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九)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


2.第一人称注意,不适请撤离


3.我诈尸了,是的,老年咸鱼翻个身,最忙的一个月过去了,接下来能稳定更新吧……大概


4.相信你们差不多忘记以前的剧情了【其实我也是】




二十九·失忆连锁效应


  “我是浦岛虎彻!嘿!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龙宫看看?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啦!”少年挠挠头发,碧绿的眼睛好奇的看向我,而他肩膀上的小乌龟只是抬了抬眼皮看了我一眼就接着闭目小憩了。




  断断续续的把浦岛身上的浊气拔除干净,他也很快清醒了过来,不过相比于鹤丸,他的记忆好像有点缺失,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变成了检非违使,更不清楚这之后的事。




  “小生是本丸现任的审神者,”说道一半,我停下来打了个哈切才蔫蔫的说道,“欢迎欢迎啊,你的房间安排在西侧伊达组部屋的后面了,靠着后院的那间,如果不喜欢再给你换。”




  我的话音落下,气氛一下陷入了诡异的沉静,浦岛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好奇的看着我,随后表情就变得难以言喻起来。




  “有什么问题吗?”我默默收回推门的手,静静站在原地,说实在的我现在真的很累了,明天还有一大堆工作。




  “哈哈哈,没、没有。”浦岛刨了刨后脑的乱发,“只是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吗,粟田口部屋就在你房间的西方,今剑就稍微住的远一点了,他们都很想念你,你可以找他们去叙叙旧,和以前的伙伴在一起可以适应的更快一点吧。”




  “诶……非常感谢,主……人。”话太生硬刻意了啊少年。




  我执着手中的折扇点点下巴,看着浦岛,“嘛,不习惯的话称呼小生为妖狐也可以。”




  “还是称呼主人吧,直呼主人名讳总感觉很失礼啊。”浦岛尴尬的摆摆手,“抱歉啊主人,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一觉醒来可爱女审神者变成了帅气的男审神者,果然还是有种自己穿越了的感觉啊。”




  少年你很潮啊,还穿越,我觉得我现在脑袋上挂着的黑线能下碗面了,不过我很快就注意到自己的关注点完全不对好吗!重点是!可爱的!女审神者啊!前任审神者早笕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不符合吧?按照鹤丸他们提供的信息,浦岛是由于早笕才变成这样的,没道理不记得啊?




  不……难道……是和烛台切光忠一样吗?小狐狸说,烛台切现在这样记忆错乱的情况,是在和早笕密谈过之后,我原本以为是受了什么刺激,根据浦岛的情况来看就有点偏差了,果然还是早笕那个家伙做了点手脚吧?




  “你才手入完,注意休息,小生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这种情况不禁我让想到了长谷部身上的诅咒,啧,破事多。




  这下事情更复杂了,我赶往伊达部屋,鹤丸那家伙知道的多又比较好说话,当然是了解情况的最佳人选。




  还没走到,我的眉心一跳,总有点奇怪的感觉。到了一看,鹤丸,小狐丸和三日月正穿着内番服,一脸惬意的人手一杯茶围坐着聊天。




  为什么老子都快累成狐狸犬了,他们这几个这么悠闲?




  “ほ,是主君啊,要一起来喝一杯吗,今年的新茶哦。”三日月一如既往的眼尖,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我。




  相较之下有礼的小狐丸则是直接取了一个新杯子,倒了八分满的茶水递给我。“请用。”




  “谢谢。”我接过小狐丸递过来的茶杯,径自坐在了鹤丸的身边。原本是想单独和鹤丸说的,三条家的这两只在的话,再把鹤丸拉出去单独说就太刻意了,我索性就不避着这两只直说了,“浦岛虎彻醒了,但是记忆缺失,只记得一位女审神者时期的事。”




  听了我的话几位年长的付丧神只是愣了一瞬就纷纷回过神来。鹤丸放下手中的茶杯,颇有些苦恼的看向我,“女审神者……最近的一位也是二十年多年前的事了。和早笕中间还隔了另一位男审神者,那可是足足十五年的任期。”




  也就是说,浦岛这失忆失的大发了。




  “先不说他失去的记忆有多少,你们觉得,他和烛台切光忠的情况相似吗?”我看了看烛台切并不在屋子里,才说道。




  “小光吗?”鹤丸沉吟了一会儿,摇摇头道,“我觉得可能不是,小光的情况比浦岛复杂多了,不仅仅是失忆那么简单的。”




  “那可未必。”三日月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着茶杯中兀自浮沉的茶叶,“浦岛他们出阵那天,也是被召见过的。”




  听了三日月的话几人更是沉默下来,我的指尖点了点桌子,发出几声闷响,“小狐,你觉得呢?”




  小狐只是笑了笑,“想必主人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那么……现存的付丧神还有谁也同样被早笕召见过呢?”




  “长曾祢虎彻。”




  长曾祢虎彻,浦岛虎彻的长兄,实力较高的打刀,现在,是我即将净化的第二振检非违使。早笕那家伙是国际搞事院校毕业的精英学生吗?怎么把这么多位付丧神弄成检非违使的?最让我头疼的是剩下的这几天时间也只勉强够净化长曾祢了,如果他的情况和浦岛差不多,那还有的救,如果情况更严重点,影响了前辈的计划的话,长谷部还有没有救?




  想到这里我似乎感觉到我美丽的秀发正在一根根脱落,然后随着微风飘向远方。审神者这行折寿啊,完成任务就赶快回寮里吧,我内心哀戚的想着,慢悠悠的起身朝樱花树的方向走去。




  “主人你还好吧?”鹤丸利索的走在我面前,手还在我的眼前挥动。




  “小生很好。”我送了某位付丧神一对白眼后忍不住把他的手拨开走到他的前方。恕在下直言!真的晃眼睛!再晃就不好了!




  好在鹤丸并没有再次跑到我的前面,只是悠闲的缀在我身后半步的距离,“那么主人现在要去干什么呢?”




  “看看长曾祢身上有没有线索。”说着,我的眉头微微皱起,总有种微妙的不祥感呢……



评论

热度(71)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