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十五)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前方第一人称,请速速撤离


3.被被你终于回来了qaq←还不是你写的




十五·鹤丸国永


  “嘛……那以后就多多指教了,我叫鹤丸国永。”




  我奇怪的打量了眼前的青年两眼,他和一期不同,与我没有那样紧密的灵力连系,但是这么轻易就接受了自己换了个主人……心这么大?




  “哎呀哎呀,我的话让你这么惊讶吗?”鹤丸朝我笑了笑,“毕竟我也是颇受人喜爱的名刀啊,历史上也换过许多个主人,对于换主的接受程度比较高吧,再说你看起来比前任审神者好多了。”




  “你未免也太自信了。”我挑挑眉,露出了耳朵和尾巴还有尖牙。“小生可是妖狐。”




  “妖狐?很凶吗?嗷一个看看?”我敢确定这家伙在憋笑,我感觉我身为妖狐的尊严受到了挑衅。




  我从怀中抽出扇子,一挥手风刃就贴着鹤丸的脸颊划过。看着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我才满意的一抬颌。




  “哈哈哈哈,主人你真是有趣。”鹤丸一只手撑着下巴,金色的眼睛微微的眯着,那眼神看的我浑身不舒服,就像是……像是看小孩子。“真是太惊喜了。不要这种表情嘛,不可爱了哟。看到鸣狐的小狐狸我就知道你不是前任审神者那种人了,没想到跟个小孩子一样……”




  “你对小生还没有成年有什么不满吗?”我握紧了手中的扇子,恕在下直言我想有点手痒甚至想打刃,这家伙和切国一期完全不一样,一点都不可爱。




  “啊,主人真的……未成年啊。”听着鹤丸的话我直接瞪了过去,他才尴尬的摆摆手。“开玩笑,开玩笑。”




  “主人……您现在要给鹤丸先生手入吗?”小狐狸轻声在我耳边说道,当然了我觉得小声并没有什么卵用,看鹤丸那个表情就知道他也听到了。




  “给他拔除浊气就够费劲的了,小生可没有多余的灵力来给他手入了。”我看着悠悠闲闲把衣服一件件套上的鹤丸,心里一阵纳闷,你看他这样哪里像个重伤的样子。




  “谢谢主人了。”鹤丸穿好衣服,从台子上轻巧的跃下,一身白色的衣装上也是斑斑点点的血迹,“染了血的样子,是不是更像鹤了?”




  我只能回了他一个你这个付丧神怕是脑子有毛病的眼神,“不许动,回去坐好。”




  鹤丸愣了一下,还是乖乖回台子上坐着了,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从一旁的橱柜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棉纱,一巴掌摁在了刀身之上。




  “嘶——”鹤丸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说话的声音都带了点颤,“温柔一点啊主人。”




  我朝他呲牙一笑,温柔?不存在的。




  有了给一期手入的经验,再给鹤丸手入的时候就顺畅很多,加上他受的伤并不如一期那样严重,耗费的灵力到是比我预计少了许多,不过也仅仅坚持到清理完刀身,表面上还是有些裂纹没有复原好。




  鹤丸走过来把我手上的粉锤夺去,“剩下的我自己来吧,主人太倔也是会令我们很困扰的啊,累了就好好去休息吧。”




  既然剩下的鹤丸自己能搞定,我也懒得凑上去当苦工,只是休息就免了吧,原本以为本丸里就我和小狐狸还能悠闲一会儿,现在有这两振刀在我怎么能放心。想起那四振污浊的刀,我干脆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空白的符纸折成纸鹤,将这里的奇怪情况汇报给晴明大人。




  不愧是晴明大人,办事超有效率,很快我就收到了回信的纸鹤,但是……




  [晴明有事很忙,相信你能自己解决,加油。]




  加油你妹啊!一句加油就能搞定这堆东西吗?!你给我瞎扯淡也要有个限度啊混蛋!我直接一把把纸鹤摔在地上,“混蛋源博雅!”




  “源……源博雅?!”小狐狸趴在我的肩膀上惊异的问道。




  “是啊,混蛋源博雅,又拦截小生的信件,活该到现在都追不到晴明大人!”我直接又掏出一张符纸,不过这回我是写给父亲。




  “雅乐之神源博雅……和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公?”不仅仅是小狐狸,连鹤丸都一脸八卦的回头看向我。




  “源博雅一直在追求晴明大人啊,很奇怪吗?”我挑挑眉,这俩的反应怎么跟狐之助和切国一毛一样。




  “主人啊……你……”




  “我?”我指了指自己,“晴明大人的式神,妖狐。”




  “叮铃铃————”院子里清浅的铃声传来,是出阵归来的提示音。




  “切国——这边——”我跑出门去,正好看到走到院子里的切国他们。




  “主君,”切国扯了扯被单,“您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




  “期待你回来咯。”我看着切国身上虽然有许多细小的伤口,但是精神很不错,看来第一次出阵还是很顺利的。“你受伤了,来手入室手入吧。”




  我看了看切国身后跟着的一期、鲶尾藤四郎和三日月,“你们也都来手入室。”




  “哟,你们也来啦,这是出阵刚回来?”鹤丸热情的跟几位打招呼。




  “是的,鹤丸先生好久不见。”一期朝鹤丸点点头,走到一旁的座位坐下。




  “ほ……鹤丸啊……”三日月慢悠悠的缀在最后,看见鹤丸也没有什么惊讶的神情表露出来,大概这就是深藏不露吧。




  “哟一期好久不见,嗯?三日月你这家伙还是这样。”




  “嘛,年纪大了,不想改了……”




  我懒得搅和他们打哑谜,拉着切国看了看他的伤口,只是一些皮外伤,上一些外伤药就好。




  而端坐在一边的一期看起来根本没有受伤的样子,只是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伸出手在一期面前晃了晃。




  “怎么了吗,主殿?”一期回过神来问道。




  “你的刀拿过来看看。”我将一期的刀拿过来,仔细检查了并没有染上浊气才还给他道,“有什么心事么,看你一直走神。”




  一期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顿了顿才说道,“没什么,让主殿忧心了。”




  好吧,那就是有心事,还是不好说的心事了。




  我转向鲶尾藤四郎,“刀拿给我看看。”




  鲶尾看了一期一眼,才十分不情愿的将刀交给我,果然刀身上面也有浊气,只不过相比鹤丸的那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了,我将刀还给鲶尾,又将驱邪的符咒交给他,“这个,带在身上两三天就好。”




  “哎呀,是例行检查吗?”三日月握着手里的刀,浅笑着看向我。




  “不给你检查,小生不喜欢你。”




  哼,我就是这么霸气直爽的狐!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