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六)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很OOC很烂很辣眼睛


3.假装自己还有在好好更文


4.我,搞事,懂?


 


二十六·检非违使


  “妖狐大人,您真的见到之言大人了吗?”




  “妖狐大人,之言大人是不是很帅啊?”




  “据说之言大人有两米高,是真的吗妖狐大人?”




  “见过,挺帅,目测一米七五。”自我从言丸回来,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的狐之助就一直在我身边问这问那的,那话唠的功力和以前相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张狐狸嘴怕是装了马达,说了半天没见它停几次,还不会口渴。




  “看来这些消息有虚有实啊,能亲眼见见之言大人真是幸运!”




  “你能不能闭上嘴,好吵。”趴在我肩头的小狐狸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一脸嫌弃的看着狐之助。




  “哇最没资格说我吵的就是你这个话唠好吗!”狐之助着急的直在我的脚边转圈,又不敢扑上来。




  “至少我说的都是有用的话呀……”小狐狸嘚瑟的看了狐之助一眼,“倒是你,一直在那里之言大人来之言大人去的,那家伙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我也好奇的看向狐之助,我只是隐约能感觉到之言前辈很强,具体的却说不上来。




  也不知道那句话戳到了狐之助的点,它清了清嗓子,跑到了我的前面甩着毛茸茸的尾巴。“之言大人可不是一般的审神者,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审神者里最强的。现在的新人审神者不知道,但是任期五年以上的审神者都知道那场战斗,之言大人以一人之力逼退了围攻时之政府的检非违使和时间溯行军,并且与检非违使的首领约定,在之言大人有生之年不能攻击时之政府和本丸结界。”




  我这时才懂了在言丸前辈和三日月争执的那番话。转机确实是转机,只能希望事情能全部都向好的发展吧,想起前辈家的修罗场,我不禁颤了颤,又想起前辈发给我的讯息,天要亡狐啊。




  “主君!”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抬头一看切国着急慌忙的跑过来,身上的被单随着他跑动的动作一起一伏,令人遗憾的是它始终牢牢的遮住了切国的小半张脸就是不掉,你说气狐不气狐。




  “怎么了切国?”我一派淡然冷静,装的一手好B,没想到下一秒差点破功。




  “那几振检非违使出问题了。”




  “什么——?!”我的声音一下子拔高,我这边还有诅咒没搞定呢,这边又出事了,这特么是流年不利吧,难道我无意之间冒犯了哪位高天原的神明才能这么倒霉?!




  我拽着切国一路飞奔到樱花树下,令我意外的是今剑、萤丸和鲶尾已经站在那儿,一个个的神情都看起来有几分奇怪。




  “鲶尾?”我出声叫住了鲶尾,今剑和萤丸我都不熟悉,今剑还好,因为我和小狐的关系还可以,见到的时候还会打声招呼,而萤丸我是真没怎么接触过。没有我的灵力唤醒,仅仅是手入治疗了伤的明石国行一直在沉睡中,也因此萤丸一直在照顾明石国行,很少出现在其他人面前。




  “主人!”鲶尾抓住了我的手,脸色苍白,原本漂亮的眼睛晦暗无神。这真是把我吓了一跳,鲶尾虽然和我关系还可以,但从来不到能够触碰身体的地步,准确的来说,是他们都下意识的拒绝肢体接触,可现在他居然抓住了我的手……这得是多大的打击才能让他恍惚到这样。




  “别着急,出了什么事?”我学着一期的样子轻轻揉了揉鲶尾的头,竟然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




  “那振胁差,他……他是我们曾经的伙伴!”鲶尾神情恍惚的看着检非违使的方向,“浦岛虎彻,一定是他,我们不会认错的!”




  看着我有些迟疑的样子,鲶尾直接上前把胁差的刀拵拆开,取出一根短短的金色绳子。“这是浦岛的御守的绳子,是我们一起去万屋挑的,他说蜂须贺先生最喜欢金色了,只是蜂须贺先生不放心,把御守硬塞给了浦岛。”




  今剑也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看着胁差身上深深浅浅的裂纹,泪水就沿着脸颊滚落了下来,“那道最深的裂纹是浦岛先生在三条大桥帮我挡刀留下的……”




  萤丸没说什么,只是熟练的拿出一条手帕交给今剑。




  这振胁差的身份是错不了了,浦岛虎彻。我猜想,他可能是和鹤丸一样被浊气侵蚀最后变成了检非违使。我心里一沉,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假设,三日月认出了浦岛,所以把他带回本丸?那么剩下的那三振刀会不会同样是这个本丸的付丧神呢?可是这种猜想也让我十分怀疑,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也明白他们对于伙伴是十分重视的,那三日月是抱着什么心情和目的要求我破坏这四振刀的呢?




  我的思绪有些乱,看着那另外的三振刀问在场看起来最冷静的萤丸,“那三振刀……也是你们的同伴吗?”




  “我不知道。”萤丸微微皱起眉,“我一直都和短胁出阵池田屋,与大多数打刀太刀都不熟悉。”




  那么就该让熟悉的人来了,三日月那个家伙就算了,这事还是他搞出来的,就别找他来添乱了,小狐丸和三日月是兄弟,不确定他会不会帮三日月隐瞒什么,那么最佳人选就是——鹤丸国永!




  “切国,今天第三部队回来了吗?”自小狐和鹤丸被唤醒,我就把他们俩塞到两个远征部队去轮流远征了。




  “在主君出门的那段时间回来了。”




  “帮我把鹤丸叫来吧。”




  让切国去叫鹤丸,我则上前查看这四振刀。樱花树所含的强大灵力不是盖的,那拔除浊气的速度可比我快多了,原本几乎快凝成实质的污浊此刻虽然还顽固的纠缠着刀剑们,但是表面萦绕着的已经剩的不多了,完全恢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很快,切国就带着鹤丸回来了。




  “哟主人,”鹤丸不知道是实在心太大还是状况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把一只草编蝴蝶交给我,“远征的时候一个大娘送的,就带回来给主人玩了,怎么样喜欢吗?”




  大概是看我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鹤丸这才收起了笑容小声嘟囔,“明明大娘说她孙子超喜欢的……”




  “鹤——丸——国——永——!”老子是未成年不是幼稚园啊混蛋!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