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四)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忙着搞事没空吐槽


3.关于绘马能不能挂树上我不知道,我瞎掰的你们别信


4.战扩我要带着萤总狂揍明老板!次次坠机!62把两队小短裤刷满级了你都不来!懒死你算了!




二十四·转机


  诅咒?诅咒……我揉了揉额角干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这回还真是头疼了。




  对于诅咒我了解的不多,但也绝对不算少,毕竟丑时之女就是一个擅用诅咒的式神,相处之下我也多少了解到诅咒都是需要媒介的,用不同的媒介布下的诅咒也多种多样,在现在不知道早笕到底是通过什么给长谷部下了诅咒的情况下,我们就算知道这是什么诅咒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更何况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诅咒。




  到底还是要先问问“专家”意见,我折了个纸鹤先问问丑时之女吧。




  “碰——”隔壁突然传来中午碰撞的声音,惊的我一颤才回过神来,一拍桌子大喊,“特么的还没完了。鹤丸!给老子拿绳子来!”




  还没等鹤丸给我拿绳子,门外就传来一期幽幽的一声,“主殿,爆粗口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优雅,矜持,气质。我心里默念了几句,以后我会记得把粗口憋在心里的,做好了心里建设后才打开门,看着守在隔壁房门前的一期问,“鹤丸把绳子拿来了吗?”




  “来了来了——主人接好哟——”鹤丸刚赶到不远的拐角处,直接朝我这边扔过来。




  我连忙拉了一把一期,伸手将绳子抓在手里,按照一期刚才站的那个位置,怕是要被砸到后脑勺。也不知道鹤丸是哪儿找来的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入手沉甸甸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铁链子呢。




  “你们俩退后吧。”




  我将绳子绕在左手臂弯处,握紧了手中的扇子,直接一脚把门踹开,一个拳头就直朝我门面而来。我朝右侧一晃身形,手中的折扇击打在长谷部的臂弯关节处迫使他收手。我不禁庆幸自己真他娘的机智,先把长谷部的本体刀给上缴了,要是真让他拿着刀发疯还不拆了本丸。




  这个时候就体现了拳头硬的重要性,没两下长谷部就被我放倒了,我还用绳子把他浑身上下捆得跟个粽子似的。




  “完工。”我看长谷部都这样了还不安分,干脆把他捆在床上。




  “主殿,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一期看了看长谷部叹口气道,“要是在我们没注意到的时候让长谷部君挣脱了……太危险了……”




  一期的担心不无道理,付丧神们共同作战这么久,早就相互熟悉对方的气息,就算提醒他们长谷部现在的状态不对,也无法一下子防备起来。白天还好,晚上才是灾难,毕竟这个本丸还是夜里瞎的太刀占大多数。




  “但是相比之下小生更担心你们啊……”我看着长谷部空洞的眸子更觉得头痛,也不知道拖久了会对他有什么伤害。




  “我们?”鹤丸挠挠脸颊,显然不知道我在指什么。




  “长谷部中的诅咒是早笕,也就是你们的前任审神者下的。”我的话音刚落,两位付丧神的面色皆是一沉,“小生最担心的是你们也有什么媒介在他手上……”




  房间里的气氛随着我的话变得沉默而压抑,想来也是,如果我有什么把柄在敌人手上,怕是更不淡定的去找那人拼了。




  “あ——る——じ——さ——ま——”乱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很快一个橘色的脑袋就探进了我们所在的房间,“啊哈~找到了哟~还有鹤丸先生和一期哥,吃饭了哦!”




  “吃饭?”我歪了歪头,我和一期都在这儿,本丸还有谁能做饭……他们别真是拆厨房了吧?!




  “是烛台切先生哦!”乱窜进来就一边拽我的手一边推着一期的后背,“走嘛走嘛,一期哥、主人我好饿啊……”




  都这样了我哪有心情吃饭,不过最后还是磨不过乱被拽去饭厅。等我落座的时候就看着两只狐狸已经躺在桌子上挺着个圆滚滚的肚子走不动路了。




  我把小狐狸捞过来,指尖在它的肚子上按揉着,这才几天就被狐之助带坏成这样,哪天鹤丸告诉我这两只狐狸吃东西把自己撑死了我都能信。




  “鸣狐也来了,我今天做了很多油豆腐哦,请尽情享用吧。”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青年将一盘油豆腐放在我的面前。同时,我也收到了在场所有人的注视,包括才刚踏进门的三条家。




  这就贼特么尴尬了啊老铁!




  好在大家都清楚现在烛台切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大家使出浑身解数岔开话题,总算是没让他再来注意我这个假鸣狐了。




  “情况怎么样了?”小狐丸坐在我的身边,同样也端了一盘油豆腐,低声询问道。




  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头绪。”




  “不要着急,会有办法的。”小狐丸微微笑着安抚了我一句,就开始专心的解决眼前的食物了。




  “但愿吧。”我喃喃道。




  




  庭院的樱花树有了些许的改变,树下被搭建了一个小神社,将那四振检非违使镇压在此处净化。我习惯性的爬上樱花树,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喜欢这样做。站在枝干上,四个绘马就挂在离我不远的位置,上面是我用灵力刻下的字。




  「希望大家能恢复原样。」




  啊如果绘马的祈愿真能有用的话……希望能快点找出破解诅咒的方法,希望这个本丸能变得和平,希望我能咸鱼一点不要再撞上这样那样的事了,希望……想要的太多了啊……我躺在树枝上满眼是深深浅浅的粉色,由远飞近的蓝色纸鹤是这般的显眼。




  等等?蓝色的纸鹤?




  我将纸鹤抓在手里,迅速的拆开,纸上只有一行娟秀的小字。




  「正西北方,转机之地。」




  果然只有比丘尼大人才是靠谱的典范啊!这占卜来的太及时了!



评论

热度(134)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