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五)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


3.祝大家战扩出货




二十五·前辈家的修罗场


  “主人,到底还要走多久啊……”乱扯了扯我的衣袖问道。




  “走完这一片吧,都走了这么久了。”




  “好吧……”




  在收到比丘尼大人的占卜提示之后,我就带着乱和切国出门了。原本以为已经给了方位应该很好找,没想到我现在才知道我的本丸附近的一大片其他的本丸都是废弃或者搁置的本丸,根本没人!沿着正西北方走了很久,就在我都快放弃了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座本丸,一座有人居住的本丸。




  “就是这里了吧……”我在那座本丸的正门前站定,棕色的大门上挂着一个小木牌,上面刻着一串数字「30230」,看来是本丸的编号。




  我伸手敲了敲门,一串清脆的铃声传到远处。




  “请稍等一下……”很快门就打开了,厚藤四郎站在门口问道,“请问你们是?”




  “小生是96726号本丸的审神者,有非常重要的事找这座本丸的前辈。”我紧张的扶了扶脸上的面具,从门口倾泻而出的灵气温和而磅礴,这让我有点紧张,也不知道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是不是好说话的人。




  “哦好的,大将他很快就来,这位审神者大人请先进来坐坐吧。”厚藤四郎侧过身子请我们进来,那毫无防备的样子头一次让我认识到正常本丸和我那个本丸的巨大区别。




  跟着厚来到会客厅坐下,很快堀川国广就端着几杯茶进来了。




  “请慢用,主君他马上就会赶来,若有怠慢处真是失礼了。”堀川带着歉意朝我们笑了笑就拿着茶盘退了出去。




  几乎是前脚后脚的空档,我此行的目标人物才迟迟现身,青年的黑发有些乱,有几缕头发固执的翘起,而他原本苍白的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红晕,一看就是刚睡醒的样子,只是他的腰间还挂着一振三日月宗近,让我忍不住猜测他是不是连睡觉都是抱着三日月睡的。




  “啊,原来是你啊。”青年正是在演练场救下长谷部的那位审神者,看见我的时候还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非常感谢前辈救了我家的长谷部。”我从切国手里接过带来的盒子递给青年,“是一些自家做的点心,请收下。”




  “不用谢,”青年微笑着朝我点点头,“也不用这么拘谨,叫我之言就好。”




  “之言……前辈。”虽然之言的气质温和,也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和晴明大人实在是太过相似,我忍不住就这样恭敬的对待,“请之言前辈救救我的付丧神们。”




  “付丧神们?”之言眨了眨眼睫,对我的话有些不解,“中了诅咒的不是只有压切长谷部吗?”




  “暂时只有长谷部一个。”我叹了口气,这么被动的局面简直把我憋屈死了,“但是实施诅咒的人是小生的本丸的前任审神者,就怕他会继续诅咒其他的付丧神。”




  “啊……倒确实像那种人能干的出来的事。”之言也皱起了眉头,“关于诅咒我并不是很精通,诅咒的解法分三种,第一种是找到施咒的物品,用特殊的手法破除上面的咒,第二种是杀了施咒人,但是搞不好会让施咒人以性命为代价加重诅咒。第三种则是使施咒人遭到反噬,那么所有的诅咒都会解除。”




  我们完全不知道早笕是通过什么施咒的,第一种方法完全不可行,第二种又风险太大,那么只能尝试第三种了,“怎么样才能让他反噬呢?”




  “很简单,”之言托着下巴,完全没了刚才严肃的样子,变脸速度之快甚至让我怀疑刚才是他故作深沉逗我玩儿呢,“只要让他去诅咒一个,即使用尽全身灵力都无法成功完成咒术的人就可以了。施展咒术是需要灵力的,越强大的诅咒需要的灵力越多,并且随着被诅咒人的实力正比增长,只要到了那个临界点,只要他不想耗尽灵力而死就必定会中断诅咒,被自己的诅咒反噬,曾经下的诅咒自然也随之解开了。”




  听了之言这番话,我第一反应就是晴明大人,却马上否决掉了。晴明大人的灵力绝对能够使早笕遭到反噬,但是诅咒的媒介都是贴身的物件或者是毛发,万一有人从早笕那儿得到了这些想要加害晴明大人呢?我也冒不起这种风险,“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哪里有这么合适的人啊……”




  听了我的话之言反而笑的更灿烂了,看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指了指自己,“我呀。”




  “不行!”门被猛然拉开,站在门口出声的加州清光脸色黑的可怕,“就算是你圣母癌晚期也不能玩命啊!”




  “主君,三思而后行啊。”堀川也焦急的开口。




  我看向门口,不仅仅是加州和堀川,还有好几位付丧神,看那神态就该知道是偷听了许久的,将我和之言的对话全都听了去。




  “哈哈哈,大家聚在这儿做什么呢?”蓝衣付丧神捧着一杯茶绕过门口的加州走到房间内,“ほ~有客人呀,是要开欢迎会吗?”




  “三日月先生,现在不是装傻的时候吧?”连据说性格相当稳重的药研藤四郎都语气颇冲,“大将的身体你也是知道的,更何况他的才刚好……”




  “我没事了……”之言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虽然声音小,在座的估计是都听见了。跟个拒绝吃药的小孩儿似的之言前辈,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瞬间坍塌。




  “主君既然提出了,也必然是心中有了计较吧。”三日月浅浅的笑着,我却觉得他此刻怒气滔天。




  “是啊,反正这种小诅咒根本伤不到我,又能顺便打压战派,何乐而不为呢?就算我的物品流出去,政府也会全部搞定的,他们可不想再被检非违使围攻一次不是吗?”之言的声音也冷了下来,这剧情急转直下的,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还闻出了一股火药味。




  就在我尴尬的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时候,之言将一个御守塞在了我的手里,并约定好了用网络联系就把我们一行三人送出了言丸。




  站在言丸门口的我默默把切国的被单掀起来,然后把自己裹了进去。




  “主君?你怎么了?”




  “思考狐生,论修罗场的可怕程度和安全存活的可行性。”




——————————————


关于诅咒的!全!部!都!是!我!瞎!编!的!


我的发言完了



评论

热度(128)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