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六)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all审倾向,腐向


2.第一人称,吐槽细胞已下线,现在走还来得及


3.您的黑化刀剑搞事中,需要再打两顿才能好


4.下章百鬼夜行。




六、疑与守护


  我坐在石阶上,晚间的凉风拂过脸颊,我舒适的眯起了金瞳,啊要是来点茶点,配上一杯清茶那就太棒了。




  “主君,他们来了。”切国的身后跟着几个身影,我瞄了一眼,为首的是三日月宗近,身后跟着的稍矮的青年好像叫压切长谷部,走在最后的是一位月白色长发的青年江雪左文字。




  “唔,三个?不错不错,比预想的好一些。”我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拍了拍尾巴上沾到的灰尘,“切国,我给你的符咒还剩多少?”




  “二十四张。”切国已经习惯了我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这样很好,明天也能这么镇定就更好了。




  一个阴阳阵至少需要八张符咒,而阵眼可以使用大阵和小阵环环相扣的形式减少符咒的消耗和灵力损耗,从我的寝居到刀剑部屋、锻刀室、手入室、厨房、前庭、后院、手合演练场、马棚,这样算下来,加上我手里的剩下的三十六张符咒竟然还差不少。




  “嗷————妖狐大人————”狐之助迈着四条小短腿朝我这边跑,那圆滚滚的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在地上朝我的方向滚动。




  “嗷叽——”狐之助一下子没稳住自己的身子,连狐带盒子撞到了压切长谷部的腿上。




  很好,这只狐狸不靠谱的程度在我的心里又上了一个档次。




  我走到压切长谷部身边想把盒子捡回来,虽然他并没有任何动作,我却能敏锐的感觉到他警惕的状态,随时都可能发动攻击。




  将盒子捡起,我把里头一半的符咒都交给切国,“你带上两个人,分别去刀剑部屋,手入室和厨房,把上回教你的阵法布下,剩下的十五张正好你们平分防身。”




  切国接过了符咒,而那三位一看就不信任我的付丧神则迟疑的看向我。他们不曾对我抱有善意,我也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可是就算我们都不想承认,有一件事是无法改变的,他们现在都是我的刀。




  “明天会有妖到本丸里,运气好一点就是姑获鸟,三尾狐她们还算温和的妖,运气不好就是酒吞和茨木那群死给,先说好,小生让切国布下的是防御的阵法,你们别搞什么幺蛾子,你们不信任小生,小生也不信任你们。”对于他们的防备我从来不掩饰,就如同他们从来不尝试着相信我一样。




  “酒、酒吞茨木???”狐之助又吱哇哇的叫开了,“妖狐大人……是……我想的那个吗?”




  “如果你指的是平安京的大妖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话。”我完全不理解狐之助为什么如此害怕,也许是在寮里看他们给来给去看多了吧,突然的我很想知道这些人如果听见茨木追着酒吞狂喊“挚友!打败我然后支配我的身体吧!”会是个什么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完了完了,本丸的付丧神大人们能打的过他们吗?”




 我摇摇头,得了吧,幸好这个本丸没有传说斩了茨木一只手臂的髭切,还不被茨木当场折了,更别说万年不实装的童子切安纲了。懒得和狐之助接着扯酒吞茨木有多牛批,我转而问那几位付丧神,“你们也很久没有远征和出阵了吧,明天可以出阵吗?”




  压切长谷部和江雪左文字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只有三日月宗近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让人根本看不透这个家伙在打算什么。




  “妖狐大人,”狐之助蹭到我的身边,拽着我的衣角爬到了我的肩膀上。“本丸现在刀剑男士的状况不适合出阵。”




  “嗯?”我忍住了想把狐之助丢下去的念头,示意它把话说完。




  “本丸现有十四位刀剑男士,无伤状态的只有山姥切国广,三日月宗近、江雪左文字、压切长谷部、乱藤四郎、小夜左文字轻伤状态,今剑、萤丸、鲶尾藤四郎中伤状态,小狐丸、明石国行、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一期一振都是重伤状态,而重伤状态出击会导致碎刀。”狐之助趴在我耳边说道。




  “手入室不是开放了吗?”我不是很理解,我可没限制他们受伤了不能治疗啊,我戳了戳肩膀上的狐之助,“这周的资源没送来?”




  “资源今天早上就送来了,妖狐大人。”




  “不管你们信不信,小生就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看向那三位付丧神,虽然我不打算讨好他们,但是我也没打算当恶人,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的,总搞得我欺负他们了似的,明明是他们先攻击我们的。“受了伤就去手入,本丸也不缺资源,一副被欺负的弱者样子干什么。”




  我可不管这几位又在脑内脑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三个,谁与小生走?”




  “我。”压切长谷部满脸严肃,跟个慷慨赴死似的。




  希望这个家伙不会跟三日月宗近一样难缠吧。我点点头,“嗯,你跟小生来一下,狐之助,你去监督他们手入。”




  把阵法的布置交给切国我是很放心的,想来三日月宗近那种心思缜密的家伙也不会冒着对同伴不利的危险做些手脚。




  带着压切长谷部来到本丸那颗巨大的樱花树下。我本来就只在晴明大人身边学了一些粗浅的阴阳术和阵法,不会什么高明的设置,只看出了这颗樱花树蕴含着大量灵气,如果以它为阵眼,相信防御更事半功倍。




  “喏,这几张符咒麻烦你绕着这个樱花树埋下。”




  压切长谷部接过符咒,顺从的低着头的样子让我觉得怪怪的,偏偏也说出上来哪里奇怪。




  我拿着剩下的符咒跃上樱花树,明明蕴含着强大的灵力,整棵树却是光秃秃的样子,连片叶子也不长。将符咒挂在樱花树的枝条上,一层浅淡的蓝色灵气缓慢的聚集起来,像是个巨大的球罩住了整棵树。我看了看树下的压切长谷部,没有任何异常,难道是我多心了吗?




  我将双手与树干贴合,灵气缓慢的朝树干输送,浅金色的灵力混着蓝色的灵气越扩越大,直至将整个本丸笼罩其中,我将指尖划破,飞快涌出血珠滴落在我早就准备好的勾玉上。最后一步,将勾玉深深的嵌入樱花树中,阵法已成。




  我拍拍手转身收工,迎接我的却是闪着光辉的刀尖和温热的鲜血。




  




  终究是我天真了。

——————————————————


即使被刀们攻击,二狐也对他们抱有一定的善意,当然这之后不一定还会有了


反正以后有你们哭的。




话说有大佬想入十月发售的刀乱的身体乳吗?该怎么入啊qqqqqaqqqqq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