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底藏星辰

妖狐本命,崽崽是世界的宝藏!!

【刀乱X阴阳师】不会撩刀的式神不是好审神者(二十二)

裁疏_已经是老年人了:

1.避雷,男审,妖审,腐向


2.第一人称,不适现在走还来得及,真的


3.二狐:让开,小生要装比了。


4.二更出现!突然爆肝,但是哪有怎么样,天选之审流下了非洲的泪水。


二十二·前任审神者


  “主人,您准备好了吗——我要进来了哟——”门外鲶尾拉长了声音道。


  “来了来了。”我理平了有些褶皱的衣角,戴上面具出了门。鲶尾,压切长谷部和小狐丸已经在门口等我。“我们走吧。”


  其实对于我会选这三位刀剑男士,本丸的付丧神们多多少少都有些出乎意料。三日月落选了还可以说是因为我讨厌他,但是同样被我讨厌的压切长谷部却入选了,而我最信任的切国也落选了。其实我也非常想让切国和我同去,只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他,关于净化那四振刀剑。剔除切国,再加上江雪小夜在休假,我又为了避免麻烦将据说其他审神者都难以获得的四花五花稀有刀剑男士都剔除了,最后才决定了小狐丸,鲶尾和压切长谷部。


  “诶,会议不带狐之助去吗?”鲶尾走在我的右手边问道。自从一期苏醒以后,我和鲶尾以及乱的关系好了很多,鲶尾有些时候还会拘谨些,而乱那个家伙已经仗着我不太会应对女孩子(包括长得像女孩子),撒娇着让我做一些他喜欢的菜或者从万屋给他带点小东西回去。不管是他们真心和我交好还是为了让一期放心,维持这样就很好了。


  “狐之助要去辅助一期他们出阵。”我想了想那张通知上也只说了能带三位付丧神,“也许根本不能带狐之助去吧。”


  “诶……这样么,不过主人你为什么要戴这个面具啊,看起来有点奇怪,其他的审神者都是戴一张白色的符纸。”说着鲶尾还在脸上比划了下,他的话同样也引来了小狐丸好奇的目光。


  “这个啊,”我戳了戳面具的边沿,语气懒洋洋的,“是抑制妖力的面具哦,毕竟审神者里大多都是人类,吓到他们就不好了。”


  小狐丸和鲶尾都同意的点点头,只有走在鲶尾右边的压切长谷部攥紧了拳头。我当做没有发现的样子继续寻找着会场的具体位置,既然我敢把他带出来,就不会让他出事亦或是惹事。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会场,一进入会场,我们一行四人就得到了一众审神者包括付丧神的注视。我抽了抽嘴角,这和我的预期并不一样啊?我粗略的看了一圈,大多数审神者都是女孩子,好吧作为稀少的男性确实会稍微引起一点注意,而最让我蛋疼的是,我好像对稀有刀剑男士有什么误解。正站在我左手边的小狐丸虽然只是三花太刀,但显然也是稀有的刀剑男士之一,从那些女孩子叽叽喳喳的惊呼和羡慕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也有一部分审神者对于离我站的比较远的压切长谷部的态度有些奇怪。只要带了压切长谷部的审神者,他们的长谷部都是与他们感情极好,寸步不离的守在他们身边的,而我这一行的压切长谷部却选择站在了离我最远的位置。我不想引起注意的期望彻底破产。


  “你好,我叫秋穗子。”穿着藕荷色和服的栗发少女微笑的朝我打招呼。


  我不太会应付女孩子,尤其是这种温和柔软的女性,毕竟我在阴阳寮里接触到的都是草爹那样的……,“你、你好,小生名为妖狐。”


  “嗯,妖狐先生是新来的审神者吧?”秋穗子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紧张,话语间都带着浅浅的笑意。“可以放松一点哦,各位前辈都是非常和善的人。”


  “是。”秋穗子身上那种柔和的气场仿佛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很快我也放松了下来,作为前辈,她也和我说了许多在本丸里和刀剑男士相处的注意事项。


  “主人,我们回来了~”“笨蛋清光不要跑那么快啦,会让主人担心的。”“诶——才不会!”“主人,我、我们回来了。”三位付丧神朝我们这边跑来,显然是跟随着秋穗子来的,根据我昨天晚上恶补了许久刀剑男士的常识,这三位应该是打刀加州清光、打刀大和守安定和短刀五虎退。我梦寐以求的低调配置啊!


  “回来的很快哦,”秋穗子摸了摸五虎退的头,“问的怎么样?”


  “主人,那些人、他们这次在、在西A1到西A3区。”五虎退磕磕绊绊的小声说着,暗金色的眸子里是浓浓的担心。


  那些人?什么人让秋穗子如此的忌惮?虽然我有些好奇,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事,我也没有插手的打算,反而是另一边的一个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个穿着华丽的洛可可风格长裙的……男孩子。别问我为什么一个男人能分辨出裙子风格,你要知道,就算是你草爹也是有少女心的,谁还不是小公举了怎么的。


  我原来只是有些奇怪,还有这么高调的女装大佬,没想到女装大佬直接就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同时小狐丸、鲶尾和压切长谷部的气息都明显一滞。我感觉到了和我的灵力有些相似的地方。灵力调动,微风迅速将我们这八个人笼罩在其中,小狐丸、鲶尾和压切长谷部的神情也明显的放松下来。我看向那个女装大佬的眼神开始凌厉了起来,他居然敢在这种场合,当着我的面对我的付丧神动手。也许秋穗子他们几个没察觉到,身为妖狐的我却明显察觉到了,这简直是对我的挑衅。虽然我是擅长风系的术法,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会对幻术生疏,更何况幻术是我们妖狐一族的天赋技能,也只有狸猫能和我们一较高下。


  我用灵力一下子隔绝了幻术的影响让那个女装大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是很快他就换上了浅浅的微笑,隐含着浓浓的恶意。


  “96726本丸的新任审神者?”男人深紫色的眸子扫了我身边付丧神们一眼,“看来你还挺喜欢这些废物的。”


  听到这句话,除了小狐还能维持着优雅的姿态,鲶尾紧紧的抿着唇,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样子,而压切长谷部浅紫色的眸子已经变成了浓重的黑色,下一刻就会拔剑相向的样子。


  我轻轻扬起手,一道风刃贴着男人左侧的脸颊划过,将他左侧的长发一并削落,一边长一边短的头发配上他震惊的神情还真有几分搞笑,我也没有抑制自己,轻轻的笑出声来。“呵呵,小生的刀剑也是你可以评论的吗?废物!”


  原本就被许多人关注的我,在做出这些动作后更是被全部的人围观了,我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们大多数是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如果你管不好自己脖子上的这个类球形装饰体,也管不好那个勉强称为嘴的器官,小生不介意帮你一把让你闭上,当然是时效为永久的那种。”


  “你竟敢!你知道我是谁吗?!”那男人激动的叫嚣起来,我甚至怀疑到底是怎样的家族才能骄纵出这样没有眼色的人,他在我的风刃下毫无反抗之力,真当自己能在我的手下活下来?而他身边跟随着的三位付丧神更是从头到尾都毫无反应,暗沉沉的眸子看起来如同被人操纵的木偶。


  “早笕先生,请你自重。”秋穗子错开一步微微挡在我面前,原本温和的气场变得凌厉起来。


  “秋穗子!你!”


  “希望早笕先生还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挑起事端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不是吗?”


  “呵呵,那我们走着瞧!”那男人说完便提着裙摆气冲冲的走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秋穗子,就算是那个男人出言不逊,说到底先动手的人是我,秋穗子却这样替我说话,怕是会被那个男人记恨上。


  男人离开后,秋穗子的神色也温和下来,“那个男人是战派,啊你可能不知道战派是什么,简单的说,他们是一群不把刀剑男士当人看,只把他们当成工具道具的人,大多数都及其好战,甚至不少人都有导致本丸刀剑碎刀暗堕的经历。”


  我微微皱起了眉头,那个男人大概是我现在接手的本丸的前任审神者,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针对侮辱我的付丧神的话,这梁子结就结了,只是,“前辈替小生出头没问题吗?”


  “你不用担心我,我好歹也是稀有的战斗系的审神者,他不敢也不能对我怎么样,我们互相看不爽很久了,倒是你,如果他暗中为难你可以和我说哦。”


  “就他,还没那个能力。”


  恕在下直言,就这种辣鸡我能突死十个不带喘的。

评论

热度(138)

  1. 你的眼底藏星辰裁疏_日常提醒我团减肥 转载了此文字