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五)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役,现在走还来得及


3.您的搞事寮友正在登录中,相信我肯定是晴明撺掇的


4.小白:都说我我是狐狸!狐狸!不是狗!二狐:好的狐狸犬。


5.我是不是更新的太慢了




五、纸鹤信笺


  “救……命……”




  “妖狐大人!妖狐大人你坚持住啊!”狐之助吱嗷嗷的叫着,听得我想直接堵住他的嘴巴,可惜我现在被纸鹤湮没,没办法动弹。




  总算切国还是很靠谱的,费尽力气把我从一堆纸鹤中间刨了出来。




  “呼——”空气是如此美好,我缓了缓,看着几乎将整个房间堆满的纸鹤内心一阵不祥的预感开始升起。随手拿起一个纸鹤拆开,是夜叉那个死给嘲讽我终于被晴明丢出阴阳寮了。手中的纸在我阅读完后就渐渐破碎消失不见,接着拿起一个拆开,好在这次是寮友的问候。




  “主君……这些都要拆开来看吗?”切国迟疑的看向我,我只想拍拍他告诉他,年轻人,这些都算不上是事儿。




  “嗯,放心很快的。”好在大多数都是询问我现在情况的,有几个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的,也有问能不能来这我边度假的,当然像死给那样幸灾乐祸的也有,看我回去把你们都突突突突突突上天!




  毕竟是给我的信件,没有我的允许狐之助和切国都没有去动。我飞速的浏览着信件,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也看完了大半。




  “嗯——”我伸了个懒腰,狐之助抱着自己的尾巴已经睡着了,切国则是抱着自己的本体刀,脑袋一点一点的,看起来也困得不行,而窗外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已经这么晚了啊……我摸了摸肚子,有点饿了,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刚起身,切国就惊醒了。




  “主君,怎么了吗?”




  “饿了。”我把狐之助拎起来晃了晃,“醒醒吃饭了。”




  “唔……吃饭……油豆腐……”狐之助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被我拎着,蹬了蹬自己的四条小短腿还不忘了问我,“妖狐大人……油豆腐?”




  我对它露出了一个非常和(凶)善(恶)的微笑,“没有的,不存在的。清醒了就带路去厨房,不然油豆腐什么的以后都不会有了。”




  听了我的话狐之助终于精神了,从我的手中挣脱稳稳地落在地上,讨好的晃了晃尾巴,“妖狐大人,请您随我来。”




  跟着狐之助一路走到厨房,本丸的房子已经全部新建完了,和寮里一样的建筑风格,随处可见的翠竹和芭蕉,让我有了不少安全感。




  “到了。”




  我推门进去,厨房挺大的,各种食材都整齐的堆放着,看起来都挺新鲜的样子。




  “因为这个本丸的特殊情况,工作人员会每天送来新鲜食材,而用于锻刀和修刀的资源则是每个日曜日送来。”狐之助蹲在我的旁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妖狐大人……我们晚饭吃什么啊?”




  我没好气的白了狐之助一眼,“除了吃你还会做什么?”




  “卖……卖萌?”




  “不用了下一个。”卖萌这个套路我都比你熟好吗?我转身扯了扯切国的被单,“切国,你想吃什么?”




  “我?”切国看了我一眼,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不是吧?难道他有选择困难症?“对不起……我不会……”




  等等这家伙是不是脑补了什么东西,“小生来做,切国你想吃什么?嗯……寿司?烩饭?太难的可不会啊……”




  “什、什么?!怎么可以让您来做饭。”




  “我不做饭我们三个饿死在这儿吗——”我拖长了调子,切国这别扭又有点刻板的性子不知道怎么来的,在想什么也猜不到,沟通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当然最后还是决定我来做饭,切国强烈要求他来打下手,为了厨房的安全,我最后还是决定做最简单的蛋包饭。




  当然这不是美食小说我不会跟你说这饭该怎么做,它有多么好吃,反正我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绝对不难吃,毕竟做饭是我寮的基本技能,是个正常的式神绝对是选择吃饭而不是吃狗做的寿司。




  “呜嗷好饱……妖狐大人没想到您这么人妻呀。”狐之助揉了揉自己吃的滚圆的肚子,我直接把它拎了起来。




  “嗯?人妻?你再说一遍?”




  “不不不我是说妖狐大人您英明神武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要是我是母狐狸都要非您不嫁了。”狐之助嘴巴一秃噜说了一大串话。




  我嫌弃的把它丢到一边,摸了摸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别说这么恶心的话,我会想一风刃解决了你的,就是那种头和身体分居两地的解决。”




  狐之助抱着肚子滚了两圈,晃了晃晕晕乎乎的脑袋总算乖巧的趴在一旁不再多话。




  我突然从袖子里摸出一只纸鹤,大概是不小心掉进去的,本来衣袖就很宽大,我都没有发现。手法熟练的将纸鹤拆开,我看着纸上熟悉的字迹,整个狐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好吗?!




  「后日,携众寮友到,臭小子记得跪迎。」




  mmp的大天狗!这肯定是大天狗那家伙背着我父亲写的!这货表面上装的好啊,就知道背着父亲怼我!我气的直接把手边的桌子拍碎了一个角。




  “主君?”切国疑惑的看向我。




  纸鹤在我的手中消散,却没有把我烦躁的心情带走,既然大天狗来的话,父亲也会来,他们都来了,酒吞和茨木说不准也回来凑热闹,更别说般若和夜叉两个天天搞事的。我心痛的看了一眼着才建好没多久的本丸,就不能安稳的给我一个睡觉的地方吗,“没事没事,狐之助,如果本丸在大规模破坏一次还给免费修吗?”




  “不能。”狐之助果决的否定。




  “那修一次要多少?”




  “按照您昨天的破坏程度和今天这种建筑风格的话……大概是三百万小判,妖狐大人您千万别冲动啊!我们本丸的小判连三千都没有!”




  我看了看这个本丸大概连茨木一拳都撑不住,一拳三百万……好贵……仔细思考了下,我拍拍切国的肩膀。“切国,靠你了。现在立刻去找三日月,叫他把所有人叫到前庭集合,你负责通知就行,他们爱来不来,反正尽到义务了。”




  “他们不想要命尽可以当我在说玩笑话,小生还是惜命的很的。”




  “妖、妖狐大人!世界末日了?”我竟然能看出狐之助圆滚滚的身体在发抖。




  我没想到狐之助你的槽点这么多,你学使用高科技就是用来看网上小说的吗?你怎么不说是溯行军打到时之政府的总部了呢?!




  “给你一个机会,见识什么叫百鬼夜行。”



评论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