃不过三秒,没救了没救了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