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三十一)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第一人称,暧昧向


2.答应我,不要随便点开,伤害自己的眼睛不好


3.日常掉粉进行时,我很在意的!




三十一·出阵!刀剑男士!


  “是这次战力扩充演习的名单。”




  “诶?我看看我看看~什么嘛……没有我啊……不过有一期哥哦!”




  “有我吗有我吗?嗯……也没有呢。不过这回配置好奇怪啊,打胁太,是偏开阔地形的战斗吗,为什么不带上萤丸呢?”




  今天就要前往演习战场,出阵名单刚正式确定下来,小夜、乱和鲶尾就跑到我这儿来了,我该说不愧是短胁侦查高吗,一个个眼睛尖的不得了,一下子就发现了我夹在报告中的出阵名单。




  “这次的任务比较特殊,只有他们比较合适。”我倾身将乱手中的名单抽出来,重新懒散的靠在座椅上,看了看带着浅浅折痕的纸,又随手将它放回了报告中。




  “可是浦岛和长曾祢先生的状态不是还没调整好么?”




  确实,鲶尾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我现在最担心的。长曾祢还好,虽然现在不太爱说话,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十分沉稳且意志坚定的,浦岛就不好说了,毕竟他和烛台切的失忆问题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万一出点什么事也是说不准的。不过,“浦岛和长曾祢是兄弟,万一真出什么事好歹有人拦得住。”




  “咚——砰——”鲶尾刚想说什么,就被隔壁突然传来的巨响打断。我耳朵一颤,好嘛,压切长谷部又醒了,也不知道隔壁房间还能经得住他暴力拆卸几回。




  “长谷部先生?”鲶尾和乱面面相觑,之后又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带着三个小家伙走到了隔壁,房间里的陈设大多都被我丢到了仓库里,而长谷部还是保持着被我捆着的样子,不停的撞击我设在床四周的结界。




  “长谷部先生怎么变成了这样……好可怕……”乱紧紧的攥着我的袖子,眸子半眯着,和平时活泼的样子比起来有些阴沉。




  “复仇……”而一直很少说话的小夜看到了这幅场景,身上更是散发出怨恨的气息。




  唯一让我安心的大概是鲶尾还算冷静了吧。




  我摸了摸小夜和乱的头,“放心,很快就会好的。”




  我走到长谷部身前,他已经变成黑色的眼睛好像看到了我,想要向我这边攻击过来,却只能更重的撞在结界上。我连忙把手摁到结界上,用灵力催动挂在他脖子上的符咒,随着水蓝色的灵力渐渐溢散而出,压切长谷部再次陷入了沉睡。我松了口气,幸好前辈给的符咒给力,不然真怕我明天出阵,还没解除诅咒就得到某刀把自己撞死的消息。




  “长谷部先生……还好吗?”鲶尾看似轻松的问道,却没能掩藏好自己眼里恐惧和慌张的情绪。                                                                                                                                                                                                                                                    


  “嗯,他现在已经处于沉睡状态,诅咒对他的影响很小。”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吗?我假装没有注意到这些。这个本丸的付丧神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何苦再去戳那些溃烂的伤口。




  “时间不早了,该出阵了。”我带着三个小家伙离开房间,今天的任务早在昨天就发布下去了,每个人可都是有工作要做的,他们也不能赖在我这儿了。




  “我们能去送送你们吗?”乱小声说着,鲶尾和小夜也递过来一个期冀的眼神。




  好吧,他们是吃准了我吃软不吃硬吗?我摆摆手,“好吧好吧,先帮忙去通知他们一下出阵,我们在庭院集合。”




  “耶!”“主人最好了!”鲶尾和乱两个拽着我的袖子搞怪似的卖了个萌就窜了出去。小夜看两人跑的那么快还愣了一下,朝我轻轻“嗯。”了一声才走了。




  我好像突然懂了秋穗子曾满脸幸福和我说,刀剑付丧神他们,都是天使啊。




  好吧,我承认,是有点可爱。嗯,一点。




  付丧神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甚至有点……太快了。我走到庭院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刀剑男士都在,众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哟,主人。”鹤丸朝我挥挥手,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色彩中的白色还真是极其显眼。




  “你们怎么都来了。”我走到状态有点不对的切国身边,第一次接到这么重要的任务很紧张吧。虽然切国表面上装作很冷静很镇定的样子,但是你好歹不要拽着被子拽的这么紧啊!完全暴露了好吗老哥!




  “来送送你们啊。”三日月浅笑着看着我和切国,我疑惑的看向眼前这位散发着温柔气息的青年,吃错药了?




  “希望您平安归来,为您祈祷。”江雪还是和以往一样平静的面容,那种平静仿佛能将周围的人都感染,让人安心。




  “主人,等你回来,和我一起玩吧!”今剑红色的双瞳注视着我,满目雀跃的情绪中带着一丝沉重。




  “嗯啊,小生的速度可也是很快的,就算是小天狗也跑不掉哦。”我摸了摸今剑的头,怎么办,摸头这个动作越来越熟练了。




  “嘿嘿嘿~主人可别说大话哦~我超快的~咻~”




  “哈哈哈,超快也被我抓住啦~”乱从背后一把揽住今剑,毫不意外的惹来今剑的挣扎,两人很快就玩闹着跑到了一边。




  “本丸就交给你们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上了三日月和江雪的肩膀。




  还记得我刚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那种争锋相对的局势几乎让我每晚都不能放任自己陷入沉眠,除了切国,这个本丸的其他人都是我的敌人,都站在我的对立面。可是现在,我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把信任全都交付了出去。啊,连我自己都没有发觉,等现在反应过来,已经觉得这群家伙有点可爱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静候您的归来。”也许这才是三日月真正的样子吧,温和而沉稳,我点点头,没想到还有后半句话,“哈哈哈如果主人顺路的话能帮我带几套内番服吗?昨天衣袖被马儿咬破了呢,马儿调皮也是让人头疼啊。”




  嗯,给所有人每人都准备两套内番服,就不给你!正经过三秒很难吗死老头子!




  “主殿,该走了。”听到一期的提醒我才惊觉自己忘记了什么。




  “等一下。”我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御守,是我拜托前辈做的,一个一个分发给他们,“注意安全。”




  看着几人小心的把御守收好,我深吸一口气,“刀剑男士,出阵!”




  出发吧,去往那个属于你们的战场。去讨伐那个,“最终”的敌人。



评论

热度(58)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