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想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完结章)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都最后一章了不想BB注意事项


2.个人感觉这篇文拖了这么久,剧情节奏混乱,文笔又差,结局烂尾,大家看完就散了吧啊




三十二·尘埃落定


  “参加战扩演习的审神者大人请带领您的刀剑男士往这边大厅分流。”一只纯白的狐之助蹲坐在远处的高台上,对着扩音喇叭不挺的说着。




  好吵,我盯着那只白白胖胖的狐狸,脑内忍不住开始上演管狐的一百种烹饪方法。本来带着压制灵力的面具就够难受了,还要排那么长的队听着不断重复的广播,更是枯燥无味的让狐难受。




  “主君你不舒服吗?”切国关切的凑上前来,原本就带着面具视野不广的我这下直接满目都是切国的被子。嗯挺白的,看起来应该有洗过。




  “没事。”我摇摇头,在我们这几句话之间,终于排到了入场。“走吧。”




  带着众人来到场内,进度就快多了,我直接朝E4通道口走去,那边的人并不多,很快就轮到了我。在工作人员确认刀剑男士的战力确实足以参加后,在我们所有人的右腕上系上了一根金色的细绳,据说是为了保护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安全的道具。我随手拨弄着手上的绳结,毫不意外的注意到那位工作人员瞳孔一缩,默默地移开目光,有些惊慌的样子。




  果然有问题,我放下了手,挥手示意几位付丧神跟上,很快就被传送到了战场,浅浅的带着血腥味的风让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把那个绳子扔掉。”我直接将手腕上的绳子扯断,随手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一期鹤丸几个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随着我的动作同样把绳子丢弃。




  “主人啊,这些绳子有什么问题吗?”鹤丸摸了摸手腕,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直接把那几根落在草丛的细绳斩碎,本来郁郁葱葱绿意喜人的植物也直接被斩的草叶飘零,稀稀拉拉的跟个被啃食过一样好不可怜。




  “被动了手脚,上面的契约被破坏了,虽然用幻术小心掩藏了,但还是被小生察觉到了。”沉思了下,我还是将脸上的面具取下。装比归装比,那也要车稳,万一把自己整翻车了岂不是丢人丢到寮里去了。




  “幻术?”小狐丸扫了那堆碎屑一眼,看我镇定自如的表情也放心下来,“早笕?”




  “嗯。”我点点头,给了他们一个“你们在说废话”的眼神。“除了早笕谁还能和我们有过节,小生认识的审神者还不超过一只手,不认识的审神者谁特么闲得慌给我们使绊子。”




  “啊……这回可不知道谁给谁使绊子了。”鹤丸笑的灿烂,在场的付丧神面色皆是一沉。




  这次,是他们反击的时候了。




  “你们还是注意点吧,这次怕是要一番苦战。”我也不是故意打击他们,我能确定,这手脚确实是早笕动的,但是上回交手过,他该不会认为这么简单的设计就能算计到我吧?能活这么久脑子肯定不能这么蠢,挑我擅长的方面把马脚送上门啊,那么他到底想干什么?“比起在这里瞎猜,我们还是先侦查下附近吧。”




  “侦查就是我最擅长的啦!我去看看有什么小路!”来了这几天浦岛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了本丸的一些事,这次跟着我们出来更是被迫接受这种沉重而压抑的氛围,看到我们的气氛逐渐缓和,也压不住自己活泼烂漫的天性,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嗯,那我去东南方搜查。”一期说道。




  “那我去西南方吧。”鹤丸满脸兴致。




  一下子半个部队都分散出去侦查了,小狐丸则是闲适的晃了两圈后站在我的身边。




  “你们不去吗?”我看了看剩下的三人问道。




  切国摇了摇头,站在距离我身后半步的位置,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留下来保护您。”从出门到现在一直没说过话的长曾祢也看了过来,似乎是赞同切国的话点了点头,更不用说一直保持着浅笑的小狐丸。




  别把老哥,我没有看起来那么弱好吗?!不对,我看起来也不弱好吗!




  没等多久,一期、鹤丸和浦岛就都回来了。




  “西南方没发现什么。”“东南方也是。”“正南方的大片竹林前有一个部队的敌军聚集修整,配置是一枪二太三打。”




  “正南方吗,那我们现在就前进吧。”理了理衣装,借着宽大的袖口将一个老旧的御守落在原地。




  “诶,主人你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浦岛眼尖的看见地上的御守,随即指了指。




  “啊?小生的御守。”我装作毫无所觉的样子将御守捡起,将沾上的草屑一一清理掉,才将它放回怀中,朝浦岛笑了笑道,“谢了,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呢。”




  切国显然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习惯性的扯了扯外套遮住自己此刻的神情,“走吧主君。”




  这不过是一段“小插曲”,很快我们就离开了原地朝敌军的方向行进,我抿了抿唇,忍住自己差点勾起的嘴角,小生第一次演戏,希望和我演“对手戏”的那位捧点场啊。




  第一次出阵还是令我有些兴奋的,当视野中出现哪些奇形怪状的敌军之时,我已经下意识的将折扇握在手中,好久都没去揍八岐大蛇和那些作乱的妖怪了,不知道这里的溯行军扛不扛揍,可别让小生失望啊。




  在我们靠近敌方区域的时候对方显然也意识到了我们的靠近,迅速的警惕起来。




  “啧居然是高速枪啊。”鹤丸撇了撇嘴,稍微往前走了两步,“我给你们打掩护。”




  “主殿和浦岛要小心了。”一期也主动靠前,几乎是把我和浦岛都护在了身后。




  “高速枪,很棘手?”我看他们都严阵以待的样子,也不禁心里一紧。




  “还行,就是免不了受点伤了,它速度太快我们根本追不上。”说着鹤丸已经整个人窜了出去,留下一道白色的身影。




  速度啊……我展开手中的折扇,浅浅的风掠动着我的发丝,真是个好天气啊,不是吗?一丝一缕的风随着灵力的指挥缠绕而上,几位付丧神只惊讶了一下就适应了随着风力而提升的速度,而切国更是在一瞬间就掌握了这点变化,迅速与敌军缠斗在一起。




  战斗大概就是他们的天性吧,作为刀剑就是该在战场上实现自己的价值……的这种感觉?不论是平时温和有礼的一期,还是优雅的小狐,甚至在我看来有些脱线的鹤丸都果断的挥动的刀剑,没有多余的花式,简练的动作下处处都是杀机,带着一种特殊的血与力的美。而更让我惊叹的是切国,此刻的他简直就像是一块在太阳底下散发出耀眼光芒的宝石,吸引了我全部的视线。不同于平时在我身边沉默又有点小别扭的样子,战场上的切国果决而锐利,碧绿的瞳眸中满是坚定的神色,带着自信的光彩,真是美丽极了。




  破风的声音传来,我迅速回神,手中的折扇下意识一挥,一道风刃迅速打出去,和金属碰撞后传出刺耳的声响。我定睛一看,一个双手握枪的高大怪物停在了不远处,那巨大的骨尾让我忍不住眼睛一抽。




  我又想起了,幼年时被骨女支配的恐惧。




  敌军可不会等我准备好才开战,不过是我心思晃过的一瞬,它又攻了上来,我调动风力疾退,随手甩出几个风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年期越来越近,三道风刃居然偏离了一道,不过剩下的几道也成功打在了它的身上,虽然没看到什么伤痕,但也成功拖缓了它进攻的步调。




  放风筝嘛,作为远程我技术贼溜。




  但是很快我就觉察出了不对,我的风刃打在敌军身上的伤害未免也太低了,难道只有物理攻击对它有效吗?我不禁一头黑线,不至于这么坑爹吧,扛揍是扛揍了,揍不死更让人心塞好吗!




  我这边还和敌军你追我赶的,几位付丧神那边的敌军到是解决的差不多了,切国很快就腾出手过来帮忙。我用风刃缠住高速枪的手脚,而切国干脆利落的一刀捅穿了它的胸口。随着高速枪的一声低吼,它手中的枪寸寸碎裂,渐渐的一整个都化作灰色的烟尘散去。




  这么简单的就解决了让我的脸上有些发烫,mmp,好丢人。




  很快所有的敌军全都被清理干净,我也不想让他们注意到我现在的情况,便想着把人都支出去,“去看看别的地方是不是也有敌军吧。”




  “好的,包在我身上~是吧龟吉!”浦岛眼睛亮闪闪的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乌龟,可惜连一个眼神都没得到,才转过头来对我笑笑。“主人你好好休息一下啊,累的脸都红红的了。”




  浦岛关心的话更让我尴尬了,我才不是跑两下就会累的妖好吗!我老牛批了!要不是现在灵力不稳定,我突突突突突突飞你们!




  一期、鹤丸、小狐和切国可不像虎彻两兄弟来的那么晚,第一天就任审神者就拆了整个本丸的事他们四个都知道,也多多少少理解了我在尴尬写什么,朝我笑了笑就四散去搜索敌军了,最后就剩长曾祢站在原地保持沉默,还有切国守在我身边保护我。




  “哼哼哼,真是缘分啊96726本丸的审神者。”一个穿着深红色长裙的人从不远处的竹林绕出来,小心的提着裙摆,生怕弄脏自己的长裙。




  我扯了扯嘴角,半个字都不想说。不是老哥,我不歧视女装大佬,你这么又矫情又作的,真是让人,不让妖,很想弄死你你造吗。




  我的不回话显然是让他有些恼怒,不过倒是没有傻缺的直白表现出来,只是拍了拍手,几个身形小巧些的刀剑男士从竹林中出来,不是上回演练场带着的那几个,却一样的空洞的如同木偶。




  “去吧。”随着早笕的指令落下,几位刀剑男士都朝我攻击过来,切国和长曾弥当即把所有的攻击尽数拦下。他们俩确实很强,却挡不住对方那种完全不要命的攻击,很快他俩的身上都全部挂了彩。




  我对付不了高速枪不代表我也同样对付不了这些付丧神。身边围绕着的微风逐渐变得凌厉,既然他们不会感知疼痛,那只能让他们彻底失去行动能力才最为省力。凌厉的风又逐渐变得柔韧,缠上他们的手脚,限制他们的动作。




  “切国,能不能打晕他们?”我加入战斗后给切国和长曾祢减轻了不少压力,也减少了受伤的次数,在这战斗中逐渐占了上风,一个侧身,切国绕到了他们身后的位置,一手刀下去完全不留情,那力度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抱着不打晕也打残的想法,快准狠,对方的一位付丧神晃了晃,最终还是倒下了。




  有一就有二,剩下几个也尽数倒在了切国和长曾祢的手刀之下,我松了一口气,控制的灵力都有了溢散的趋势,他们俩动作再慢点我怕是撑不住。




  就在我松口气的当口,一抹亮光从我胸前闪过,我条件反射的后退,只见早笕执着一振锋利的短刀站在我原来站着的地方。他是什么时候越过切国和长曾祢的防线的?难道那些付丧神都只是给他打掩护的?




  “真是可惜呢。”早笕对着我挑眉。他的攻击并没有真的伤到我,只是划破了我的衣服,不过他也不甚在意的样子,甚至还掩藏着恶毒与快意。“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早笕伸出手,掌心中握着的正是一个老旧的御守。“这个御守用了很久了吧,看来对你很重要呢,这么珍惜。”




  我神色紧张的看向他,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冷冽,压制着自己快要喷发出来的怒气。“还给小生,你现在身边没有付丧神保护,你觉得你能走得掉吗?”




  “还在强撑吗?”早笕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反复翻看着手中的御守,轻描淡写的开口道,“压切长谷部现在不好受吧?如果你有什么动作,你知道会有什么结局的,没了你,就这两个付丧神还能伤到我?”




  听了早笕的话,原本已经准备攻击直上的切国和长曾祢都愣在了原地,早笕这是打算用诅咒威胁我,不,应该说是示威和挑衅吧,拿到了媒介之后就完全不打算放过我呢。




  一枚勾玉滑落至掌心,借着衣袖掩住了我捏碎勾玉的动作,我十分配合的装出惊慌失措却强装镇定的神情。“你想要干什么?!”




  早笕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不顾形象的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要你死了啊~就算是我不要的,丢掉的垃圾,也不喜欢被别人捡了,更何况这些垃圾竟然还没有自知之明的把自己当个宝……”




  我完全不能理解早笕的想法,嗯,毕竟他是变/态神经病嘛,我一个正常妖怎么会理解呢。随着早笕越说越激动,一丝一缕黑色的咒怨融入了那个御守。




  即使之言前辈说了这点诅咒根本伤不到他,我的手中依旧渗出弈一手冷汗。




  计划即将达成让早笕的神色变得愈加猖狂,不过很快,他的笑声就戛然而止,在震惊的目光中喷出一口鲜血,他手腕上的金色细绳也随之断落在地。




  一阵月白色的光芒闪过,三日月扶着之言前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工作人员。




  “早笕先生,您怎么会介入妖狐先生的演习战场呢?这是违背规定的,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工作人员板着脸,平板直叙的说着,在看到早笕手中的御守时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早笕先生,鉴于您还使用了一点禁用的手段,希望您能放弃反抗,和我前往时之政府的中央大楼。”




  “没能及早发现早笕介入新人演习战场也是我的失职,我也会好好反思我的过失。”之言带着浅浅的微笑,给了工作人员一点面子,也算是给工作人员撑一分场面,毕竟早笕是战派的,也算是背后有人。但是之言本身就不打算放过早笕,也同样不打算放过他身后的战派,话锋一转,“不过,早笕先生手中的御守可不是你的吧,我没记错那是我上周才送给妖狐的。他不过是一个就任还不到一个月的小新人,能和你结下什么梁子呢?还是说……你和……的目标,是我呢?”




  听到这里,工作人员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直接拿出束缚灵力的绳子将早笕绑了起来,“早笕先生失礼了,请您务必现在就和我走一趟,请您不要反抗,配合工作。”




  早笕受了反噬,根本来不及为自己辩解几句,就被工作人员带走,而之言前辈也没有久留,只是对我笑了笑便离开了。




  “出来吧。”我默默开口,瘫着张脸,刚刚演的太多,懒得做多余的表情了。




  鹤丸,一期和小狐带着一头雾水的浦岛再次归队。




  “没有亲手干掉他,会不会觉得遗憾?”




  “不会啊。”鹤丸伸了个懒腰,眉眼间全是轻松和愉悦,“开心的事还会有很多,全来记这个人渣岂不是浪费。”




  “他以后没有机会去伤害其他人了,这样就很好。”小狐依旧保持着优雅的浅笑。




  “这样,也算是个好结局了吧。”一期对于早笕的恨意没有其他人来的深刻,也更容易放开。




  “那……我们还要继续索敌战斗吗,主人?”一直处在状况外的浦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战斗?我们不都打完大boss了吗为什么还要打,这个时候就该回本丸好好泡个温泉吃个点心,舒舒服服的赏花喝茶等着吃晚饭!”




  “哇主人你这可是带头偷懒!”




  “鹤丸国永今天的点心没有你的份!切国我们俩平分了吧~”




  “主殿不算上我一份吗?”




  “还有我还有我!啊可以还算上龟吉吗?”




  “喂!你们这群家伙不要太过分了啊!我的点心!”




  回程上,听着几人吵吵闹闹的,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大概……是个好结局吧。嗯,一定是的。




  同时我也学到一个深刻的道理。




  小说里,反派废话太多死的早真的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啊……




后记




  “主公,这是今天的内番安排,请您过目。”




  “嗯。”我接过长谷部递过来的文件,看着他恭恭敬敬的跪坐在我面前就有点……恍惚,仿佛在梦里,还带着一丝丝的尴尬。




  自从早笕被我和之言前辈联手算计遭到反噬,长谷部和烛台切的状况都好多了,虽然烛台切和浦岛的记忆真的是无法恢复了,至少两人的精神状况很稳定,意识和逻辑都没有问题,不用记得曾经那样黑暗的回忆未尝不是一种幸福。而比起这些最让我震惊的是长谷部的态度,转变的幅度大的让狐难以接受,天知道一个曾经捅过你的家伙突然跑的你的面前诉说自己的错误并且希望你给他一个机会改正blablabla一副忠犬的样子,我只能说,大兄dei你吃错药了吗?




  别说正常妖,正常人也难以接受吧?别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我啊混蛋!我都看到你的尾巴在晃了!我默默的把视线转向手中的安排表,把畑当番那栏的明石和萤丸划掉,改成了秋田和药研,顺便把今天出阵和远征的名单交给了长谷部。“嗯,长谷部,帮小生把切国叫来吧。”




  “是,我先退下了。”随着长谷部离开房间,我也松了口气,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短刀们送来的小东西出神。




  我现在已经就任审神者三个月了,对,不同于刚开始来的那一个月是因为委托,现在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愿,留下来成为了正式的审神者,接手这座本丸,承担起审神者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出乎我意料的是,晴明大人对于我成为正式审神者这件事居然表示十分意外。在我以往的印象里,晴明大人是全知全能的,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迫不及待赶回来呢,唔,带着那位山姥切国广先生。”晴明大人是这么说的。




  晴明大人说的没错,一开始我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直到那天父亲想要带我回寮里,他们虽然不说,那种仿徨有带着一点落寞的神情,好像被抛弃的样子,让我心软的一塌糊涂。




  我选择了留下来。如果说父亲的使命是和晴明大人一起镇压祸乱,付丧神的使命是守护历史,那么我的使命……大概就是守护这群付丧神吧。




  以为我会这么说?




  科科,天真。你们这群戏精演啊!接着演啊!统统去无缝远征!看我的笑话很有趣是吗!mmp,我不和你们这群小辣鸡怼到地老天荒老子就跟你们姓!看我被父亲骂还在那里笑!我让你们全部笑不出来!以为我临近成年期灵力不稳就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了吗?!现在老子灵力稳定了,我们,来日方长。




  不要做奇怪的断句听见没!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