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七)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不适请撤离


3.搞事闲暇的一章日常


4.其实我就是想水一章


5.你爷爷就是你爷爷,贼精。




二十七·女装的适应理论


  “主君,本次战力扩充演习的文件已经发下来了。”三日月将一小叠纸放在我的桌上便悠哉悠哉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给自己泡了杯茶。




  mmp那是樱花妖送我的花茶!你特么怎么知道我放在哪儿的!给老子放下啊混蛋!冷静、矜持、气质,就算再生气B还是要好好装的,于是我尽力去忽略三日月手中的东西,“三日月宗近先生,你还记得你是来做什么的吗?”




  “嗯?帮主君处理文件?”三日月放下手中的杯子想了想说道,随即又转过头来对我笑的格外灿烂,“哈哈哈,适当的休息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是抓紧时间偷懒很重要吧?算了,使唤不动他我也不强求,转而看起那份文件。之言前辈先前在讯息中就提到过这次活动,主要是针对新任审神者以及缺少战斗经验的付丧神设置的,按照难度等级一共设置了四个合战场,每个合战场都有实力强劲的审神者前辈带着他们的付丧神驻守,便于清理合战场内的敌军,把敌军的数量和实力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同时保护新任审神者的安全。




  而之言前辈的计划就是利用这次战力扩充演习。




  想到这里我又更加头疼了,我们本丸的付丧神足够条件参加,且不容易中诅咒的人选怎么算都只有四个,这个时候不论是锻刀还是从战场带回新的刀剑,练度和对敌经验都上不去根本不是好的选择。




  不……也许能凑满一部队。我从窗口望向樱花树,前提是我能把那几振检非违使给净化了。全部净化我做不到,只净化两振应该还是可以的。首选就是侵蚀程度最浅的浦岛虎彻,另一振该选谁呢?




  据鹤丸的辨认,另外的三振刀分别为打刀长曾祢虎彻、太刀髭切和太刀膝丸。其中长曾祢和浦岛是兄弟关系,而髭切和膝丸也同为兄弟。按照这层关系来说,第二振选长曾祢更合适吧。




  “有什么困扰的事说出来大家才好帮忙啊……”房间内的安静被打破,我也一下子从思绪中脱离出来,一杯散发着清香的花茶放在我的面前,我抬头看了看,三日月带着一如既往的浅笑。




  我微微探头嗅了嗅,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并没有放什么奇怪的东西,主君这么不信任我还真是令人伤心啊。”说着三日月便唱作俱佳的露出那么一丝丝伤心失落的表情。




  于是我很配合的点了点头,“是啊,就是不信任你啊。”




  不想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惊不惊喜兴不兴奋意不意外开不开心?不开心?哦,我开心就行了啊~




  “哈哈哈,主君真是非常有趣啊。”三日月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情绪,“能保持这样的真实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




  我看了三日月一眼,从各种立场上来说,三日月的脾气都可以说的很好的,至少他给人的感觉是这样,就算是不喜欢也会在表面上保持温和,甚至只要他愿意,就能和一般人打好关系。只是我身为妖怪直觉敏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他的恶意,就算他现在的态度确实如表现出来的一般温和了,我也无法接受。




  也许我该少怼他一点,毕竟还算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不能对属下太过恶劣。




  “果然是个可爱的孩子啊。”三日月意味不明的感叹道。




  请允许我收回刚才的话,就这人我还要接着怼,我很快就成年了才不是什么小孩子啊混蛋!别一副长辈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啊!




  “あ——る——じ——”声音由远而近传来,这跟乱一毛一样的语调听得我浑身一颤,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窗户越进来,于是我眼疾手快照着那颗白色的脑袋就是一折扇敲下去。




  “啊疼疼疼……”那一身白的家伙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白色的外袍把整个身形都拢住了,看起来就像个白色的大球。




  “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我用平板的语调棒读。




  “这明明是我的台词才对吧,下手了太重了一点啊主人。”鹤丸摸着脑袋就起身往我肩膀上蹭,毛茸茸的碎发蹭在我的颈侧痒极了。




  “哦?你再学乱撒娇小生会下手更重的。”我直接抬头推开了鹤丸的脑袋,咬牙切齿的加上一句,“手合场见哦!”




  “那主人也真是太偏心了。”鹤丸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摊了摊手。




  于是我对着鹤丸笑的极其灿烂的说,“如果你穿女装,小生也会‘偏心’你的,要试试吗?”




  “哈、哈哈……不用了。”




  “为什么不试试呢,想必是一个相当大的惊吓吧?”我不紧不慢的说着,看着鹤丸慢慢睁大的金色眼睛不禁笑出了声,嗯,欺负人真的是一件“令人身心愉快”的事。




  “这种惊吓还是算了吧。”鹤丸忙摆手拒绝,好像下一秒我就能把他摁倒在地扒掉衣服换上女装似的。




  “哈哈哈,说不定效果还不错哦,真的不考虑试试吗鹤丸?”三日月悠闲的捧着茶杯在一旁煽风点火。




  看三日月也加入“战局”,鹤丸倒是不紧张了,反而拿过我手中的折扇轻佻的挑向三日月的下巴,“这么说的话,天下五剑最美的三日月宗近应该最适合吧?”




  虽然鹤丸擅自拿我的扇子让我有点不爽,但是我还是蛮同意他的话的。三日月这颜值……穿女装估计也是风华绝代了。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想看啊……




  不过我该夸三日月不愧是天下五剑吗?这种情况依旧云淡风轻的伸出指尖拨开了扇子,转而对着我微微一笑,“如果说女装的话……我倒是觉得主君最适合吧,从样貌到身形都是很合适的。”




  从三日月开口我就觉得要糟,没想到他直接把话头引到我的身上!阿西吧!老子这么威武雄壮的男妖!哪里适合女装了!你特么是不是想搞我!打一架啊混蛋!




  “唔……三日月不说还真没注意到啊,主人确实很适合,明明和我差不多高,体型看起来却比我小一圈。”




  鹤丸听了三日月的话居然也十分赞同,我感觉我身为男妖受到了侮辱,你们才适合女装!你们全家都适合女装!




  正当我想一拍桌板教训这两个付丧神一顿让他们知道我的男妖威严的时候,一阵敲门声硬生生把我的气势打断了。




  “请进。”




  “あるじさま~”一个橘色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兴奋的朝我们挥手,“浦岛他醒了!快跟我来~”




  为了不继续和两位付丧神讨论女装的问题,我果断起身跟上乱的步伐,看着那飘起的裙摆我有些恍然。




  适不适合女装这个破话题到底是谁提的?!



评论

热度(120)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