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一)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满脑子骚操作


3.咸鱼如我还是没接回大包平,嘘不要让莺看见


4.二狐:这是一只对拍肩有蜜汁执念的狐




二十一·父亲的教诲


  父亲说,除了妖狐一族,长得越对你胃口的男人越不是什么好东西。




  父亲说,绝对不能跟不熟的男人睡觉,纯盖棉被和18禁都不行。




  父亲说,越想要靠近你的不熟悉的男人,越要离得远一点。




  父亲说,就算你喜欢一个人,也绝对不要当捅破窗户纸的那一个,更不要说喜欢这个词。




  父亲说,未成年狐不准谈恋爱,好狐不能早恋。




  




  小狐丸把我放到了床上,当然也仅仅是放上去了而已,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抖了抖身上的毛,在床上晃了两圈,最后选择在他的枕头上坐了下来。我也很想直接跑掉,但这个想法太不切实际了。就算太刀夜里瞎,也不会看不见我这个在夜里几乎算是个发光体的白色狐狸吧?!我只能将逃跑这个选项暂缓,转而和小狐丸大眼瞪小眼。嗯,我觉得我的眼睛更大一点。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感觉到身体里的灵力也在逐渐恢复,在天亮之前应该就能恢复人形了,而在这之前我要先从这里逃走。我起身朝门的方向走了几步,小狐丸也动了动,也许他是想抓着我玩,也许他只是想看看我想干什么,但这些都不是我在意的了,动用灵力引来些许的风,我转身就从窗户跃了出去,随着风力的加持小狐丸根本反应不及。




  也许是我跑太快了小狐丸追不上,也有可能是他根本就不想,无论是哪一种的结果都是,我终于安全的溜进的切国的房间。




  切国对于自己的外表总是非常在意,甚至喜欢把自己弄得有点脏兮兮的,一边说着自己是仿品这样才适合,或者这样就不会被拿来和山姥切比较之类的话。但是切国的房间和他的外表不太一样,干净整洁井井有条,架子上放着一些书还有一起去万屋买的小玩意儿,房间内也摆了几盆小盆栽。我在房间里绕了几圈吗,才跳上切国的床,坐在了他的胸口。和白天总是遮掩自己的样貌不同,睡着的切国面目平静,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红晕,金色的发丝有些凌乱的落在前额和耳侧,稍长的睫毛落下一片浅浅的阴影,看起来恬静极了。我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有点超速了,这大概就是草爹她们口中的天使了吧。




  “唔……”切国动了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于是大眼瞪小眼的场景再现,嗯……这回应该是切国的眼睛大一点,惊吓到瞪大了。




  “主……主君?”不愧是我家的初始刀,一眼就认出我了。我刚想拍拍切国的肩膀安抚他一下,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小短腿,还是改成低头蹭了蹭他的脸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切国的脸颊更红了,我的毛挺软的啊,不至于把脸颊都蹭红吧?我心虚的从切国身上下来,跳到了不远处的小几上。




  切国只穿了白色的T恤,也顾不上套个外套什么的,盯着坐在小几上的我,到是比我都紧张些。“主君你这是……变不回去了吗?”




  我看了看四周,正好身边的茶杯里还有点水,直接把爪子伸进去,用水迹写下一行【不用担心,天亮就会恢复了。】




  “这样么,那就好。”切国松了口气,找了条干净的帕子把我的爪子擦干。




  我收起爪子,在切国的手上踩了踩,总感觉这个有点别扭的青年开发了什么奇怪的属性……emmm人妻?




  “哈——切”切国忍不住打了个哈切,也是,最近又是弄小神社又是出阵的总会疲累,我还在大半夜把他吵醒了。




  看着切国困倦的垂着眼睫的样子,我跳到他的床上,找了个暖和的位置趴下来。




  “主君?”




  我侧过头看了看切国,也打了个哈切又趴下了,打哈切是会传染的,睡意也会,才醒来不久的我现在也有种想睡觉的欲望了。




  切国在我的注视下僵硬着手脚重新躺回床上,我不太懂他在紧张什么,是因为多了我就不太习惯吗?明明床挺大的,切国也不再平躺,而是面对我侧躺着,好像怕压到我似的。我干脆仗着体型小巧直接钻到了他的怀里,这回离得近了,我成功的够到了他的肩膀然后拍了两下。




  也许是感受到我传达的安慰的意思,很快切国就放松下来,呼吸也慢慢的变缓了,我也渐渐的睡了过去。反正父亲说的不能和不熟的男人睡觉,切国又不是。




  




  这回醒来的时候总算是天亮了,我也变回了人的样子,只是什么都没穿的状态稍微有点不习惯。当然贴心的切国君已经帮我把衣服放在床头。换好衣服出门,我就非常倒霉的遇见了三日月宗近。这家伙扫描一样扫视过我的全身,看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他的身后正是我昨天晚上遇见的小狐丸。




  时运不济,天要亡我。




  可以倒带重来吗导演?




  “主君要注意身体啊——”三日月说这话的时候颇有种揶揄的意味,作为被说的这一方我表示非常不爽,当然我不是那种心里不爽还会憋着的狐,直接就板着张脸白了三日月两眼,如果他没有其他的事说我大概会送他一句滚。“我带小狐丸来见您。”




  小狐丸上前两步对我行了个礼,“锻造中配合刀匠下锤者为狐,故吾名小狐丸,小为谦称,绝非指身形大小,与三日月殿下同为三条宗近所铸。”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狐丸,虽然和三日月是兄弟,但是比三日月顺眼多了,浅浅的微笑和周到的礼仪尽显平安贵族的优雅,只是那双赤色的双瞳让我有种被盯上了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主殿。”一期拿着一叠文件走过来,小狐狸懒散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狐之助缀在后面几步。“时之政府发来了文件。”




  我接过文件到不是强制任务之类的,而是定期一次的审神者会议,每位审神者可以带三位付丧神前往,而日期是明天。




  审神者会议,相必是要和那些人类接触的,在人选方面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三日月,把他推出去和那些人打交道应该不成问题,只是据说他还是许多审神者求而不得的稀有刀剑男士,带他出去怕是还会惹来一堆麻烦。“我知道了,一期你有人选推荐吗?”




  “长谷部、三日月和江雪都有随同前往的经验。”一期想了想才说道,他沉睡的时间有些长,对于其他人有没有去过并不了解。




  我默默的把江雪的名单划掉,最近安排他和小夜远征有些频繁,原本就准备这两天给他们放假好好休息一下的,压切长谷部……待定吧,毕竟他对审神者的反应太过激了,会议又全都是审神者,难说会不会引起骚乱,三日月……算了吧我还没打算在一堆人类里太过瞩目。




  “人选就定小狐丸,压切长谷部和鲶尾藤四郎。”



评论

热度(117)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